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峰是一家化工厂的采购员,三十五岁,长的其貌不扬。1米74的身高, 平头,小鼻子小眼的,其貌不扬,身体很瘦弱,工作平凡,收入一般,只能够养 家糊口。 他的妻子是一个农村人,长的很漂亮,比苏峰小七岁。为了能够过上好一点 的日子,能有一个城市户口,经人介绍,在她23岁那年就委身下嫁给了苏峰。 ? ? 结婚後的五年中,苏峰的妻子对苏峰很好,照顾的无微不至,苏峰除了工作 应酬外,每天按时回家,从来和妻子不打架不吵架。小俩口的日子倒也其乐融融, 让人羡慕。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两个人去XX医院检查了一下,结果是苏 峰的精子稀少。在医生的建议下,苏峰开始戒烟戒酒,养精蓄锐,准备着时刻让 妻子怀孕。 夏天的一个上午,苏峰所在的厂里财务要对帐单。苏峰交帐的时候发现有几 张采购单在早上换掉的裤子兜里,没有拿,又怕妻子洗衣服的时候洗坏了,就匆 忙往家里赶。 回到家里先跑到卫生间,发现换下来的裤子不在,长出一口气後来到了卧室。 就在他打开卧室门後,惊呆了,妻子正和一个中年男人赤身裸体的搂抱在一起睡 觉。两个人睡得还挺熟,他妻子微微的发出鼾声,那个男人居然还在打呼噜。 ?? 气的苏峰浑身颤抖,嘴里哆哆嗦嗦,竭斯底里的喊着:「你……你…… 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 床上的两个人都惊醒了,他妻子惊叫一声,连忙扯过旁边的薄被子裹住赤裸 的身体,那个男人也惊慌失措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慌手慌脚的穿了起来。 「你……们这对狗男女……啊……气死我了……啊……」苏峰继续骂道。 他的妻子裹着被子,哆哆嗦嗦的坐在床上,没有吱声,那个男人倒是恢复了 镇定。他一边整理衣服,一边慢慢的走到苏峰面前。比苏峰高了半头,足有1米 八,四十多岁,长的一表人才,身体肥壮。 「既然被你发现了,就实话告诉你吧。我和你老婆在一起已经两年多了,这 段时间正准备让她和你离婚呢。」 男人沈稳的声音在苏峰的耳畔响起。 「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苏峰大吼一声,窜上前去,抡起胳臂,照着那个男人脸部就是一拳。那个男 人微微一侧身,顺手捉住苏峰抡过来的胳臂使劲一拽,就把苏峰摔到了床上。苏 峰挣扎着爬起身体,看见妻子就坐在旁边,伸手就要拉扯妻子的头发,那个男人 一把把苏峰的衣领拉住,另一条胳臂绕过苏峰头顶,紧紧的勒住了苏峰的脖子, 苏峰顿时感觉呼吸困难。他奋力挣扎着,无奈对方身体太强壮了,他的挣扎无济 於事,渐渐地,他感觉眼前发黑,肺里就像要炸了一般。 「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快放手啊……这样会出人命的……求你 了……」 妻子哭喊着,不顾身体赤裸,爬过来想要把两人分开。 就在苏峰快要昏迷的时候,那个男人把手松开了。 「嚎……嚎……咳咳……呼……呼……呼……」 苏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无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实话告诉你吧,我是XX医院的院长。要说打架你打不过我,我当过兵; 要论财力物力,你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老婆我带走了,过几天把离婚协议给你送 过来。到时候你要乖乖的把字签了,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 男人说完,帮苏峰妻子穿好衣服,两人扬长而去。 苏峰趴了足足有一个小时,才慢慢的坐了起来。他默默地坐了很久很久, 「我一定要找到她,问清楚是怎麽回事。」 第二天,苏峰开始满大街的疯狂的寻找自己的妻子,没有消息。又去了一趟 XX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苏峰,院长出差了。苏峰从医院的工作人员口中了解到, 院长以前是一个军医,转到地方後就来到这家医院,在短短两三年的时间里坐上 了院长的位子,现在好多政府要员都是他的战友。 十几天後,苏峰收到了一张离婚协议书和一封信。 ? ? 信是他妻子写给他的。信中讲述了她和那个院长认识的经过:两年前的一天 她去买菜,在过一个小路口的时候,差一点被院长的车给撞了,当时把她吓得坐 在地上,双腿发软。院长把她送回家里,嘘寒问暖,了解了家里的情况後,就对 她动手动脚。她也是半推半就,两个人就放生了性关系两年多的时间里从没断过。 她告诉苏峰,她嫁给他是想找一个踏板,迟早她要走的。她还告诉苏峰,那次去 XX医院检查不孕的事,实际是院长安排的。她每次和苏峰发生关系时,都在吃 避孕药,为了不让苏峰产生怀疑,院长就安排医生告诉苏峰是他的原因不能让妻 子怀孕。她说她不会回来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苏峰绝望的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了字。自此以後,他每天精神恍惚,工作经 常出错,单位就把他开除了。自离开单位後,更是每天借酒浇愁,经常喝的不醒 人事。终於有一天,头一晕栽倒在地,被邻居送到了医院。其实没什麽大毛病, 就是饮酒过度,血压有点高,身体发虚。亲戚朋友知道这种情况後,也都躲他远 远地,只有他的妹妹苏梅在医院看护他。出院的时候,他妹妹为了不让苏峰继续 喝酒,快一点把身体养好,就把他接到了自己家里。 苏峰的妹妹苏梅,只比苏峰小一岁。她可跟苏峰完全不一样,她遗传了父母 的所有优点,长的是明眸皓齿,体态风流,双腿修长,乳房高耸。她和丈夫结婚 後的头几年,两个人为了事业,没有要孩子。一年前,在事业稍稍稳定後,她才 安心的留在了家里,做了一个全职太太,并于两个月前生下了一个男宝宝。妹夫 每天忙於事业,不经常回家。有时候出差,有时候太晚了,就在公司里将就着睡 一觉。 苏峰住进妹妹家里後,苏梅除了每天把孩子哄好以外,就变着花样给苏峰做 好吃的,给他补身体。苏峰在妹妹的精心照料下,身体逐渐的恢复了。他走路不 需要人扶了,自己慢慢的能走了,身体逐渐康复了,只是有点虚弱。就这样,他 在妹妹家住了七八天。每天也没什麽事情可做,就帮妹妹哄哄孩子。妹妹没有马 上让他出去工作,在家里脏话累活也不让哥哥干,她认为哥哥在经过心里和身体 的双重打击下,应该让他再休息一段时间。 有一天淩晨两点多,苏峰被尿憋醒了,就自己慢慢的向卫生间走去。在他快 到妹妹卧室的时候,听见传来低低的说话声,他一开始没在意,以为是妹夫回来 了,夫妻俩正在亲热,就继续往前走。经过卧室门的时候,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还很清晰,有妹妹咯咯的笑声,还有一个陌生男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 「哦……宝贝……你的乳汁好多啊……喔……我都吃饱了……」 「嘘……小点声……嗯……喔……我哥在家呢……啊……」 「怕什麽……嗯……他早就睡了吧……」 「啊?不是妹夫?」 苏峰赶紧停了下来,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屏住呼吸,静静地听里面的说话声。 「去你的,刚才就不让你吃了,你还吃……喔……轻点……要是都让你吃没 了,明天宝宝吃什麽……喔……别吸了……喔……好痒啊……嗯嗯……」 「嘻嘻,不让我吃你的,那我就操你吧。」 紧接着,卧室里传来了两个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原来妹妹在和别的男人在偷情?这个男人是谁呢?妹夫肯定不知道吧。」 苏峰没有动,还在静静地听着卧室里传来的淫声浪语。慢慢的,他那瘦弱的 身体,很久没碰女人的身体,曾经被酒精掏空了的身体,在妹妹精心照料下恢复 过来的身体苏醒了,他的阴茎硬了。他感觉一阵热流从丹田开始向全身慢慢扩散, 其中一股直冲大脑,「轰」的一声,血流加快,血压升高,天旋地转,他那还没 有完全恢复的的身体「咣」的一声,撞在门上,又顺着门缓缓的滑倒在地上…… 苏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只能微微的把眼 睛挣开了一条缝。妹妹苏梅坐在他的对面,怀里抱着两个月大的孩子,正给他喂 奶。吊带背心撩到了乳房上面,两个丰满的乳房全都露了出来,宝宝嘴里叼着一 个乳房,一只手揪住另一只乳房「啧啧」的吸着,小腿不安分的踢动着。 ? ? 在阳光的照射下,乳房白的发亮,直晃苏峰的双眼。顺着苏梅的乳房往下看, 细细的纤腰没有因为生过孩子变得粗肥,还能盈盈一握。由於坐着的关系,短裙 非常靠近腰部,她那雪白的大腿露出了大半截,隐隐能看见她的白色内裤。太有 诱惑力了。阴茎硬了,缓缓地把盖在身上的薄被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苏峰为了不让妹妹看见自己的丑态,就假装呻吟了一声,把身子侧了过来, 睁开了眼睛。苏梅看见哥哥醒了,抱着孩子赶紧站了起来,晃动着裸露的乳房来 到哥哥面前, 「哥,你醒了。你没醒的时候,医生来过了,说你没事,恢复的很好,再过 一两天就全好了。来,把药吃了。」 苏峰接过药片和凉开水把药喝了下去。 「好了,谢谢你了,没事就好,省的再给你添麻烦。」 「你说什麽呢,你不是我哥嘛,照顾你很正常啊。」 苏梅一边拍着孩子,一边说。 苏峰的眼睛直了。苏梅一边喂孩子,一边轻轻地晃动,没喂孩子的乳房随着 她的晃动微微的颤抖着,一点嫣红在苏峰的眼里画出了一道道彩虹。 「啊,好大啊。昨天晚上不是被那个男的吃完了吗?还会有乳汁吗?」 苏峰回想起了昨晚上偷听到的对话,不知不觉开始意淫起来。 低着头喂孩子的苏梅见哥哥没有搭话,擡头一看,苏峰正两眼直直的盯着她 的乳房,下体好像一动一动的。 「哥哥好像硬了吧?他挺可怜的,嫂子跟人跑了,工作也丢了。昨天晚上他 肯定都听见了,怎麽办呢?他不会和我丈夫说吧?怎麽才能不让他说呢?……有 了……」 「哥,宝宝吃饱了。我把他放回我的房间,然後过来扶你起来坐一会……哥 哥……」 「……啊……哦……行。」 苏峰这才回过神,赶紧把目光收回来。 苏梅抱着孩子向外走去,吊带背心还是撩在乳房上面,露出了洁白性感的後 背,依稀能看见丰满双乳的两侧,浑圆的屁股一扭一扭的。 「妹妹的乳房和屁股好性感啊……哦……又他妈的硬了……我这是怎麽了 ……她是我的亲妹妹啊……」 苏峰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好让心中的欲火平息下来。 苏梅回到房间把已经睡着的宝宝放下後,坐在一旁,久久没动,最後好像下 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走到了衣柜旁,拿出了一件性感的睡衣。 那是她和老公做爱,情人幽会时增加情趣必穿的。睡衣的领口开的很大,只能遮 住一点点乳头,其余大部分都能露在外面。也很短,勉强能包住臀部,而且还是 透明的。苏梅脱掉内裤,换上睡衣後,来到哥哥的房间,她发现哥哥看见她之後, 眼睛一亮,她感觉她的计画肯定能实施。她慢慢的走到哥哥的床前,弯下腰,故 意把乳房垂到哥哥的脸上,磨磨蹭蹭,慢慢悠悠的假装帮哥哥垫背後的被子和枕 头。 苏峰睁大双眼,使劲盯着在他眼前晃动的大乳房。只见两个丰满的乳房在他 眼前晃动,两个深红色的乳头在睡衣的遮挡下若隐若现,他的心跳立时加快,阴 茎马上充血挺立起来。 「……哦……妹妹不要那麽快直起身子,让我好好地看看你的乳房……」 苏峰在心里呐喊着。 突然,一只柔滑的小手隔着薄薄的被子捉住了她的阴茎,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哦……妹妹,你这是干什麽?咱们是兄妹啊,不能这样……啊……」 苏峰舒服的叫了一声。 苏梅不但没有停手,动作反而更快了。她用另一只手把睡衣扯到了乳房下, 把丰满的,往外溢着乳汁的乳房紧紧的压在了哥哥的脸上。 「……哦……这是什麽?这是妹妹的乳汁吧?真甜……」 此时,苏峰的性欲已经完全被妹妹的举动激发了。他张嘴就把其中一个乳房 含到了嘴里,另一只手也毫不客气的抓住另一只拼命地揉搓起来。 「喔……喔……天啊!喔……啊……哥哥……太美了……太舒服了……快点 舔一舔吧……」 苏梅在哥哥的刺激下不但没有停手,反而把哥哥的睡裤脱了下来,「……哦 天啊!哥哥……你的JJ怎麽这麽大呀。为什麽……嫂子……还要离开你呢……」 说着,就把阴茎含到了嘴里。听到妹妹提起妻子,苏峰一下子疯狂了,苏梅 的乳房在他的大力揉搓下不断地变换着各种形状, 「……喔……为什麽……为什麽你要离开我……你这个贱货……还不是因为 钱……他的JJ有我的大吗……他比我操的你爽吗……」 苏峰疯了,产生了幻觉,他把自己的妹妹当成了弃他而去的妻子。 「……啊……疼啊,你轻一点……疼啊……」 苏梅的乳房在哥哥狠命的揉搓之下,已经红肿了,乳汁四射,喷的睡衣和苏 峰的脸上都湿了。乳房上传来的痛感,乳头喷射乳汁的快感混合在一起,苏梅产 生了异样的感觉。她高潮了,是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高潮。 「哦哦……哦……哦……舒服……太舒服了……啊啊……我要飞了……啊啊 ……」 苏峰被她的叫声刺激的更加疯狂了,他把苏梅面朝下按在床上,从背後狠狠 地插了进去,就是一阵狂插猛送。苏梅感觉哥哥的阴茎象一条粗大的铁杵一样在 自己的阴道里出出进进,鸡蛋大的龟头时不时的顶在自己的子宫,酥麻的感觉直 冲脑门,她把屁股向上撅着,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侧着脑袋趴在床上,配合着, 承受着来自自己亲哥哥胯下猛烈的冲击。在思想和肉体的双重刺激下,很快又来 了一次高潮。 「喔……天啊……喔……喔……真棒……喔……哥哥……我受不了了……干 我吧!……操我吧!……天啊!快干我吧!」 「噢,美,美死我了,哥哥,你真会操,妹妹舒服死了。」 「啊!……好大啊!用力的干我……」 苏梅已经有点胡言乱语了,她低低的呻吟着。 「贱货……我让你走……今天我干死你……让你永远下不了床……永远留在 我身边……永远操你……」 疯狂的苏峰没有一丝怜悯之心,继续埋头苦干。 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苏梅已经被哥哥带入了他的剧本之中, 「啊……啊啊……老公……哦……我再也……不走了……让你天天插……永 远留在你身边……永远让你操我……啊啊……舒服死我了……啊……」 一声尖叫,苏梅又一次高潮了,浑身象过了电一样抽搐了不停,直翻白眼, 瘫在那里。苏峰还在疯狂,他见苏梅不动了,就躺在床上,粗鲁的把苏梅拽过去, 让她坐在自己的胯间,可苏梅的上半身又软绵绵的趴在了苏峰的身上,微张的小 嘴在苏峰耳边急促的呼吸着。苏峰把下体动了动,双腿微曲,找准了位置又插了 进去,同时用力把苏梅的身体推起,让她靠在了自己曲起来的双腿上。双手揪住 她的乳房使劲揉搓。 「啊!……啊!又来了……哦……嗯……」 在更深处的刺激下,苏梅渐渐清醒了。 「……啊……哦……疼啊……舒服……啊啊……感……感觉很怪……啊…… 又……疼……又爽……啊……」 疯狂的苏峰放开乳房,搂住苏梅的腰坐了起来,嘴巴一阵乱拱,把苏梅的一 个乳头含在嘴里,就要使劲咬,感觉不对的苏梅赶紧用手把哥哥的头推开,尖声 喊了一句: 「哥哥,不要啊,我是苏梅呀,不是嫂子……哥哥……你快醒醒啊……哥哥 ……」 在苏梅的叫喊下,苏峰终於从疯狂中清醒了过来,他擡头一看,妹妹眼角含 泪,胸前已经被他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地方已经紫的发黑了。 「啊,我都干了什麽呀,她是我妹妹呀……我……我真是禽兽不如啊……妹 妹……哥哥对不起你啊……」 苏峰重重地躺在床上,狠狠地抽着自己的嘴巴。 「哥哥,不要这样啊,停手呀,你听我说……哥哥……哥哥……你听我说, 我是故意的,怕你和我老公说昨晚上的事,我故意引诱你的,你不要打自己了 ……」 听了苏梅的话,苏峰放下手,看着苏梅, 「……我……」 这时,苏梅的卧室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 「宝宝醒了,我的去看看。哥哥,你……」 苏梅要起身,发现哥哥的阴茎还插在自己的阴道里,慢慢的直起身子,下了 床,双腿发软,差点坐在地上。躺在床上的苏峰连忙拉了她一把。 「……哦……」 苏梅疼的一皱眉。苏峰赶紧扶着妹妹坐了下来。稍歇了一下,苏梅步履蹒跚 的回到了卧室。再次把孩子哄睡之後,苏梅走到苏峰旁边躺了下来,紧紧地搂着 哥哥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哥。不要想太多,我是自愿的。我以後不和 那个人来往了,有你就够了。你……真的很棒。你能给我不一样的刺激……」 说完,娇笑着把头部在苏峰的脸上蹭了蹭。 苏峰侧目看着妹妹丰满的乳房,上面的抓痕是那麽刺眼。回想起刚才的疯狂, 裸露的阴茎不知不觉又挺立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那对丰满的宝贝。 「……哦……疼。呸,你又开始不老实了。今天不行了,改天再来吧。」 苏梅说完起身跑回了卧室,留下了赤身裸体,阴茎挺立,双眼发直的亲哥哥 ——苏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