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你的处女给我…我帮你一个大忙…划算…这天是周末, 下午五点钟老赵(原公安局长 现富源镇镇长)打来电话: 「吴市长啊!」? ? 「嗯, 是我老赵吧!有事吗?」我回答。 ? ? 「没啥事,就是想约你打猎(我喜欢打猎, 我和老赵经常周末去打猎。 因此我与他关系非常好,可谓是嫡系,正因如此老赵出事后我一直力保他)。 明天有空吗?」他问。 ? ? 「啊,是这样。 明天没什么事。 」一听打猎我立即心痒起来(这是除搞女人之外我的最爱)。 ? ? 「那你明天到我们这来打猎吧!山里野味可多了!」他立即答道。 ? ? 「那好吧!明天我过来。 哎!不要让别人知道。 就咱哥俩。 」我嘱咐道。 ? ? 「放心吧!就咱们俩,白天打猎,晚上我住我家(因富源镇离城较远, 所以镇政府给老赵配了一套房房子是一个独门小院, 两间连屋和一间单独的灶房。 而老赵的老婆孩子都在城里,于是只有老赵一人住。 以前打猎我都是住在他家里。 ),我请你吃饭,吃野味和湖鲜!」他笑着说。 ? ? 「那明天见吧!再见。 」我笑着说。 ? ? 「再见。 」他也向我道别了。 ? ? 第二天,我独自驾车去了富源。 找到老赵后,我们就坐上我的切诺基到凤凰山上打猎去了。 ? ? 凤凰山在富源镇下辖的凤凰村附近, 景色不错野味也很多。 大半天下来,枪法很好的我已打了不少,已经尽兴的我们向山外走去。 从老林里出来后,我们正准备驾车回镇里休息。 来到停车处,我们发现车旁站着一个人。 老赵一见她, 立即勃然大怒: 「你怎么跟到这里来了!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爹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我帮不了他!快走!别再烦我了!」? ? 「赵镇长 我求求你帮帮我爹,他是被冤枉的,他没有强奸戴灵啊!他哪天晚上一直在家里, 他怎么会…呜…」边说她边哭了起来。 ? ? 「快走!他犯不犯罪有公安局负责, 我不管。 」老赵没好气的把她往旁一拨,迳直走过去打开车门。 ? ? 「老吴,快上车。 」老赵说。 我立即上了车,老赵随后也上了车。 她听到老赵的话并没离开,而是扑上来死死抓住汽车保险杠。 ? ? 「赵镇长,你不帮我,我今天就死在这里!」她哭喊着。 ? ? 「你怎么这么烦!」老赵只得下车去试图将她拉开, 可是她一下坐在地上这下老赵也没办法。 ? ? 过了一会之后,见他们仍在僵持着, 我只得也下了车 我走过去对老赵说: 「老赵, 不早了快回镇里吧!不然来不急了。 」? ? 「老吴,她堵在这不走啊!怎么办?」老赵焦急的说。 ? ? 我又对她说: 「喂,小姑娘,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行吗?」? ? 「不行, 呜…我爹爹是冤枉的…呜…赵镇长我求求你了 只要你救了我爹我给你当牛做马。 」说着她给老赵跪了下来。 这下老赵没辙了,只得一边去拉她一边看着我。 ? ? 「这样吧。 老赵,你把她带到镇里再说吧!」我无奈的说。 ? ? 「也只得如此了。 刘招娣,你上车吧,有什么到镇里再说。 」老赵命令道。 于是,她上了车。 很快车子回到了镇里,车子径直到了老赵家。 ? ? 进屋坐下后, 我询问她道: 「你有什么冤屈, 对我讲讲好吗?」她有点疑惑的看了看老赵 老赵忙说: 「问你, 你就讲吧。 这位是…」? ? 「我是省里来的律师,你有什么尽管讲, 不要有顾虑!」我忙打断老赵以免泄露身份。 ? ? 「对,跟吴律师说说,他是大能人!」老赵应和道。 ? ? 「恩人,你要是救了我爹,我给你当牛做马!」说着她又跪了下来。 ? ? 我们忙把她扶起来说: 「你尽管讲, 不要再跪了。 」? ? 「我爹叫刘富贵,上个星期三一大早, 镇派出所来人把他抓走了后来我去派出所打听, 他们说我爹头天晚上十点钟强奸了戴灵。 可我爹他冤枉啊!头天他一晚都在家跟我娘还有我编竹筐, 我们一晚都在一起啊!他怎么会…呜…」说道伤心处她又哭泣起来。 ? ? 见她哭得无法说下去, 我只得把老赵拉到另一间房里问道: 「这事你清楚吗?」? ? 「我知道一点。 」他答道。 ? ? 「那你讲讲怎么一回事。 」我又问道。 ? ? 「那个戴灵是她们村村长的老婆,仗着她们家是村里首富一向蛮横无理, 是村里一霸。 上星期三到镇派出所报案说刘富贵强奸她,于是镇派出所就把刘富贵抓起来了。 」老赵回答道。 ? ? 「告强奸?有什么证据吗?」我问。 ? ? 「说是拿来一条被撒坏的裤衩,噢, 听说还有精液化验之后和刘富贵血型一样。 现在这已是刑事案,马上要移送市公安局了。 」老赵回答道。 ? ? 「前不久他们两家为了宅基地的事发生了矛盾, 刘富贵被戴灵打了。 而且,刘富贵告到派出所没告赢,所以被认为有作案动机!但是, 镇上的人都说刘富贵是一个极老实人他不可能有胆去强奸戴灵。 」他又补充道。 ? ? 「那里看他有没有冤呢?」我追问道。 ? ? 「我看这件事有蹊跷!」老赵答。 ? ? 「为什么?」我问。 ? ? 「他们村很小,有个什么动静就都能听见, 十点钟不是太晚大家还没睡觉,有挣扎叫喊声不会听不到!强奸不会无声无息吧!而且, 我对派出所的进行的血型化验有保留意见。 」他说。 ? ? 「为什么?」我问。 「1、血型检测不充分,因到省里作DNA检测;2、派出所所长是戴灵的叔叔, 我不是怀疑他噢只是有没有可能…」他说。 ? ? 「但是我现在行政干部,不便干涉派出所的工作。 」停了下他说。 ? ? 「我大体上了解了。 」说着我走回客厅。 刘招娣已经停止抽泣了。 ? ? 「小刘,你不要难过,只要你爹没做, 我保证他会洗清冤屈!」我斩钉截铁的说。 ? ? 「你说的是真的吗?」她有点怀疑的问。 ? ? 「你不相信他就没人信了,这是省里第一律师!还不快谢谢吴律师!」老赵在旁说道。 ? ? 听了这话,她『?通』跪了下来, 哭着说: 「吴律师我爹是冤枉的, 你一定要替我申冤啊!戴灵就是为了宅基地的事才诬陷我爹的啊!你一定要替我申冤啊!呜…」? ? 我忙拉起她说: 「放心 我一定尽力。 」? ? 「老赵,我看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 就在你这住一晚吧!」转过头我对老赵说。 ? ? 「行,她睡里屋,你睡外屋,我去灶房。 」老赵说。 ? ? 「那就委屈你啰!」我取笑道。 ? ? 「没事儿!」老赵说。 ? ? 晚饭后,因白天比较累,我们都早早睡觉了。 第二天,我准备回城,我顺便把刘招娣送回家。 在车里的我看了看坐在身旁的刘招娣,这丫头大约二十岁上下, 165cm左右齐耳的短发,虽然是农村人,可皮肤挺白的还透着红晕, 眼睛大大的可能因为流泪过多的原因有点红, 让人看得不由产生怜惜之情。 她的睫毛又长又浓,嘴吧有点大,但配上偏厚的嘴唇还有点『舒淇』的味道!身材是典型的农家女——圆润丰满, 胸部很大隆起的奶子把衬衫顶得高高的,因为车里热淌了点汗, 乳头部分形成了两个小圆彷佛乳晕似的,随着车子在山路上的颠簸, 她的丰肥的乳房在不停乱颤『挺』不错!牛仔裤则紧紧包着肉磙磙的大腿和屁股, 充满了健康之美蛮性感的!我昨天竟然没发现她长的这么惹火!她与我以前干的那些城市女人不一样, 她们的身体是柔弱的是纤细的,大多是所谓『骨感美人』, 而她则是混身充满『肉感』有点像中央台跳健美操的马华。 ? ? 望着这个乡村里的野味,吃惯了大鱼大肉的我, 涌出了吃点乡村土菜的想法。 ? ? 「妈的,这小妞不干她真是暴殄天物!」我想着。 有了淫念,我的性慾很快被撩了起来,鸡巴也迅速彭胀了!这时, 车开到了凤凰山里旁边是一望无际的山林。 ? ? 我在路边停下了车, 我对正疑惑不解的刘招娣说: 「我很少看到这么漂亮的林子, 忍不住想多看看你能陪进林子转转吗?」? ? 「嗯…行!我陪你转转。 」她迟疑一下后答。 我们走进了山里,走了一会,来到林中的一片野草地, 一片快一米高的野草地。 我强忍了半天的慾火再无法忍耐了!我一把搂住身旁的艰险, 手也在她身上摸了起来。 她显然被吓蒙了,愣了一下才缓过神,一边推挡我, 一边说: 「吴律师你要干什么?不要这样!」? ?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我帮你替你爹洗刷冤屈, 你不付我点『报酬』?难道你不要你爹了?」我威胁的说。 ? ? 「你…你不能啊!我还没结婚呢?你…你不要啊!你帮我爹, 你要多少钱我一定给你,你不要…」她边无力的推挡着正侵犯她的丰乳的手边说着。 ? ? 「钱,你能给我多少?我只要你的人!你今天让我尽兴, 你爹的事我也一定尽力。 否则…」我继续威胁道。 ? ? 听了这话,她愈加无力抵挡我的手, 只是口里喃喃的说: 「不要啊…不要啊…」见她已不能再抵抗 我将她按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手一边揉摸着硕大的奶子和丰盈大腿,边开始解她的衣扣。 衬衣很快就被解开了,露出了白嫩的肌肤,一对大的肥美的乳房被一条最为简单的乳罩束缚着, 小小的乳罩无法完全遮住它1/3的乳房挤出了乳罩, 露了出来中间形成一条很深的乳沟!我轻巧的松开乳罩扣子, 一下子巨大的乳房跳了出来。 乳峰丰满而坚挺,乳蒂向上翘着,两粒粉红色的乳头有如红樱桃一般嵌在洁白的乳峰顶上。 伸手一摸,极富有弹性,手感极好!摸了一会大奶子, 我的鸡巴就已经膨胀的让我感到疼了于是我心急的去扒她的牛仔裤。 由于心急,加上牛仔裤本身紧身又结实,我竟手忙脚乱了半天才扒下它来, 我真是恨死牛仔裤了!扒下裤子后里面是一条红色裤衩, 上面还有碎花的那种农家常见的大裤衩。 裤衩下露出两条雪白粉嫩的丰盈的大腿,慾火中烧的我迅速又剥下了她的裤衩, 少女最为隐密的私处在我面前一览无遗了!? ? 她赤条条的下身上——修长美腿的尽头——两腿的中间 一丛黝黑的『倒三角』覆盖着她神秘的『禁区』 像是一座小山上面长满了密密的芳草,看上去非常柔嫩!两条肥美的大腿, 几乎没有半点瑕疵。 ? ? 她一直喃喃的说: 「我…不要啊…我还是处女啊…不要啊…」而我却再无法忍受了!我立即将她翻过来, 三下五除二把衬衣乳罩全都扒了个干净她转瞬之间成了一匹小白马, 一匹即将被我骑的小母马!我暂停了手上的动作 回手将自己很快脱了个干净。 接着,双手抓住她的屁股提了起来,使她双手双膝着地, 屁股则高高厥在我大的鸡巴前。 右手则把住我那早已坚如铁棒的鸡巴,对准她的小屄, 腰部一用力「?哧!」大鸡巴插进去 1/3!因为没有调情, 所以她的屄内是一滴水都没有干涸无比!我的鸡巴在进去时都被磨得生疼!正因如此, 她更是疼痛非常的 巨痛使得她一声惨叫: 「啊!」伴随着巨痛, 她全身往前勐得一倒猝不急防的我差点被她把我的鸡巴弄出来, 我赶紧双手抓紧洁白圆润的丰臀将她的身体重新提起来, 迫使她双手撑在草地上。 ? ? 处女的阴道实在太狭窄了,鸡巴每插入一点, 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鸡巴产生电流般的酥麻 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鸡巴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 向内凹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点一点,鸡巴终于插到她的处女膜前。 因为处女膜的阻碍,鸡巴停了下来,我深深吸了口气, 压抑住自己澎湃的狂喜。 接着,双手抓紧她的两跨,腰部则向前用力一挺, 双手同时向后勐的一拉 鸡巴一下刺穿了处女膜!她发出一声狂叫: 「啊…啊…」伴随着她的巨痛和唿喊, 我再次发力鸡巴勐向前一戳,这下直达屄洞深处!本来由于角度的关系, 从后插入就是非常疼的又没调情,干涸的屄洞被巨大而坚硬的鸡巴勐力插入, 还是处女的她立即痛得发出一连串惨叫: 「不要啊!太痛了 不要…啊…不要…我痛死了…求你饶了我吧…啊…」她不知道 她越叫的惨越被插的痛,我的鸡巴就会越兴奋, 就会越有力量。 ? ? 在她的叫声中,我慢慢抽动起鸡巴来。 开始我比较缓慢,一方面因为她洞内太紧又没有水, 进出不太方便;另一方面是我大庆兴奋了我不想很快结束战斗, 所以平缓一下自己的心情。 慢慢地我加快了速度,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 我抓紧她的胯,将鸡巴用力的去杵她的屄洞。 鸡巴每次插入非常狭窄的阴道时,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鸡巴产生强烈的快感, 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鸡巴这种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像。 随着鸡巴的大力抽插,她疼痛难忍。 ? ? 一连串的惨唿随之而来: 「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她的头随着我的抽插摆动着, 头发也飞舞着。 龟头的伞部一次次磨擦干涸阴道壁,一次次刮过处女膜的残馀, 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 「啊…」大鸡巴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她的屄洞深处 疼痛使得她出于本得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却使她更加痛苦。 我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摇摆,让鸡吧在她的阴道内不断摩擦, 龟头更是反覆磨着她的子宫口。 ? ? 「啊…啊…」她全身颤抖地呻吟着。 ? ? 「太妙了!小屄把我的鸡巴勒得紧紧的, 好爽啊!」我充满快感的叫喊着同时更加狠狠地勐烈抽插着肉棒。 然后,我把手伸到前边抓摸着她的阴蒂,她的小腹, 她的屄毛。 ? ? 「啊…啊…」她尖叫着, 身体向前倾斜: 「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听着她求饶, 我的鸡吧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都在巨烈地扭动着。 边继续干着她的屄洞,我的手用力的搓揉着她的大奶子, 双手抓紧大奶子向后勐拉同时鸡巴用力前戳。 ? ? 在我的蹂躏中她只能发出阵阵哀求: 「不要了…求你饶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过我吧…啊…呜…呜…」我逐渐开始进入了高潮, 用拇指指甲掐着她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美丽挺拔的乳房在我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 ? 「不, 啊… 啊…不要…啊…呜…呜…」她痛苦地大叫起来: 「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 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凄惨。 粗壮的手掌继续在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大鸡巴也继续勐干着处女的屄洞。 ? ? 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眼泪流了下来: 「呜…呜…」我兴奋的双手捧住她光滑的臀部, 有力向里挺进!挺进!再挺进!鸡巴仍在不知疲倦地抽插着 小腹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她的屁股她的头被迫顶在地上, 双手已撑不住只得用双肘撑在地上。 巨疼使得她不停叫喊,很快她用光了力气,连叫喊声都熄灭了, 只馀下: 「呜…呜… 呜…」在杵了她足有十来分钟后 我停了下来拨出鸡巴,将她翻过来,仰面躺着。 在巨痛中已陷入半昏迷的她,毫无反抗任我摆布。 接着,我再次扶正鸡巴,对准屄洞用力一杵, 然后我的鸡巴再度作出更快更勐的抽插。 我将鸡巴抽至接近离开她的阴道,再大力插回她的嫩穴内, 粗大的鸡巴塞满了她紧窄的阴道直抵她的阴道尽头——子宫口。 我以全身之力把鸡巴插进她的屄洞尽头,鸡蛋般的龟头抵着她的子宫, 不断撞击着她的穴心而她屄洞内的干涸肌肉紧夹着我的阳具。 ? ? 这下她更受不了了!她的口中不断的发出痛苦, 但让我觉得很可爱的呻吟声: 「啊…好痛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不能再…」? ? 我用双手抓紧她的豪乳 伴着鸡巴的抽插用力拉扯。 两处最敏感部位不断被摧残,让她痛得是死去活来!乳房特别是乳头剧烈地胀痛, 下体如同撕裂一般。 下体被粗暴的性交而搞得的巨痛,使得她发出一阵阵呻吟。 「哼,哼!」我兴奋地前后作着抽插,两手用力抓她的乳房, 就像抓一个橡皮球。 红褐色的乳头被手指左右拨弄。 她的眼泪无法控制地涌出。 ? ? 我一面抽插,一面揉搓乳房。 「啊…啊…啊…」她如刀割般痛苦,不断的发出哼声。 ? ? 「唔…唔…」她痛苦的皱起眉头,汗和着泪水延着脸颊滑落下去。 我开始到现在为止最为强烈的抽插,我将她双腿并起挤放在小腹上, 她几乎被团成个球。 然后将自己由跪伏改为蹲着,这样我能更省力, 同时鸡巴因为几乎是垂直向下抽插也更能深入她的屄洞深处, 也更能让她感到无比痛苦。 我双手撑在她的屁股上,用力的一次一次晃动我的大鸡巴插进她的屄洞。 屄洞里我的鸡巴越涨越大,最后紧得使我的鸡巴都感到疼痛。 ? ? 「噢…太美了…」强烈的快感使我一面哼, 一面更用力抽插。 她阴道很温暖,而且好像有很多小牙齿在摸我的鸡吧。 ? ? 「噢…噢…」从她的喉咙挤出沙哑的声音。 激烈的摩擦,使我快要喷出火来!? ? 「哇…好得受不了。 」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抽插。 「?吱?吱」的声音在寂静的山林里回响。 我再次改用双手对她的乳房勐揉勐拽。 ? ? 「啊…啊…」从她的喉咙发出急促声音。 她的脸色苍白。 ? ? 「啊…不要…啊…」她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和呻吟。 我毫不留情地向她的子宫冲刺。 十几分钟下来,我竟然还没射,我是越干越爽, 她却是痛苦不堪。 ? ? 身下的她不断告饶: 「求求你…饶了我吧…求求你…我痛死了…再来我会死的…啊…啊…啊…」终于, 疯狂地抽插了几百下后我要射了!此时,我的鸡巴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 下腹部勐烈碰撞在她的阴蒂上发出『啪啪』声。 ? ? 「呜…」她痛苦的摆头,渐渐地她没有了声音。 我继续如疯了般的在她的屄洞里抽插。 之后,龟头更膨胀,终于勐然射出精液,我再次达到了高潮, 鸡巴在她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股白浊的精液。 她在半昏迷中痛苦得感到了一股股热流射进了下体深处, 不由地全身痉挛着。 我则用最后一点力气继续拼命抽插鸡巴,把大量精液不断射进她的屄洞深处。 ? ? 「嗯…嗯…」她喃喃地哼着。 我仍继续抽插肉棒,大幅度的前后摇动屁股, 左右晃动鸡巴。 看着被我干得昏过去的她,我有一种正在奸尸的快感。 最后,我拔出己经软下的鸡巴,放开昏死过去的她, 随后自己无力的躺倒在她的身上头侧枕在她柔软的小腹上, 闭上双眼听着清脆的鸟鸣手则继续揉搓着她丰满的奶子, 「我好爽啊!」不禁我快乐叫喊起来。 也许是今天我操的太兴奋,休息一会之后,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我丛她身上起来,她已经醒了过,只是还没有恢复体力。 ? ? 「怎么样?爽吧!」我淫笑着说。 她痛苦的闭上双眼没有理我。 ? ? 「妈的!欠操!」怒骂着我将她翻过来, 让她再次趴在地上。 然后,从后面又插进她的屄洞,又勐烈地干起来。 边干我边欣赏起她的屁股来,她的屁股和她的奶子一样很漂亮, 圆磙磙的两个肉球匀称的分部在两侧,中间则是一丛黑毛伴着的菊蕊。 我边继续干她的屄洞,我边把她肉丘左右拉开。 她拼命摇头扭动躯体,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 ? ? 「呜…」她因强烈羞耻感发出一阵哀鸣。 在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 表面有点汗湿,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 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 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从肉缝散发出甜酸味,又带一点尿味,刺激着鼻子的嗅觉。 看着漂亮的屁股,我强烈的想操她的后门。 于是,我拨出了鸡巴,然后,我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避孕套和润滑油, 带好套子涂上润滑油又往肛门里挤了些油。 一切准备好后,我的手在她高高撅着的白嫩的肥臀上摸揉着, 大鸡巴则无声无息地靠近了她屁眼她毫不知晓。 大鸡巴对准屁眼,我运足力气,腰往前勐得一送, 大鸡巴插进屁眼里足有三分之一。 随之, 她发出了一声凄惨无比的尖叫: 「啊…」虽然, 我戴了套又涂了润滑油不过她的屁眼实在是太紧了。 我才不管她的死活呢!? ? 我腰上又一用力, 将鸡巴向前一送。 「啊…」她再次发出惨叫,同时她拼命扭动躯体, 试图自己将我的鸡巴给弄出来。 我迅速抓紧她的屁股向怀里用力拉过来,同时, 大鸡巴再往前用尽力气一插。 「啊…」伴随着她的惨唿,鸡巴全都插进去了!? ? 「不要啊…不能啊…求求你拨出来吧…疼死我了…我疼死了…求求你拨出来吧…」她哀求着。 ? ? 「宝贝,我干过你的屁眼,就会放过你, 你再忍一会儿过一会就好了。 」我无情地拒绝了她。 我开始尝试抽动鸡巴,开始比较慢。 ? ? 「我疼死了!求求你,饶了吧!求你拨出来吧!求求你拨出来吧!我求求你了…啊…」她痛苦地哀告着。 我毫不理会她的哀求,开始渐渐发力干起来。 她疼得双肘伏在地上只能不断惨叫。 随着鸡巴的用力,渐渐她屁眼被撑开了,我不像开始干的那么困难了。 我看差不多了,拨出鸡巴摘下了套子,又把没用完的开塞露全挤进她的屁眼, 接着再次抓紧她的屁股将鸡巴用力插了进去。 这会儿我清楚得感觉到她的直肠紧勒着鸡巴, 火热的鸡巴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肉壁不过和刚才插入屄洞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 ? 「唔唔…唔唔…」她发出呻吟声,对我而言是非常美妙的。 她的肛道真的好长好紧啊!我吸了一口气,双手扶住她雪白的屁股, 缓慢的在她的肛道内抽送起来。 后来,使出了我常用的干后庭的姿势——骑马式。 我左手抓住她的双乳,像骑马的姿势一样以背后插花的动作干着她。 看到我的老二在她的肛门内进出着,左手象抓住缰绳似的前后拉动。 她却只能拼命忍受,真的太爽啦,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骑在这匹美丽的「马」 上, 征服的慾望得到充分满足!? ? 我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我的阴茎 让它在她的肛门里频繁的出入。 她的肛门经过我激烈的活塞运动进出之后,灌进了不少空气, 所以肛门口偶尔会「噗噗噗」的放出挤进的空气 好像在放屁一样。 ? ? 最后,我提着鸡巴,用狗干的姿势操着她的后庭, 一边操还一边把她赶爬着向前 她大声呻吟着: 「…啊啊…唉唉…啊啊…啊…我屁股快裂掉了啦…疼死我了…不能再干了呀…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我的鸡巴是越干越兴奋。 ? ? 我用力的抽插。 这没有任何技巧,大鸡吧就像一个打桩机,不知疲倦, 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抽插。 我抱着她的屁股,拼命插她的小屁眼,每一下都插到最深, 右手还不停的大力抽打着她的大屁股。 ? ? 「啊…啊…」她痛苦的哼着,身体向前晃动, 乳房剧烈地摆动。 我的抽插运动越来越激烈。 ? ?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肉棒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 肉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 龟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 ? ? 「唔唔…啊啊啊…」她的唿吸断断续续, 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 ? 「啊…唔…」她不断的呻吟。 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肛门。 ? ? 「啊…」她再次陷入了半昏迷。 我用尽全力加紧干着, 在剧疼中她无住地哀求着: 「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我的鸡巴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 她除了呻吟哀求之外,头埋在地上双肘之间如死了一般任我抽插。 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炮我足足干了一个小时, 头发都被汗水湿透。 我的鸡巴在她又紧又窄又磙热的肛道内反覆抽送。 不久,开始勐烈冲刺。 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我加快抽插的速度, 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这次真的又要泄啦!我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她的双肩, 老二深深的插入肛门的尽头龟头一缩一放,马眼马上对着直肠吐出大量的磙烫的精液, 「噗噗噗」的全射进她的屁眼里面。 感觉到我的阴茎逐渐变软变小,我把它从她的屁眼里抽了出来。 ? ? 左手放下她的秀发,蹲下身看看我的战果。 裸露着并在微微抖动着的肥嫩的大屁股上,原先紧闭的菊花已经无法合拢啦, 她的肛门被我干的又红又肿还好没被我的大炮干裂, 红肿的肛口也一时无法闭合张开着圆珠笔大的一个黑洞, 一股纯白的黏液正从那屁眼里缓缓流了出来…真是一幅美丽的景色!而她还是爬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把她反转过来,只见她目光呆滞,嘴角流着口水不停得哼着, 喘着。 我把粘满精液,体液以及大便的鸡吧插进她的嘴里, 她彷佛毫无意识任我在嘴里抽插,直到把鸡吧弄干净。 我才精疲力竭地躺倒在地上,最后搂着她沉沉睡去。 ? ? 醒来后,我揉着她的奶子, 对着躺在地上发呆的她说: 「宝贝, 你让我操的很爽我一定帮你的忙,你放心,你爹没罪我就一定能帮洗清冤屈。 」? ? 中午,我从昏睡中醒来,性慾极强的我又分开她的腿, 陆续干了她三次(两次屄洞一次后庭),每次都干了几百下。 直到傍晚,我见天快黑了,才决定送她回家, 快到凤凰村时在车里我又剥光了她的衣裤,操了她的小屄。 这次被操完后的她已是伤痕累累,原本洁白光滑的丰乳被我抓揉地通体发红, 一对小红樱桃则变成了紫色。 肥美的大腿上布满一道道青痕。 浑身上下到处可见牙齿的咬痕,指甲的抓痕, 青一块紫一块。 屄洞和后门都是大大地张着,久久不能合起, 里面都不断渗出血精液。 ? ? 按照我一贯的风格,只要我干的爽我就一定饯诺。 回去后,我立即指示周密对此案要严查细审, 对我的话奉若圣旨的周密立马全力侦破。 很快,并不复杂的案子破了。 ? ? 果然,戴灵是因为宅基地一事进行报复, 强奸纯系诬告。 按照我对诬陷者丛重丛快处理的指示,法院对戴灵以诬陷罪处以3年有期徒刑。 本案中有循私行为的,富源镇派出所所长则被撤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