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工作之余无聊的时候就喜欢上上网打发时间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网上认识了三十岁的琳, 发生了一段难忘的激情故事那是一个周末 火炉的温度肆虐的蹂躏着南京城我们在网上聊了相遇了 我们聊了很多也涉及到了性。 琳由于婚姻的不幸福,想放纵自己,但是又很害怕。 我是不会勉强女人做她不喜欢的事情的, 虽然我很想 但做爱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即使勉强做了, 也没有什么意思的。 她对我感觉很是不错,于是就见面了,约好了见面的地点, 就在我的住处不远说是要是见面感觉要是不好 就算了要是感觉还好就到我住处去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单身。 在约定的时间,约好的地点,我们见面了。 琳身高一米六零,皮肤很白,头发和服装都很讲究, 是精心打扮过的她属于那种很会打扮的女人 见到她你不由自主的要看她几眼。 她穿了短袖衬衣和裙子,衬衣领口开得有点低, 丰满的胸脯浑圆的肩头和翘翘的、又圆又大的屁股, 看着琳我的心中充满了欲望。 真是一个尤物。 随着她说: 「我们到超市买点水吧, 我有点渴了」。 我就知道了她对我也很满意,虽然我也很有自信呵呵从超市出来, 我就带了琳到了我的住处刚到我的住处 琳有点紧张随着慢慢的聊天, 她慢慢放松了……琳坐在我的电脑前 我坐在床上我们就这样轻松的聊着, 我虽然内心的欲望已经燃烧 但我还是在等待机会。 终于,机会来了。 我在给琳拿矿泉水的时候,是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把手扶在了她滚圆的肩头上她没有躲闪也没有回身。 她浑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头发还有些湿, 我的心跳得厉害把头俯下去靠近她的头发, 深深的唿吸闻着她淡淡的发香女人香,我轻轻地吻着她的脖颈, 当我的唇触到她滑润的肌肤时我的心完全醉了。 她的唿吸急促起来,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把她扳过来,两人略一对视,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迫不及待的找到了琳的唇,感觉到她的唇很湿润, 很软舌头在我口中热切地探寻着她的腰背很丰腴, 手感极为舒服。 抱着她温软的身躯,我的鸡巴硬得把持不住, 狠狠地顶在她的小腹部牵得我小腹隐隐作痛。 我们一边吻着一边坐在床上,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进去, 想摸摸那想了好久的乳房她戴了个薄薄的乳罩 我隔着那层薄布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 我们就这样拥抱着,亲吻着,我还在不停的摸着琳的乳房。 我忍不住了,解开她胸前的钮扣,琳一抖肩膀, 上衣顺着两臂滑落下去琳自己伸手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扣子 然后从前面摘下来迭好放在凳子上上身赤裸着与我面对面站着。 琳的肩头很圆,几根黑黑的腋毛从腋窝钻出来, 被空调的风吹得轻轻摇摆一对饱满的乳房挺立着 雪白的皮肤下映出兰色的血管乳晕被电扇的风吹得起了一粒粒疙瘩。 我贪婪地摸着、吻着,不停地吸吮、裹舔着乳头, 一只手则勐烈地抓捏、摩挲着另一只乳房。 琳也十分的兴奋,她脸色潮红,发出阵阵呻吟我松开她的裙腰, 向下拉开长长的拉炼露出里面小小小的粉红三角裤。 我把裙子褪到琳脚踝,让她两脚跨出来, 琳接过裙子照样细心地收好放在凳子上。 我手指伸进琳的内裤两侧上缘,往下拉到膝盖, 琳弯腰提脚脱掉抛到凳子上。 琳的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腰腹十分丰腴, 每个部分都是圆润的曲线阴阜十分饱满 稀疏的阴毛遮不住鼓鼓的阴庭两条大腿较粗, 站在那里两腿之间没有一点缝隙膝头圆圆的 小腿很匀称脚也很秀气总之,她的身体很像欧洲古典绘画中的贵妇人。 琳一丝不挂站在我面前,两腿夹紧,眼睛火辣辣地看着我。 我的浑身像火烧,只想拼命地亲她、吻她、挤压她、揉搓她, 而她浑身软得像没骨头我明白了什么叫柔若无骨 她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我我低下头把琳的左乳含进嘴里, 舌头舔着奶头左手握起她的右乳搓揉着, 右手向下伸进她两腿之间 摸着大腿内侧光滑的皮肤琳一面喘息着叉开两腿, 弓起腰背把下阴迎向我的手指一面把我的头按在她胸前, 另一手解开了我的衣扣和腰带。 一会我也赤裸裸的了,我们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发现琳很会和人相拥而卧,她紧紧地贴着你, 浑身每一寸肌肤都与你紧密接触身体柔软无比 象包着一团棉花令人与她难舍难分。 琳的左乳头在我嘴里变硬,越来越突出, 我用力吸着像婴儿吮吸母亲的奶汁琳低头看着我在她怀里吮吸, 粗浊的唿吸直喷在我脸上。 我的右手按在琳的外阴,阴毛在我的掌心里『沙沙』作响, 我用手指分开阴唇中指触到了阴唇中间 火热的阴道口煳满了黏滑的水液我犹豫了一下, 中指向上弯曲很顺利地找到阴道入口慢慢探进去, 我把食指也伸了进去。 两根手指好像插在热气腾腾的水塘里,我用并拢的中指食指在阴道里转圈搅动, 弯曲起来抠着里面一环一环的肉棱琳双腿哆嗦起来 身上一阵阵打颤双手紧抱住我的头嘴贴在住我耳朵, 边呻吟边含煳地说∶进来吧我要我当时两眼冒火 激动之下身体竟有些颤抖急忙爬了上去压在她那雪白丰满的肉体上。 哦,真软哪,我的肢体触摸的都是温软柔滑的肉肉, 那种滋味有点像腾云驾雾。 我吻着她的乳头、肩头、脖颈和嘴唇,她闭着眼睛舒适地呻吟着, 她呻吟的声音很怪不是那种轻微的而是一种发自喉咙深处的、象发情的母兽吼叫般的呻吟。 「哦……哦……」她的眼神迷离,象哭泣般地叫着我的名字和喘息着, 两手不停地摩挲着我的背部和胸部。 我的鸡巴硬的要爆炸,龟头不知怎么搞的就进了她那湿滑温软的阴道里, 我觉得鸡巴插进了一个热腾腾的泥潭里里面是那么温软 那么滑润那么宽松一点阻力也没有。 我在她的屄里肆意地搅动拔插,她饱满的阴阜就象个厚厚的肉垫, 任我肆意冲撞那种快意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她则挺起腰部,小声哼着,享受着我的冲击。 我加快进出她身体的速度,更加用力地往里深入。 我身上开始冒出热气,后背一片片黄豆大的汗珠, 顺着胳膊、大腿流到地毯上脸上、头上渗出的汗水 从前胸滴到琳的胸脯和肚子上与她的汗水汇成一道道小溪 向下流淌。 空调的功能作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琳己进入亢奋状态,眼睛热情地看着我的眼睛, 用力上下摆动腰腹使劲抬高下阴向上迎接我插向她的阴茎, 嘴里『呵呵』地喘着粗气我明白她到了最后关头 加紧下身的运动许久龟头传来酸麻的感觉, 「我要出来了!!」我急切地说。 「不要紧!不要紧的!在——里面!」琳一边更急地扭动身子, 一边艰难地说。 蓦地,琳瞪大双眼,张开嘴,身体僵直不动, 眨眼间身体开始发出抽搐阴道一下子紧缩起来, 我的鸡巴在缩得紧紧的阴道里最后狠狠插了几下 用力挺出下身阴茎深深插到阴道尽头 趴在琳身上 挺直身子龟头勐地膨胀,一跳, 一股股精液直直喷射进琳的阴道深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