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横着走的女人

  石榴的皮肤很白很细嫩,隔着丝袜触摸起来手感极佳,遗憾的是她这属于连裤袜,不能碰触大腿上方那段过渡。

  我不喜欢裸露在外的大腿,全无禁忌且没有质感,隔着丝袜碰触双腿的手艺,我曾经和岳梦练习过无数次,所以当我熟练地在石榴双腿上游走时,石榴发出了低声的哼哼。当我的手继续往上走,想接着这股劲头将连裤袜拿下时,再次被她果断拒绝:我说了,不行,你没有准备充分。

  我和石榴的关系,现在全厂都知道了。前些天,全厂都在议论纷纷,我一个大翻译,竟然被一个打工妹给甩了;这些天,全厂也是在议论纷纷,我一个外地来的打工仔,竟然找到了一棵大树,娶了这边支书的女儿,车房不愁,一切无忧。

  石榴的整个双休日都泡在我办公室里,在我上班时间,我俩是绝对老老实实,我坐在办公桌上干活,她拿着几本书坐在沙发上看,或者把她的笔记本接上网线玩。刘枫就在外间办公室,对石榴很是客气,两个人也很谈得来,周六中午我还请她俩一起吃了顿饭。

  下午下班后,我跟石榴在沙发上只能做周五做的事情,绝对不能越雷池一步,石榴还是那句话,我准备不充分。这道谜题难住了我,我没有狐臭没有口臭,不用喷香水吃口香糖;气球我买了好几种,都不便宜。还缺啥?莫非要去买日本的各种道具?

  说到日本,我从圣月那里学到的“十二生肖房中术”的一招,曾经让我醉生梦死的一招,我到现在还没有实践的机会。真想拿着石榴做第一个实践,但石榴给我出的谜题堵住了我,直到周日晚上石榴回家,周一她回市区上班。

  石榴成为不了第一个实践者,机会不等人,有人来插队了。而这个人成为了我发展历程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周一刚上班,同宿舍舍友于老妖打来电话,问我厂最近出口的产品,我说还是老三样:螺贝、蔬菜、真空袋。——真空袋其实是开玩笑的,因为包装出口食品的真空袋特别贵,所以我总是把这个成本加进产品成本里了。

  于老妖问:还是只出口日本?

  我:我倒是想多几个国家啊,你能给帮忙吗?

  于老妖:我这次还真是给你找财神来了,你先说怎么感谢我吧。

  我:第一,两个小姑娘来双飞;第二,提成大大的。

  于老妖:说定了,今晚你先满足我第一个条件吧。

  我:你还是先说正事吧,别放空炮。

  于老妖:墨都的外贸,你认识几个人?

  我:不瞒你说,我就认识跟我们这边有点业务往来的,不像你,在外贸口的人脉跟海绵体似的,雄姿勃发。

  于老妖:我在这行,也只是认识一些小人物,不过,最近在一个场合上,认识了一个大神级人物。你听过胡媚这个名字吧?

  我:我再说一遍,墨都的外贸圈子,除了你和老白,就是我的几个有限的客户了,数指头的话,不脱袜子我都能数完。——老白也是我的舍友。

  于老妖:胡媚是个人物,墨都出口Q国的所有食品类产品,都是她说了算,别人拿不下这块市场。据说,她在Q国的关系很硬,都是横着走。

  我:是不是让那边的人干得横着走?

  于老妖:你有本事把她干得横着走,Q国的市场还不是你的?

  我:我哪有你那身臭皮囊啊,我这模样的,人家胡媚能看上?

  于老妖:我可以介绍一下你们认识的,生意的问题,共赢对谁都好,你们那边我去过,厂房设备都很好,管理也是不错的,我可以跟胡姐说说。

  我接着打电话给老板牟总汇报了一下情况,牟总说这个机会很好,但最好还是打听一下比较好,别让人家利用了,他给问问。

  又过了一会儿,牟总打来电话:你说的人名字叫胡媚?

  我:是啊,我同学说确定叫胡媚。

  牟总:你把你同学的情况跟我说说。

  我:我同学姓于,不是墨都人,但他家在墨都的外贸有关系,他大学毕业就做了外贸,现在自己做,应该说做得还很好。

  牟总:不错啊,你跟你同学关系不错吧?

  我:我绝对相信他,如果他那边出了问题,我做人基本上到头了。

  牟总:你去财务那边支点钱吧,接着去找你同学,该请客请客,该花的小钱咱不能小气,但一定注意别让人家骗了。这个胡媚,绝不是个一般人物。

  墨都大学的小饭馆里,一个小包厢,我和于老妖两人要了一盆水煮鱼,一盘土豆丝,跟上大学时一样。我俩见面,无须客气。

  于老妖:你出来办公务就请我吃这个?

  我:我从郊区大老远跑来,我就没打算请客,这是给你省钱。

  于老妖:你确定有这个合作的诚意吧?

  我:只要联系上胡媚,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这够诚意吧?

  于老妖:我还是那句话,我只能牵个线,剩下的事情,你们自己谈,我一概不管,我也没那么多精力和能力管。

  我:下午我先带你去放松放松吧,我知道你挺累的,吃饭上你不在乎,我知道你的爱好。

  于老妖:这个胡媚吃定了我了,我可能这几天就要沦落了。

  我:就你?还要吃软饭?

  于老妖:那是你没见过她,如果给了这胡媚,我心甘情愿沦落!

  接着于老妖打开他的笔记本,让我看了胡媚的照片,可惜是个侧面,只觉得气质很高贵,略显丰满,带着一副墨镜,长发飘飘,看不出年龄。

  于老妖:胡媚好色,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但她的魅力确实大,让我又不忍心拒绝。

  我:你别馋我了,我看着照片,都有想法了,可惜我长得不够美啊。

  于老妖:你那件家具,可是咱宿舍当年第一长度,适当的时候,我跟她吹吹?

  我:你再加一句广告语吧,把你干得横着走,一旦拥有,别无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