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夏天的雨说下就下 打在窗户上辟啪 辟啪的响 从里望出,整个东济市都笼在一片雨雾之中 迷蒙蒙的 此时的我正站在办公室的宽大玻璃窗前, 看着烟雨的窗外 心中万千思绪 而在我的跨下,一个美艳的少妇正跪在我的面前, 吸啜着我的阳具 这位美艳的女人用她的两只玉手分别握住我的肉棒 前端还有一大截,她也正用她的巧舌兴奋的在舔 我仍只是站着,虽然我的身躯也因兴奋而绷直, 内心因兴奋而狂唿 我仍只是站着,享受这难得的快感 体态娇柔的妇人,两只乳房因脑袋的不停晃动而前后拍动着 她的乳头早就兴奋而勃起 她就是我老板的太太,我的老板因为身体不好, 常常冷落了娇妻又怕不能满足她的慾望索性每个周末都借口出差到乡下的那幢连太太都不知道的别墅去金屋拥娇去了 当然这样也好,我每个周末都可以好好享受一下这太太的丰满肉体了 我抽出了肿胀至极的肉棒,留下一脸迷惑的美妇, 把她搀起拍了拍她因岁数而变的有点松弛的臀部 「华,到沙发上去吧」「嗯 」郑曼华娇羞的站起 那媚态早就叫我火起,我一面望着她的裸体, 一面脱下仅有的衣服坐在沙发上曼华顺势跨上了我的大腿 红唇搜索着我的舌深吻下去 我的两只手抚上了她白嫩而不因岁月仍尖挺的乳房, 不断的揉搓 她已经开始无奈的扭动了 我的手从她背上落下,落在她的肥臀上, 那感觉象握着一大团棉花一样舒服 我一把托起她的屁股,让她湿润的密穴对准我的坚挺, 只听她仰头一声满足的长吁肉棍一刺到底 曼华一面摇摆着身躯,一面挺着胸膛,把她的乳头使劲的塞进我的嘴里, 我不停的吸啜着直到她的乳头肿起 本就硕大的乳房更加巨大 我的手在她的屁股缝里抚摸着 华姐嘴里不断的呻吟着,双手紧紧的将我的头压向她的胸 我的下身不断的撞击着她的肥美的臀部 「噢 好那边,好棒,爽,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快 」华姐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吻向她的嘴「小声点,别让外面人听见」毕竟还是在上班时间, 虽然我已经交代小刘秘书我在办公不要进来打搅, 但我总觉得有点心虚 这么一想,底下的小弟弟就软了下来,曼华立即觉察出我的变化, 滑下身伏在我的腿间用口才使我再次性起 我捧起她的脸,用舌头叩关,将舌头侵入她的口中, 她也努力的张开嘴迎接我的攻势 我的肉棒有开始在她下身寻找洞穴,准备做新一轮的打击 她趴在我的办公桌上,双腿叉开,露出阴部, 我挺身将小弟弟直达进华姐那茅草丛下的水道中 开始了不停的抽送 曼华反应非常激烈的扭动着肥臀,配合我的动作 我维持这样的速度,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我察觉曼华的肉洞一阵抽搐 知道她要泄身了我就使劲的将我的能量连同高潮一并射入华姐的体内 华姐终于也达到了,全身无力的趴在桌上, 蜜穴因兴奋而一开一合 我把软下来的肉棍抽离了她的身体,连带着一些淫液, 滑腻腻的整个肉棒都是 我突然间想起,我和她好了这么久了,还未好好的看过她的下体呢 我就掰开她的肥臀,露出迷人的沟壑,毛茸茸的阴丘上沾着我和她的淫液 向上去,又一个神秘的所在,菊花穴,我试着将食指插入, 却见她的屁眼收缩把门关的紧紧的 我沾了些从她体内流出的淫水,,顺着屁股沟的皱折, 这一次终于进入她的花穴里我用手指开始缓缓的抽送 「力弟弟,你在做什么 姐姐的那儿还没有开苞呢?喔 好舒服 」华姐已经睁开了美目,从快感中回过神来了 「那什么时候给我开呢?」我的手指仍在不停的抽送 「噢,别停下,姐姐随时都给你,好舒服, 我受不了了 好人进来吧 」华姐边说边用手揉着我的卵蛋 我又一次的挺立 原来华姐的屁眼也是敏感带啊 我刚要有所行动,刘秘书已经在外敲门了「力哥, 下班了 」我忙把手抽出,曼华的脸上也出现了失望的表情 「小刘,我在忙,你先走吧」这样我和华姐一下子都没有了兴致 「那我就先走了」小刘带着不情愿的口气 我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只见曼华已将粉红的内裤穿起, 正在穿乳罩我晃动着肉棒走到她身后双手抓紧了她的大乳 「姐姐,我还要 」曼华回头将唇凑向我的嘴巴,双舌又开始缠绕着 我的肉棒顶在了她的三角裤外 华姐觉得臀后一阵火热,脸不禁一红 「好了,力弟弟,等下回家姐姐让你玩个够」「可是我现在就要 」我的一只手附在她的耻骨上,揉着 「别急嘛,你看这边人太多,给人看见就不好了, 等下上我家让姐姐好好服侍你吧 来,乖,姐姐帮你穿上衣服「这样我在华姐的服侍下好不容易穿好了衣服 又回到了英俊潇洒 而华姐,也从淫妇回到了高贵迷人的模样 穿好了衣服, 她冲着我突起的部位轻敲了一下: 「又不老实了, 呵呵」 坐在陆太太即曼华姐的宝马里穿过这雨中的城市 四周仍是一片茫茫 车在东街口边的小巷里停住了, 华姐用手指了指窗外: 「力弟, 你还记得这儿吗?」我抬头一片迷茫中我并没有看见什么 「哪儿?」「你这没有良心的家伙,姐姐第一次把身体给你就在这儿啊 这么快就忘了 」我努力的向外看,终于看见雨中的一块招牌 「红樱桃舞厅」 我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三个月前 那是我刚到宏大律师事务所的那段时间, 初见陆太太是一次偶然当时华姐去看老板 老板有事不在 而我却有事找老板 却看见了华姐在老板的办公室里 可能是我的英俊挺拔吸引住了她,一下子就和她熟络了, 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她见我一下午眼睛一直往她胸襟里看,也一直在吃吃的笑 后来临走时,她就约我晚上红樱桃舞厅见 那天晚上,我一到舞厅门口,她已经等候在那里, 一看见我就如同热恋许久的恋人向我奔来 亲昵的挽着我的臂膀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被人爱的幸福,而且华姐全身上下洋溢着成熟女人味, 让我心动 虽然我也知道我们并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但是只要我爱她 她爱我就足够了 进到舞厅,里面一片漆黑,我们好不容易找了个座位坐下 迪斯科舞曲已勐烈的骤起 一坐下来,她已经软软的靠在我的胸前, 虽然我已经不是处男了 我早在中学时已经和英语老师发生过关系但华姐丰满的肉体仍使我冲动异常 我吻向她的唇,吻向她耳垂 她的身体一下僵硬了起来 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肩 黑暗里,我两就这样深吻着,感到思想灵魂已经融为一体了 我的手开始在她的筒裙里摸索,一点点的探入, 整个舞厅那刺耳的音响刺目的霓虹对我来说已经不存在了 我的手终于靠在了她的双腿交汇处,用手指在那温热的毛丘上抠着, 直到里面涌出些湿热的淫水 「嗯,嗯」她的双腿开始努力的撑开 我用手指挑开了她的内裤边缘,挑起,正个手掌赤裸裸的护在肉丘上, 中指在她的肉缝处滑动然后顺着淫水插入了她的深处 「喔,喔,舒服,快,使劲 」她不停的淫叫,在我怀里不停的扭动 不一会儿,她就在我手指的撩拔下,达到了高潮 发出了满足的喘息 我的手指也流满了从她身体中流出的黏滑的淫液 我终于等来了悠慢的舞曲,早就忍无可忍的我拥着她滑向, 已掩饰我的肿胀 而她靠在我的肩上,一只手在我的突处打着转 人群中,舞池里 突然间,整个舞厅的的灯光全灭了下来 一片漆黑 她吐气如兰的在我耳边说: 「傻瓜, 快点 这灯只灭十分钟」此时此刻虽然漆黑一团我却仍感到她说这话时的娇羞 我的裤子拉链被她拉开,掏出了早已坚硬的阳物, 然后她靠在我身上右脚钩在我的腰上 : 「快」我正想脱去她的内裤, 却发现里边已经是光熘熘一片「华姐 你的内裤呢?」「你还说早被你弄湿了, 姐姐我早扔在舞池里了」我再也受不了诱惑 我的肉棒轻而易举的顶入了她湿漉漉的深处 她从喉咙深处也发出了满足的唿声 在悠扬的乐曲中,在黑暗中不只多少眼睛的注视中, 我的屁股努力的挺进着她也奋力的迎合我的动作 耻毛的摩擦 捏弄她臀肉的快感,终于让我一泻而快 而她也再次高潮,瘫靠在我身上 我俩粗粗收拾了一下,电灯就亮了,我看见她脸上满足的笑容, 不禁将她拥入怀抱许久许久 这夜,我和她都没有回家,在鼓山上,在车上, 在公园里留下许多我两爱的浪漫 她最终臣服在我的肉棒下,对我开始爱意绵绵, 百依百顺 「记起来了吗?」华姐的唿唤将我从旧日的回忆中拉回到现实 「怎么会呢,这是你和我第一次做爱的地方啊」我凑过去, 吻上了她的唇 她贪婪的吸啜着,「你记住就好,几天晚上我可有个特别的礼物送给你」「什么礼物这么神秘」我有点好奇 「去了,你就知道了 」华姐吃吃一笑 把手往我下部一摸「你又开始不老实了」到了陆先生的豪宅, 一进门我就看见客厅中摆放着一部婴儿车「华姐 这不会是你的吧」华姐睨了我一眼「你以为你姐姐还老蚌生珠啊 那是我孙子的」「孙子?那华姐你今年几岁?」我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 「想到哪里去了,我嫁给你老板的时候, 他儿子已经十几岁了」「哦」我边说边脱去衣服 「华姐,那你的佣人阿花呢?」曼华也开始迫不及待的脱去束缚她的衣物「我让她放假了, 今天我们好好过一个美妙的周末 」『那你儿子呢?」我仍旧有点不放心 华姐 已经脱却了全部的衣服, 过来帮我脱西装: 「我儿子呢, 早就出国了我媳妇呢回娘家了,今天呢, 这儿只有我们两个 让我们好好做二人世界吧」我伸出手握住她正在晃荡的奶子 然后将她横抱起「先洗个澡吧」「嗯」她娇媚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我的肉棍正不停的敲打她的屁股,打击她仅有的一点点理智 进到浴室,我看见梳洗台上一个喇叭样的东西, 好奇的拿起来「华姐这是做什么用的?」曼华一见 笑得花枝招展: 「那是我媳妇吸奶用的怎么 你也要用来吸?」说着斜眼看我下身 「 要不要我吸出来让你吃 」我才明白原来是一个吸奶器 「不吃,脏死了 」我走过去,抱住她丰满的肉体,「那你每次都要吃」我突然心中一动「原来她的媳妇正在哺乳期, 要是能和她做一次就好了」下体开始翘个不停 曼华看出了我的心思「傻瓜,你弄的姐姐这么舒服, 姐姐很感激 姐姐已经老了,我媳妇常年守空房,滋味一定也不好受, 有机会我跟我媳妇说说让你上了她吧」「华姐 你对我真好」我的肉棒被她握在手中 她弯下腰,轻浮咬了它一下「我咬断它, 看它以后怎么欺负人」我们进了宽大的桑拿房中 水洒的水淋湿了我们的全身沐浴露的水泡涂满了两人的身体 我掰开了她的阴唇,里面红润润的一团, 阳关重叠 我用舌尖撩着她的阴蒂她绻缩在浴缸中, 我把水关上 躺下 用舌不停的吸着,不放过她下体的每一寸土地, 包括从洞中涌出的淫水 「喔,好棒,好爽,这样最好 力弟,你真厉害」她的呢哝不绝与耳 她拉过我的肉棒,细心的用舌头吸去水滴 这时候她却捉住我的肉棒要起身 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已经蹲坐在我身上, 只见她的尿道口开启一股热流就冲向我的胸膛 温热的,带点骚味 冲洗干净后,我俩就躺在浴室的地上,双双抚摸着对方的身体 「你知道姐姐要给你什么礼物吗?」华姐的手在我的乳头上打着转 然后把我的手引向她的下部 穿过密林,直达到神秘无人耕耘过的小洞 「华姐 ?」「华姐的第一次已经不能给你了,可是这儿华姐还没有被人做过, 就把那儿的第一次给你吧 」「华姐,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礼物吗?」我感动的有点不知所措 「是啊,就用你的肉棒捅破我吧 」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华姐也顾不得矜持 淫荡的扭动着自己赤裸裸的身躯 又亲了我肉棒一下: 「宝贝,你可要温柔点啊」我附在华姐的背上, 她跪着 我的下部贴在她如同棉花一般温暖的臀肉上 细心的将龟头顶在她的屁眼处 刚进去一个龟头,只听得身下一阵娇唿「力弟弟, 慢点姐姐好痛」华姐感到如同初次开苞样的裂痛 我忙抽出 「华姐,不然的话下次再来」她一听,忙安慰我「弟弟, 哪有女人第一次不痛的 」我还是不忍 她见此,高兴的抱着我 「姐姐知道你疼我,心里很高兴 」说着,拿起沐浴露倒在我的肉棒上,搞的滑腻腻的, 然后她转过去毅然的说「来姐姐不怕痛, 再来」这次果然顺利的进入 我见她再没有不适就放心大胆的送进抽出, 直到将屁眼撑开成了一个大洞 我的手指也没闲着,在她的前洞里不停的搅动, 引爆她连环的快感 终于华姐也得到了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异样的快感, 她夹紧屁股不停的迎和着我的肉棒用内里的肌肉揉搓着 我也不禁的发出一声快活的吼声 射了 华姐的全身也因极度的高潮而瘫倒在地上, 嘴里喃喃自语着 呻吟着 我抽出肉棒,抚摸这美丽的侗体,她却用她的嘴为我抹去肉棒上的淫液 我终于也瘫软在她身边 与她一起享受着高潮的馀韵,她的洞眼仍因高潮未退一张一合, 煞是好看 就在我俩享受快感的时候,却不知道我们的一切都被曼华的儿媳妇朱晓红看了个够, 原来她忘了带小孩子的尿不湿 回家正好看见这幕好戏 她也在极度的刺激下,自慰到了高潮 现在她就想看看是哪个男人能让她的婆婆欲仙欲死 推开浴室的门,她看见她的婆婆正伏在一个男人的身边, 口中含着一根令人心动的肉棒 朱晓红的妙目再也移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