莉安是某国立大学研究所学生,与男朋友小齐交往了三年多,小齐五专毕业後就没有继续深造了,现在刚退伍,整天无所事事。 阿强是小齐在军中认识的同袍,两个人属於同一连队,在当兵的时候,他们俩感情就不错,现在退伍後也常常有联络,阿强虽然年纪比较小,但自从国中时代开始就在道上打混,小小年纪已经累积了不少伤害前科,他从国中时代就跟了熊哥,现在当完兵一样回到熊哥身边做事,目前在熊哥的酒店内担任围事,阿强知道小齐现在没有工作,当兵时跟他感情又不错,所以就推荐小齐到熊哥身边帮忙。 熊哥在自家酒店的楼上有隔一些房间当做员工宿舍,方便一些贴身的小弟住在里面,以防有任何突发事件,要招集人手比较迅速,当然这当中也住着部分的酒店公主在其中,这些小弟和公主们同住一个楼层,当然偶尔晚上也会互相有肉体上的交流,阿强在这环境中久了,早已练就了金枪不倒的本领。 初次住进来的小齐,还不太能适应这种生活。 这天莉安来到小齐的宿舍过夜,才晚上七点多,就听见隔壁房间传来两男一女的叫床声,莉安很不能接受小齐在这种环境之中工作,更何况还住在这。 於是两人大吵了一架之後,莉安就气冲冲的快速走出去,小齐也紧接着跟在後面不断的安慰她,两人出了酒店的大门,正好愈到了熊哥。 小齐向熊哥问好之後,说:[熊哥,歹势,我有点私事去解决一下,待会再跟您请罪] 小齐说完後马上追了出去。 熊哥问在一旁的阿强:[刚刚那女的是谁?] 阿强:[小齐伊妻辣] 熊哥:[生的真不错] 阿强:[对阿,小齐艳福不浅,在外面混还可以找到那麽有气质的大学美女] 熊哥:[还是学生?] 阿强:[好像还在念研究所,国立的样子] 熊哥:[这麽好本事,难怪小齐看起来这麽虚弱,原来都给那妻辣吸乾了] 阿强:[对喔,有可能] 阿强跟熊哥两个在一旁大笑着。 熊哥:[小齐妻辣看起来真惹人疼惜,让我插一次一定让她生不如死] 阿强:[熊哥沙场老将,我们这些做小弟的哪比得上] 熊哥:[阿强,那麽会说话,想不想干干她,熊哥让你靠] 阿强:[熊哥你说笑吧,那是小齐的妻辣唉] 熊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听过没,你去安排一下] 阿强:[这样好吗?] 熊哥:[小齐才跟我多久,我让他吃香喝辣,还让他跟你们平起平坐,现在借他妻辣给我们退退火而已,又不是要把她吞了] 阿强:[这麽说是没错] 熊哥:[快去计划一下,我等不及想试试大学女生的滋味,这气味一定跟我们酒店差很多!] 某一天下午,阿强将小齐的手机偷走,小齐完全没有发现,因为阿强对小齐说,晚上酒店有一个新进的小姐,要让小齐试试滋味如何,小齐很兴奋的期待晚上,可以操操阿强所说的美女,完全忘记莉安的存在,也都忘记要打电话给莉安,所以始终没有发现自己的手机掉了。 阿强将小齐的手机拿走之後,传了一封简讯给小齐的女朋友莉安,[老婆,晚上我们要办生日派对,大家要在饭店庆祝,我要做一些准备工作,我请阿强去接你下课,晚上大家一起庆祝] 莉安回了一封讯息:[嗯,好,老公晚上见] 莉安是某国立大学研究所的学生,她的体态高又苗窕,人又长的漂亮,除了拥有167公分、47公斤好身材之外,莉安也散发着与众不同气质,她在学校里大受欢迎,多少追求者爱慕者在路上搭讪,她都始终不理。 她讲话轻声细语,楚楚动人,甚至还有学校的讲师曾经跟她告白过。 因为平时都在念书,没什麽机会体验其他生活,而小齐却可以带给她不一样的欢乐,所以当初她选择了小齐当男朋友。 晚上阿强接到莉安之後,马上把他送到饭店去,莉安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她并不知道她所收到的那封简讯,其实是阿强要将她骗出来的一个阴谋而以,所以莉安放心的跟着阿强来到了饭店。 莉安到了房门口,看见了五六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心里不竞有点害怕,阿强见状对莉安说:[嫂子,放心啦,他们都不是坏人,我们全都是小齐的朋友] 莉安点点头往房间内走,阿强开口:[熊哥,人我给您带来了,您请慢用] 莉安完全不清楚情况,莉安:[小齐不是跟我说要办派对嘛?他人呢?] 阿强奸笑着拿出了小齐的手机,阿强:[你是说这封讯息吗?] 莉安:[小齐手机怎麽在你这?讯息是你传的?] 阿强:[讯息我传的,要办派对是真的,只是我们要办的不是生日派对,我们想和你来办个性爱派对] 莉安想往外跑,但被阿强一把抓住丢到了沙发上,阿强:[熊哥,我先出去了,有什麽吩咐我就在门外] 熊哥:[阿强你这次做得不错,等我先爽爽这小妞再给你好好奖励一番] 熊哥才165公分,但体重却108公斤,一脸横肉,身上都是刺青和刀疤,还有满满的赘肉,他只穿了条四角裤走到了莉安的面前。 莉安167公分才47公斤,熊哥比她还矮,但是体重却是他的两倍,而又是一名43岁的中年男子,莉安心里害怕极了。莉安穿着一条短裙加上短袖上衣,整个人缩在沙发上,莉安的那两条美腿看得熊哥心里发痒,莉安:[你想干嘛?不要过来] 熊哥:[小齐这小子的艳福真不浅,有如此貌美的妻仔] 莉安:[熊哥,不要这样...] 熊哥:[小妹妹,让叔叔退退火就放你回去,不要反抗,我会很温柔的] 莉安哭着求熊哥放过她,熊哥哪管那麽多,他现在只想将自己涨到不行的大肉棒,塞进眼前这女孩体内,跟她进行男女间最亲密的交合,熊哥将莉安的短裙扯下,虽然莉安极力的反抗,但她哪是眼前这被性慾冲昏头的野兽对手。 熊哥:[好白呀,大学女生就是不一样,待会叔叔让你嚐嚐我入珠www.lalulalu.com的威力] 莉安:[啊~~放开我~~不要这样~~] 莉安奋力的反抗着,眼前这男人让她心里极为恶心,她不想这种人碰到她的身体,更别说要跟她做爱了。 莉安的反抗惹的熊哥的火气都上来了,他用力的打了莉安一巴掌,熊哥:[X你娘,臭婊子,你给我熊哥上,是你的福气,你再反抗试试看] 莉安哭着求饶。 熊哥:[你最好配合一点,等等借用你身子发泄一下,我爽完就没事了,惹毛我你试着] 莉安:[熊哥~~对不起~~不要~~不要这样~~] 熊哥:[XXX,等等让我不爽的话,我就叫外面那些小弟进来轮奸你] 莉安:[不要~~不要~~] 熊哥:[乖乖听话,你男朋友小齐在我身边也会过得比较轻松一点] 莉安:[不要啊~~我不想做爱] 熊哥:[为了你男朋友的前途,你就好好配合我的需求,你就只要躺着脱光衣服什麽也不用做,你男朋友就可以轻轻松松在我手底下做事] 熊哥将莉安的上衣和短裙退去之後,将莉安丢到了床上,莉安因为嫌恶心与害怕而全身颤抖,她的可怜哀叫十分柔媚凄楚,熊哥强吻完,立刻淫笑着脱下内裤,露出恐怖的巨根,长足18公分以上,巨根上布满树根般凸起可怕青筋,还有一个特别硕大狰狞的伞状龟头。 莉安恐惧地看着眼前难以想像的狰狞巨www.lalulalu.com,全身不停发抖,那是任何经验丰富的女人也会害怕的凶器。 熊哥强迫莉安在他身前蹲下,按着她的头:[给我乖乖地吃,让叔叔的大鸡巴舒服,待会可是要干你好几次。] [不要啊,,,呜呜,,不要,,,呜呜,,,饶了我,,,] 一下子面对这根巨根,莉安不停啜泣求饶。 熊哥强迫莉安用舌尖在腥臭的超大龟头及龟头到根部处舔着,并将巨www.lalulalu.com含入嘴里吸吮,还抓住她的手来到血脉贲张的巨根上,强迫莉安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轻搓蛋蛋。 「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熊哥按着莉安的头兴奋地呻吟,他拨开披散在莉安脸上的秀发,她清丽如天使般的脸上还挂着泪珠,雪白人的喉咙痛苦地抽动,柔软的舌尖忍受着恶臭,抗拒地推挤恶心的龟头,反而让熊哥更兴奋。 熊哥的慾火完全的点燃了,他要以狗趴式的方式进去莉安体内,熊哥立刻迫不及待从後面擡高那浑圆紧绷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龟头磨擦她湿黏黏糊成一片的嫩唇,然後顺着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叫着: 「干,真是爽……小贱货……终於被我上了吧……第一天看到你就想狠狠操你了……你长的还真是欠干…干死你…操死你…」「平常一副欠干的圣女模样……干起来还不是一直叫……假清纯…很爽吧……」 莉安:[啊啊啊啊啊~~~熊哥~~好痛,轻一点~~~] 熊哥:[爽吗?] 莉安:[熊哥~不要呀~你没有带套~快拔出来] 熊哥:[很难得操到那麽乾净的女人,我当然不要带套啊] 莉安:[不可以~这样会怀孕] 熊哥:[不用带套的感觉真过瘾] 熊哥忽然兴奋狂吼:「太棒了,我要通通给你灌进去……」 接着大肉棒猛烈插到最深处,汹涌浓浊的精液狂泄而出,冲击莉安饱受蹂躏的子宫。 莉安微弱地哀鸣呻吟,媚声娇喘,全身发软无力地倒在地毯上抽搐颤抖,熊哥灌满的白浊精液从湿黏蜜穴里不停流出。 最後,莉安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床上,熊哥:[这一万块给你,你让我很满意,下次记得随传随到] 莉安恶狠狠的看着眼前泄慾後的熊哥,莉安:[贱男人] 熊哥:[臭婊子,我是可以给你骂的吗?] 熊哥换好衣服过後走出房间,熊哥:[阿强,你们七个给我好好招待一下这婊子,不用带套,很乾净的] 阿强:[谢谢熊哥] 阿强他们随即进入了房间,阿强:[嫂子,得罪了] 莉安:[阿强不要,我是你兄弟的女朋友] 阿强:[嫂子,老大的命令我不能违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莉安:[拜托你们放过我] 阿强:[不要看我年纪比较小,对付姊姊我可是很有经验的] 熊哥吩咐了七个小弟好好招待莉安之後就先走了,莉安那天晚上被那七个小弟折磨得不成人形,一个射出之後就休息,连续不间断的接棒使用莉安的肉体发泄,每人少说都操了莉安3~5次,莉安晚上总共被干了二三十次,每个人都在她身上得到满足。 隔天一大早,莉安看了手机又有封新讯息,[老婆,我的手机掉了,你先不要打,这只电话是我跟朋友借来用的,我晚点在去找你喔] 莉安无助的看着简讯… 半年过後,有天小齐很兴奋得跟莉安说:[老婆,熊哥人真得太好了,他居然要给我管一间电动场] 莉安冷冷的看着小齐,莉安:[到底什麽时候你才会清醒,为什麽一定要跟这些人来往?] 小齐:[这有什麽不好,我这样可以赚很多钱,可以养你] 莉安生气的说:[是,是,是,你老大人最好了,你那些都是真心兄弟] 小齐:[莉安你怎麽了?] 莉安哭着说:[你知不知道,上次你手机掉了,其实是被偷走了,你老大跟你那些兄弟,把我骗了出去,然後每个人轮奸我] [这半年来,你常常被派到南部去支援,剩我一个人在这,你老大熊哥就每天要我去陪他过夜,你知不知道为什麽我每次都一定要叫你带保险套吗?] 因为你兄弟他们在干我的时候,每个人都不带套,又都射在我的身体里面,你想想这麽多复杂的人上过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病会传给你,我真得很爱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混黑社会了? 小齐不可置信的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这半年来,他们趁你不在就常常强暴我,他们说我配合一点,你才会过得比较顺利,但我已经不想在这样下去了,你如果继续跟他们混,那是不是以後我都还要常常被别人奸淫?] 你可以忍受我给那麽多男人操吗?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我已经为了他们堕过两次胎了,最可笑的是,我完全不知道谁是孩子的爸,可能是你大哥,可能是阿强,也有可能是你的小弟,但我确定,一定不是你的,因为只有你有带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