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是个受虐狂? ?第一次见到我见到妻子永美是在一次及其尴尬的场面下 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学生。 那天晚自习后我匆匆忙忙往宿舍赶,不其然在教学楼拐角的地方和一个很漂亮的 女孩子撞在一起了, 她就是我的现在的妻子永美。 那天她抱了几本书低头往前走,所以就和我撞在一起了。 我赶紧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帮她捡书,她却一脸紧张的对 我说不用了, 她会自己收拾的。 我不经意的瞄了一眼这些书,惊异的发现里面居然有一本SM虐待杂志, 怪不得她会如此紧张了。 我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把书 还给她,她的脸已经红的跟苹果似的, 接过书急匆匆的走了。 ? ?接连的一个多星期我都在想着这个漂亮又奇怪的女孩, 直到有一天好友说约了几个艺术系的女生去郊游。 和那些女生见面是我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个女孩就是那天晚 上碰见的女孩, 我知道她也认出我来了。 因为她一整天都不敢看我,也不敢和我说话, 但是这次我们都认识了对方也知道了各自的名字。 ? ?从此,我经常注意永美的动向,我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的她。 终于,我鼓起勇气向她表白了,并约她在学校附近的滨江公园见面。 那时已经是入秋了,晚上已 有些凉气,永美穿了件大红色的薄大衣和黑色的高根皮靴。 开始的时候我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沿着河岸往前走。 走了很久很久,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离 学校很远了, 我勐的一把抱住了她: “永美我爱你。 从那天晚上后我就天天都在想你。” 永美被我的行为吓了一跳,但却并没有反抗, 我就顺势对着永美的小嘴吻 了下去。 出乎我意料的是永美居然主动的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搅动着我的舌头, 我们默契的挑逗着对方的舌头深吻了好久直到大家都有点喘不过气来才停止。 永美 告诉我她也早就喜欢我了,因为我发现了她的秘密。 她也坦白的告诉我她是个喜欢自虐的女孩,说着她就将大衣脱了下来。 我惊奇的发现永美没有穿内衣裤,而且雪 白的身体被黑色的绳索紧紧的绑缚着, 特别是跨下的那股绳子已经完全地埋在了阴道里。 乳头上也穿着两只粗大的乳环,而本因长满阴毛的阴部却是白净光嫩的十 分诱人, 并且每片阴唇都挂了三个阴环。 我当时惊的连话都不会说了,还是永美主动跪下扒下我的裤子把我的鸡鸡含在嘴里帮我口交。 我的鸡鸡早就硬的不行了,所 以没几下就射在了永美的嘴巴里, 永美乖巧的吃了下去并用嘴帮我把鸡鸡清理干净。 我的脑子还是一片空白,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时永美说话了: “海,其实从那天 晚上后我就决定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你了, 我要做你的女人你可以任意的打我骂我折磨我, 我要做你的奴隶。” 这时我总算有点明白过来了,我不但有了个美丽动 人的女朋友, 而且还是个听话乖巧的性奴隶做为男人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而且我也确是真正的爱她。 我把弄着永美的乳房对她说: “永美,亲爱的, 我不知道说 什么好我只知道我爱你。” 说着就一口轻轻的咬在了她柔嫩的乳房上, 用舌头温柔的舔着她翘立的乳头。 一会儿永美嫌不过瘾: “海,用力点,我喜欢粗暴的方 式。” 听到她这么说我也就不客气的用力拉扯乳环把永美的乳房拉的长长的, 并用牙齿狠狠地咬着留下一排排深深的牙印, 有些甚至都出血了。 可在如此的暴虐 下,永美居然发出甜美消魂的淫叫声, 看来她真的是一个受虐成性的女人。 ? ?“海,把我绑在树上用皮带抽我好吗?我还没有享受过被鞭打的滋味。” ? ?“可是我没有带绳子啊?”? ?“小笨蛋, 我身上不是有吗?解下来就可以了。” ? ?我解下永美身上的绳子,叫她环抱着树将她的手紧紧的绑住。 我抽出皮带开始抽打永美白嫩光滑的背,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敢用力的打, 怕永美受不了可是永美却并不满足,? ?“海, 用力的打我不要怕我受不了。 我的灵魂,我的肉体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 越是痛苦我就越过瘾越刺激。 海,用你的全力打我,我好喜欢的。” ? ?我手中的皮带开始慢慢的加大了力量, 每一下都狠狠的抽在永美的背上伴随着清脆的声响留下一道道血红的印子。 永美发出一声声痛苦而又娇美的叫声,更加刺 激我勐烈的抽打着。 我解开永美将再度硬起的鸡巴塞进她的嘴巴, 同时不断的抽打永美的屁股跟背部直到我发射。 永美再次吃下了我的精液,并且为我清理干净。 连续射了两次我感觉到尿急,想去尿尿,永美却执意要我拉在她的嘴里, 并且一滴不漏的喝了下去。 ??“海,今天我好开心,从来几没有这么刺激过, 以前我都是自己虐待自己不能玩出什么花样, 以后我要你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来玩。 海,我爱你。” ? ?后来永美告诉我,她的处女膜是自己弄破的, 身上的环是高中毕业后在日本旅游的时候穿戴上去的 而且已经固定死了除非破坏要不然永远取不下来。 我问她不 怕被室友发现吗?她说她是一个人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的, 不会被人发现的。 后来我也就顺理成章的住进了永美的房子,玩起了各种各样的性爱游戏。 ?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上完晚自习后来到永美的出租屋, 刚进门就看见永美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一根粗大的红蜡烛正在往乳房、肚皮和大腿上滴蜡, 乳环上挂了两个砝码阴环上则扣了三把大铜锁。 ??“小淫妇,又忍不住了,要不要哥哥来收拾你啊~”??“要, 妹妹早就在等海哥哥来修理我了谁叫妹妹骨头贱呢~”永美一脸淫相。 ??“你何止是骨头贱呐,你全身上下哪儿不贱呐, 都淫贱到头发梢里去了。” ??“海哥哥,不要让费时间了,快来啊~把我吊起来, 随你怎么玩都行。” ? ?我先将永美的胳膊并排绑在身后,然后用一根一米多长的不锈钢管把她的脚分开绑在管子的两头。 接着用绳子穿过钢管中间的挂环把永美倒吊在浴室里, 直到她长 长的秀发也完全的悬在了半空。 我找出一个粗长的水管,一头深深的插进永美的肛门一头连在自来水的龙头上。 旋开龙头,水就源源不断的流入永美的肚子里, 慢慢 的永美的肚子鼓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大。 永美开始受不了了,??“哥哥,不要在灌了, 妹妹受不了了。 哎哟,肠子都要涨破了。” ??“放心吧小淫妇,肠子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涨破的。” 说着我将水龙头开大了一点,顿时永美的身体激烈的晃动起来。 ??“好难受啊,呕~呕~”永美开始出现呕吐的现象。 我把水管抽出来,一股夹杂着粪便的水柱从永美的屁眼里向空中冲去, 就像天女散花一样撒满了永美的全身。 ??“啊~好舒服,没想到灌肠后的排泄会这么的舒适。” ??“那再给你灌肠好不好?”永美使劲的点了点头。 ? ?我再次把水管插入永美的体内,将水龙头开得又大了些, 这次她的肚子更大了比六个月的孕妇的肚子都要大一些, 但是永美并没有发出太痛苦的叫声大概是适 应了吧, 我继续灌水直到永美的肚子已经像临盆的孕妇那么大了才关了水龙头。 我用一根手腕粗的木棍准备将永美的屁眼堵住, 可是永美居然对我说要用那更粗的 才行要不然会冲出来的, 看来平时她没少折腾自己的屁眼。 永美叫我在床下的纸箱里找,拖出纸箱居然发现很多性用工具, 光塑胶鸡巴就有六个而且又粗又长,最小的那个都有手腕粗, 最大的那个都有她的小腿粗了还有个双头的, 差不多50厘米长让我最纳闷的是里面有一根是尾部有一个拳头大的的圆突起, 前面和普 通的鸡巴没什么区别只是很光滑有25厘米长。 ? ?“小淫妇,平时你就是用这些假鸡巴插自己的吗?”? ? 永美点了点头, 我叫她自己选一根插在屁眼里她选了一根珠串状的, 有30多厘米长共有6个珠子,每个珠子都有6厘米的直径, 只是第一个珠子是呈圆滑的短 尖状后面是一个扁平状的基座。 我用润滑液涂抹在珠棒和永美的肛门上,将尖状的头顶住她的屁眼后我就慢慢的用力把第一棵珠子往永美的肛门里挤, 第一次玩我不 敢太用力但这么大的珠子不用大力是不可能塞进永美的肛门的。 ? ?“哥哥,大力点插,用你的全力插,不用担心我, 妹妹的屁眼是很有韧性的妹妹的屁眼会好刺激舒服的。” 听永美这么说我也就大胆的用力一压,第一颗珠子顺 利钻进了她的屁眼, 永美发出了声消魂中带点痛苦的呻吟。 第一颗进去了以后的也就容易多了,我顺势把4颗珠子插进了永美的屁眼, 但永美并不满足她叫我将6 颗珠子都塞进去,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所有的珠子强行塞进了她的肛门 永美说她最多的时候也只是塞进去5颗珠子一直都想试试6颗一起插进去是什么滋味, 今天终于如愿了。 我摸了摸永美肚皮上被珠子撑起的突起,真想不到她是个受虐欲这么强的女人。 接下来我将那根最粗的鸡吧插进永美的阴道里, 在她的嘴里塞里个 皮球就去看球赛了今天有我喜欢的球赛。 等球赛打完我才将永美放下来,这时她已经基本昏迷了, 抽出下身的棒子把水放出来接着给她松开了绳子 帮她洗干净身 体把她放在床上睡觉。 ? ? 天亮了,永美将我叫醒,她说昨天她很舒服, 我就叫她先梳洗好把肚子里的东西排空,把那根双头的鸡巴一头一个洞完全插进了永美的身体里, 我再用一把大铜锁 扣住了她阴唇最下面的那两个阴环 “宝贝今天就这么去上课。” 永美会心的笑了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白天我特意一天都没有去看永美,只是在放学的时候和她 一起回到出租屋, 一进门永美就脱光了衣服。 她的阴部已经泛漤成灾了,迫不及待的抓着我的阳具就吃了起来, 同时我开锁抽出她两个洞洞里的鸡巴。 我的鸡巴当 时就硬了,永美主动坐在我的身上剧烈的扭着苗条的腰枝。 痛快淋漓的打了一炮后我们才洗澡吃饭,时间还早我和永美决定出去逛公园。 看着永美性感淫荡的身体我 的脑子里又有了个点子。 ? ?“大坏蛋,是不是又在打我什么鬼主意了?”永美见我出神的盯着她, 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但我也看出她眼中的期待跟兴奋。 我用棉绳在永美的腰上不松不紧的 绕了两圈在后腰上打了个结, 绳子沿屁股沟穿过阴唇从腹部的绳子上反折回来用力一收 两股棉绳就完全埋在了两片阴唇里。 绳子又从阴唇屁股沟反穿回来,在后腰 的绳圈上捆紧。 我又用一根很长的绳子,从永美的脖子开始折成两股在胸前打了个结, 然后饶着乳房的上下各绑了3圈最后一圈在乳房下打结再将绳子穿过乳房上 的绳子用力一拉, 两颗乳房就被绳子勒了出来打上结后两根绳子一左一右穿过侧腰的绳子返回到背上将捆住乳房的6圈绳子也绑在了一起, 多馀很长的绳子就在永 美的腰上绕了好几圈绑紧就行了。 我叫永美先穿上凉鞋,接着用透明的钓鱼缐分别绑住的阴环再将鱼缐绑在鞋子上, 最后让永美穿上白色的连衣短裙就一起出去了。 结果如何可想而知了,永美每走一步都是自己在拉扯自己的阴唇, 勒在阴唇里的绳子也随着她的步伐摩擦阴道里的嫩肉 而我也不时的隔着衣服拽永美身上的绳子。 永美为了不引起路人的怀疑,整个人偎依在我的身上小步的挪着, 别人一定会认为我们是一对甜蜜的情侣生怕走得快了就少了在一起的时间。 平时10分钟就能走 完的路,我们今天走了1个多小时, 来到第一次和永美约会的滨江公园这里树木繁多, 虽然后很多情侣在这里约会但大家相互很难碰得见, 因为大家都是成双成 对来的谁也不会去坏谁的事。 我把永美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也扒了下来,让她一丝不挂的陪我逛公园。 我心里没有做爱的欲望,我只是想让永美习惯暴露身体, 计画 把她调教成没有羞耻心的完美性奴隶。 半夜了,我尿急想要小便,但我却不想去厕所, ? ?“宝贝哥哥尿急了,你说该怎么办?”? ?“坏哥哥, 就知道欺负人家!”永美一听就知道我想尿在她嘴里 用眼睛瞪了我一下。 但说归说她还是乖乖的跪下温柔把我的弟弟含在嘴里, 然后示意她已经准备好了。 一大泡尿就冲进永美温软的口腔里,乖宝贝仓促的吞咽着我的尿液, 来不急咽下的就顺着下巴流淌在乳房上。 ? ?“乖宝贝,哥哥的尿好喝吗?”? ?“好喝, 哥哥以后的尿都拉在永美的嘴里好吗?我要一辈子做哥哥的尿桶。” ? ?“那宝贝以后可有得喝了,哥哥每天都要喝很多的水。” 看着永美可爱的脸蛋,我低下头吻在了她的嘴唇上, 对于她刚喝完尿液我也毫不在意。 ? ?“永美,把你的口水给哥哥喝。” 我主动要求永美吐口水给我喝。 宝贝会心的笑了笑,就把口水吐在我张开的嘴里。 ? ?“宝贝的口水好甜啊。” 永美一听,就吐了更多的口水在我的嘴里。 ? ? 经过这次后,永美的心身灵肉都彻底的给了我, 我叫她跪她就跪没有我的同意绝不会站起来, 吃喝拉撒都必须徵求我的同意在出租屋的时候永美是完全赤裸的, 每天的小便都拉在她的嘴巴里当然这一切都是永美主动要求的, 我也是乐得开心。 ? ? 周末的下午我去学校踢球,5点多的时候才回去, 开门后没有看见永美的身影却听见少女痛苦中夹杂着兴奋的叫声从浴室传来。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浴室门口,看见 永美一丝不挂的骑在一个同样赤裸的漂亮女孩背上, 一双高跟鞋插在女孩的阴道和肛门里只露出鞋跟的部分 阴部干干净净的没有一根毛乳头被穿了孔戴着两只粗 大的乳环, 上面吊着重物。 女孩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狗圈,圈上的绳子正被永美抓在手里, 不时的拽一下让女孩发出痛苦的声音。 ? ?“姐姐,快挖我的贱穴,里面好痒啊~”女孩淫荡的叫着。 ? ?“好,姐姐就满足你的要求。” 永美抠弄女孩水汪汪的阴道,开始的时候用3个手指挖弄, 等差不多的时候突然五指并拢用力一挫半个手掌就插进了女孩的肉洞里。 ? ?“啊~~~好爽啊,姐姐大力挖,整只手都插进去。” 女孩显然很享受。 永美再一用力,整只手掌就没入女孩的体内, 开始慢慢的掏挖转动女孩则配合永美的动 作扭动妙曼的身子。 开始的时候永美的动作还是比较慢的,几分钟后她的动作就越来越快越来越顺畅, 现在她已经是握紧拳头在狠插女孩的阴道。 后来永美居然用力 的掰开女孩的阴道,直到把女孩的阴道张的跟小腿肚子那么大, 里面粉红的子宫都清晰可见。 “把自己的手塞进去。” 永美一声令下,女孩马上将自己白嫩的小手插在了自己的肉洞里, 接着永美把右手往女孩的肛门里插左手往她的阴道里插。 不知道这个 女孩的身体是什么做的,居然很快的就吞下了永美的双手, 而且阴道里还有自己的一只手。 永美还在拼命的往里插,两只前臂艘没入里女孩的身体, 可她居然还不满意? ?“这次是怎么搞的, 上次你的屁眼将我整只右手都吃进去了的换个姿势试试。” ? ? 女孩趴在地上把屁股高高的举上举起, 永美这次则专门对付女孩的屁眼。 她把右手重新插进女孩的肛门,一下就把前臂插进了女孩的体内, 永美旋转着慢慢用力白玉般的手臂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女孩的肛门里, 经过两人的努力永美的胳膊终于全部插进了女孩的肛门里。 ? ? 这时候我走了进去,永美看见我后就抽出了胳膊, “海哥哥你回来了。 她叫小月,是我的邻居小妹妹,从小就是我的奴隶, 月月过来,这是我经常对你说的海哥哥,他是我的男朋友, 也就是你的男主子。” ? ? 小月爬过来,跪在我跟前给我磕头, “见过男主人。” ? ? 我看着永美不知道怎么应付, 永美微笑着最我说: “哥哥, 她就是这样的我们小时侯经常玩这种游戏,谁知道玩着玩着就成真的了。 她可是个真正的受虐狂哦,不是我能比的,哥哥, 想不到吧永美也有自己的奴隶啊。” ? ?“小月,把这些针都扎进乳房里,要完全扎进去!”永美递给小月一盒绣花针, 至少有50根。 小月很听话,乖巧的接过针一根接着一根的扎进自己漂亮的乳房里。 我见到小月将整根针都扎进去了,就问永美, ? ?“宝贝她把针都扎进去了要怎么取出来啊?”? ?“取出来?取出来干嘛~, 是要让那些针一辈子都留在她的乳房里的。” ? ?“那她怎么受得了啊?”? ?“不会啊~她的身体里至少也有500多根针了, 光乳房里句有200多根而且都是她自己插进去的。 小月,你今天又带什么新玩具来了?”? ?“是个针球, 等一下请姐姐把它放在我的子宫里。” 小月从包包里拿出一个闪闪发亮的金属球, 有女生用的铅球那么大上面布满了小小的孔。 小月又拿出一个感 应遥控器,按下红色的按钮, “突”的从每个小孔里弹出一根根的1.5厘米长的针来 整个球看起来就像个海胆一样按绿色的按纽针又缩回去了。 天呐!这女孩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哪?长的这么漂亮, 怎么也不能想像她是这么的嗜虐!难道她没有痛感的吗?? ? 等她把所有的针都插进乳房后 就自己把阴道用力分开让永美把球挤进子宫里然后自己按下了红色按纽。 她紧咬嘴唇揪着眉头捂住腹部跪坐在地上,我能想像她是多么的痛苦。 但是过了半分钟后她直起来身子,把遥控器交到永美的手中, ? ?“请姐姐收好遥控器等小月下次来的时候再给我取出来。 好了我要回去了,谢谢姐姐”小月穿上衣服就走了。 看着她婀娜的身子怎能想到在她的体内藏着一个针球。 ? ?“海哥哥,小月回去了,该我了吧。” 小月一走,永美就开始向我撒娇了。 ? ?“那宝贝今天是想要清淡点呢还是重口味的?”? ?“随哥哥高兴了, 恩~还是稍重些好了。” ? ?“那你可别后悔啊~”说着我在永美的脖子上套上一个金属项圈, 并把她的双手绑在脖子后面固定在项圈上。 我让永美倒着身体仰躺在沙发上,把双腿分开并绑紧 固定好。 永美的下体尽是淫水,我就直接把拳头塞进了她的阴道里, 永美美妙的“哼”了一声。 刚才和小月的游戏已经把永美的欲望勾起来了, 我打夯样的拳交对她 而言只能算是小儿科。 灵光一闪我有了个主意,我把左手强行插进了永美的肛门, 隔着腹腔膜将她的子宫轻轻托起右手从子宫的内部抓住永美的子宫慢慢往外拽。 永美对这种新鲜的虐待感到很亢奋,“哥哥, 用点力把我的子宫拽出来!”我当然不会真的把她的子宫拽出来, 那样我的宝贝美人还不香消玉损啊但是我也是很 用力的抓拽着永美的子宫, 当我的手掌快从她的阴道里脱出来的时候我就松手并把永美的子宫推回去。 而在永美肛肠里的左手也没有消停,在她的大肠里来回的冲 撞, 直到把永美折磨的全身抽搐为止。 我把全身无力的永美抱进浴室里,给她放好热水让她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 等永美的身体恢复体力后,又开始了另一个节 目。 我把一根橡胶水管插进了永美的嘴里,“宝贝, 喉咙放松我要把管子插进你的胃里。” 永美乖乖的张大喉咙让我把管子往她喉咙深处插, 在永美的配合下水 管顺利的插到了她的胃里。 水管的另外一端直接接在了水龙头上,旋开龙头自来水就源源不断的流入永美的胃里。 为了防止永美把水管吐出来,我还用绳子把管子固 定在永美的头上, 不一会儿我就看见永美的肚子开始慢慢的鼓胀起来。 等永美的肚子胀到临盆孕妇那么大的时候,我才抽出水管。 接着把水管插进了她的肛门里又勐 灌了一通水, 不等水从永美的屁眼里冲出来我就把整只左手塞进了她的肛门里死死的堵住。 我用力的按摩永美的肚皮,让自来水均匀的到达她肠腔的每一个部位, 十 分钟后我抽出手掌混着粪便的自来水从永美的屁眼里直冲出来, 洒在浴室的地砖上。 接着我又开始给永美宝贝灌肠,不过这次是从肛门开始灌, 我把水管深深的插 进永美的大肠里足足插了有30多厘米, 为了防止水从屁眼与水管的结合出漏出来我特意在水管20厘米处的地方裹了条毛巾, 等水管插到位以后用筷子把整条 毛巾从结合处硬腮进了永美的直肠 估计宝贝的直肠至少撑得有凤梨那么大了。 “宝贝,我要放水了。” “恩~,知道了,亲爱的,尽管来吧。” 我打开水龙头,把水量调节到我们洗脸时的大小, 大家都知道那水量虽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 “宝贝,我出去看会儿电视,你一个人在这里享受吧。” 说完我就来到客厅看我喜爱的足球了。 过了一刻锺后,我回到浴室,永美整个人都趴在地上, 肚子鼓的 比孕妇还大清水正不停的从她的嘴里吐出来。 我继续让永美吐了好一会儿水,估计再没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肚子里我才关掉龙头。 我用力的拉着水管,想把水管从永 美的肛门里拔出来, 可是宝贝的肛门都翻出来了也拔不出来我可不想把宝贝的屁眼给毁坏了。 我找来钳子,扒开永美的屁眼慢慢的一点点的把毛巾先弄了出来, 然 后还不等我动手大量的水就从宝贝的屁眼里冲了出来, 搞得我一身都是。 永美的肚子消下去了,我再拔出水管,宝贝肚子里残馀的水也缓缓的流出来了。 “宝贝,最后一个节目了。” 我松开永美的双手,让她四肢着地的趴在预制的地板上。 我从厨房里搬来一箱柳丁,其实也没有一箱了, 买了有一个多礼拜被我们 吃了不少现在也就剩下20来个。 我把柳丁都倒进水池里洗干净, 我拿起一个对永美水: “宝贝, 哥哥请你吃柳丁哟好不好?”“坏哥哥, 你是要永美用下面的嘴吃是不是要的话就来吧。 可是我的BB里可装不了这么多啊~”“当然不是光叫你的BB吃了, 还有你的屁眼啊~”“哥哥你好坏啊非得把人家折磨死不可~来吧, 还等什么呀~”我把柳丁塞进永美的肛门里 然后把手伸进去将柳丁往肠子的最深处推接着我在把另一个柳丁放进去, 直到再也塞不进去了为止永美的大肠里现在已经有 10个柳丁了, 但因为是均匀整齐的排列在大肠里所以肚皮也不怎么鼓, 剩下的柳丁我就一个接一个的放进了宝贝永美的子宫和阴道里 这下永美的肚子可就大 了跟个孕妇似的。 我为永美擦干身上的水,把她抱到房间的床上, 找来吹风机把宝贝的头发吹干然后叫永美穿上连衣裙。 宝贝穿上裙子后就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 的样子, 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像个孕妇一样。 “哥哥,什么时候让我的肚子真的这么大就好了。” “宝贝放心,会有那一天的。” 晚上永美就怀着那些柳丁睡觉,直到早上起床的时候才把柳丁弄出来。 可是接下来的一个多礼拜都没有玩,因为学校让我到很远的山村去了, 说是体验生活。 一个礼拜啊~一个礼拜见不到我的宝贝,等回来的时候我风疾火燎的冲进 了宝贝永美的出租屋, 一进门就看见小月倒吊在屋子里我的宝贝永美正用皮鞭在用力的抽打着小月白嫩的躯体, 小月的身上已经是布满了网状的鞭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