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温情的情色小说。所谓清者自清,淫者自淫,一个所谓的“淫”字,背后是多少男女的辛酸挣扎。 我想探讨时代大潮的人们,更将聚焦卑微的“小人”。管窥灵与肉的洗礼,看看人心的脆弱与成长,甚至消亡。 也透过旷古以来的肉欲强权,探寻一回精神世界。让我将这一部小说,奉献给7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他们承接并继续着这个时代! 王言放肆第蹂躏女人的身体,到处是牙印抓痕。下面也加快了节奏,逐渐进入高潮。 “啊,嗯,嗯,嗯!不行弄出来,今天是你大喜,留给她吧,我已经对不起她了。我满足了!我只当今天也入新房了,真的!你放了我吧!” 关键时刻,女人依然善良,迅速要摆脱王言的拥抱。拉弓哪有回头箭,王言强行再次摆正女人的体位,挺身而入。早已憋闷多日的欲火很快烧透了两人,随即进入了更疯狂的状态。 “没事儿,有的是存货!上回还是和你在宿舍那次,都多长时间了!想死我了!” 王言尽情揉搓着女人的身体,加速动作越来越快。 “你也是,登记就能在一起了,你怕什么的!多难受啊!” 女人在下面心疼起来。 “我怕她看出来!今天先和你入洞房了,嫂子,你高兴吧!到哪我都是你的男人!” “嫂子真高兴,嫂子比她幸福,你结婚的第一火给嫂子了,嫂子知足了!我愿意给你作小!作丫鬟我都愿意!因为你的心在我这里,我这里,我满足了。女人不图别的,就图有个象样的男人,自己喜欢的男人心理惦记自己,我满足了,满足了!啊!哈!啊!小言啊!嫂子愿意啊!啊!” 女人低声呻吟起来,抓住王言乱摸。 两人在床沿来回翻滚,四腿交叉,王言恨不得把女人吃了。激情缠斗了半个多小时,想想海娜一会要回来,王言更紧张更兴奋了,一个没控制,浓精喷涌进了女人的深处。 “啊————” 女人长长地呻吟了一声,慵懒在床上。 “今天出来太快了,还没过瘾呢!” 王言意犹未尽,抱着邱荷还想多缠绵一会,女人无奈地制止着:“你好好洗洗脸,别让她闻出来气味儿就坏了!女人都不容易啊!” 邱荷细心嘱咐着,伺候着,依依不舍地与王言丝磨着。却不敢再锁门了,生怕惹人起疑。 没有多久,海娜就回来了,看到王言坐在屋子里,急忙打招唿:“叔好!” 王言掏出红包塞给海娜:“这是你婶儿给你上学的钱,拿着!” 海娜不要,还是邱荷发话才收下了。 “小娜也该收拾收拾歇着了,我回去了,那边还不少客人呢!明天走时候别落什么东西!” “我送送你,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