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坚持

  ;我爬起身来,也不管自己没穿衣服了,对着她的眼睛说:今晚陪您,当然不胜荣幸,但您不能冤枉我,我可不知道什么叫吃药。

  胡媚反而笑了:你本来就这么强?跟你说实话,昨晚,我比第一次的时候都难忘,但我最恨那些吃药的人了,我甚至都怀疑你给我下了药。

  我也跟着笑了:要不要把我绑在这里,然后晚上再回来检查我是不是偷用手段?

  胡媚看着我下面,然后用手再给它催大:可惜我今天还有事情,要不然真想再来一次。

  我看看表,还不到七点:咱俩一起下去吃个早餐?

  胡媚媚笑道:有吃早餐的时间,还不如跟你再来一次呢,我今天真的有事不能奉陪了。

  胡媚转身去开门,我在后面大叫:我就那么点本事啊,还不如一顿早饭时间长?你昨晚计时了吗?

  胡媚没回头:今晚继续,我倒要看看你的手段。

  给于老妖打电话,还是关机,我只好又睡了一会儿,这次是他打来的:该起床了吧。

  我:早起来了,可可也起来了吗?

  于老妖:早走了,胡姐呢?

  我:今天有事,也早走了,就剩咱俩了。你昨晚怎么样?没给可可扛着腿啊?

  于老妖狂笑:你才是赚了大便宜,全墨都男人都想上的胡媚,你刚认识第一晚上就拿下了。我还没尝尝呢。

  我:要不今晚咱俩换换吧,胡媚不让我退房。

  于老妖那边一惊:我去你房间,咱俩细谈。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当然知道,论外表相貌,我比于老妖这个高富帅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昨晚胡媚能抽签,其实胡媚还是想和于老妖试试的,她把可可叫来其实是为我准备的。但我的选择让胡媚尝到了我的厉害,可于老妖不知道这些。他以为胡媚只会跟我应付公事而已,没想到胡媚能连续两天同点一道菜,于老妖到我房间后一个劲儿地跟我竖大拇指。

  于老妖找不到原因,只能感叹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跟我一起吃完早餐,然后说他帮牵线的任务已经完成,他今晚就不做陪了,接着回去上班了。

  打电话给老板牟总说接触客户一切进展顺利,就是昨天花钱不少。牟总问花了多少,我说花了两千多。牟总笑骂道:你那点出息,两千块钱你都心疼了!

  我说我今天回不去,今晚继续见人,牟总说很好,办事别小气了,一个男人,要敢花钱才行,钱不够马上给我打过来。

  下午,我又到了圣月的住处。先是向她汇报“十二生肖房中术”的运用日战告捷。如果她需要汇报演出,我能奉陪,到晚上还早着呢,我的精力足够。另外,还想让圣月教给我有关悟能的第二招。

  圣月开始教我第二招,而且本来第二招跟第一招一样,都是出自二师兄猪悟能的同类,两招合起来用才能真正体现出这个好色鼻祖的十足威力。

  第二招,不是在进行中运用的,而是用在前奏中的,正戏还是用那招“高老庄三回旋”我给第二招起了个名字叫“天蓬草上飞”这招是拿一根草在皮肤上进行撩拨,与“高老庄三回旋”的晃动一样,看似平常的撩拨只因掌握好了血脉的流通与伸缩,并且刺激的力度恰到好处,令被刺激的人欲罢不能。

  “十二生肖房中术”是我国古代的能人异士通过对大自然动物界的观察悟道的神功,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传承,远赴东瀛的修炼,至今日已成为一门独家绝技。其中的每一招都有出处,“高老庄三回旋”是借鉴了猪交配时一晃一晃的动作,而这个“天蓬草上飞”则是借鉴了猪起圈时的敏感,容易被一点刺激而激起连续的兴奋,直到最后有一点压力便老老实实趴下等着好事到来。

  这一招完全是靠悟性,毕竟草拿在手里极难掌握力度和我去酒店退了房间,今晚不想跟胡媚再酒店里做,两个绝招同时使将出来,我想跟她回我的办公室,我最喜欢的沙发上去做。

  胡媚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今晚咱先去吃点韩国料理吧。胡媚说你要喝狗肉汤壮阳啊?我说对不起,本人从不吃人类最好的朋友的肉。

  两人点了两份石锅拌饭,几串烤肉,我便开始跟胡媚商量:胡姐,我下午把房间退了。

  胡媚抬头看了我一眼:怎么不敢了?

  我:别啊,我话还没说完呢,今晚我带你去个地方。

  胡媚:你准备把我卖了是吧?价格谈好了吗?

  我:你找一辆车吧,路挺远的。去我办公室。

  胡媚:你要耍什么花招?

  我:我办公室里有个沙发,我喜欢在那上面做。床四平八稳的缺少想象力,在沙发上多好,而且沙发足够软,把腿扛起来的时候,腰也不会累。

  胡媚:恐怕不止是想和我办事这么简单吧?有什么别的目的,你可以告诉我。

  我:胡姐英明,现在正是淡季,我们厂不上班,你可以去微服私访一下,说不定有合作机会哦。

  胡媚:算你小子厉害,不过,你那方面确实够厉害的,我败给你了,我这就借车。

  路上,为了显示自己没吃药,我主动开车。时间还不是很晚,墨都城区的车辆来来往往地很多,所以车开不快,胡媚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有些无聊,突然趴在我旁边给我拉开了裤链,然后把我的家具给掏了出来,待到家具慢慢长大后开吃。

  昨晚,胡媚没有吃这个,今天她突然张口吞,我有些适应不了。我的家具最近长大了不少,胡媚已经不能像以前的岳梦那样可以一口吞下且“含而不露”胡媚只能含住前半部分吸上几下,然后用舌尖舔几下。

  我开始还能专心开车,无奈胡媚的口技实在高超得很,这几天我一直沉浸在自己身怀绝技的傲慢里,有时竟然忽略了胡媚这个欢场老手的能量。如果我不是最近的奇遇有了这门绝技,我这两下子,哪里是她的对手?

  我说胡姐你让不让我开车了?小心我喷你一嘴啊!

  胡媚把东西从口中拿出来,冷笑道:你走到哪里喷了,就在哪里停车,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想靠自己这点本事拉客户吗?我今晚就试试你的定力。

  接着,胡媚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对我的家具进行伺候,我感觉真的要喷了。但我如果真的喷了,我和胡媚的故事也就算彻底完成了,一次大好机遇也被浪费了。

  我只是跟渡边圣月学习了“十二生肖房中术”中的两招而已,虽然“高老庄三回旋”可以延长时间,但那是在办正事时的功力,面对胡媚的火辣热唇与火热的舌尖,我是毫无招数。不行,我必须坚持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