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现年42岁, 本人性欲非常强若有兴趣要找性伴侣的少妇们请找我吧!半年前, 与朋友去台北游玩到那边下了车后大概晚上十点多了, 我就在火车站附近找了间旅馆住下。 我在楼下登记好后就去楼上叫女服务员开门。 给我开门的服务员三十多岁,人长得一般。 身材还不错。 我把行李放好后,并小声地问我要不要人陪陪, 那时很累没想那么多就随口答应了她,一下子就不知道说什麽 她说要不看看货我就点了点头。 不久就来了三四个女的,每个人看上去都很憔悴, 我觉得那些女人肯定不干净我就说不用了。 那个服务员就叫她们回去,然后她给我指了指服务员住的房间, 说有事情可以去找她退房也可以直接打电话告知他退房, 就回去了。 我自己独自一人在房间里越想越来劲,看时间已经是12点了, 就去她的房间敲门门开了,,里面是一个收拾得很整齐的房间, 还有一个大约十五岁的小女孩。 她出来说有什麽事,我说要人陪。 她说这麽晚了找不到小姐了。 我说我很想。 她说那她来好了。 我说行。 我的房间不大,床挺大的,她到我的房间后只穿着睡衣, 我马上关了门从后面楼着她的胸部我早已经勃起的肉棒顶她的屁股。 她说慢慢来,我就躺在床上,她就坐在旁边, 她的头发很长挂下来后直接就把我的脸围起来了, 那种感觉很好。  然后她拉开我的裤子(运动裤),把内裤拉下去, 问我最喜欢看女人的什麽我说是乳房。 然后她就用乳房夹住我的鸡巴,来回搓,顿时我的鸡巴直挺挺。 她边摩擦边用舌头添我的龟头,舌头热热的。 这样干了一会儿我就要求抱着她,我从后面抱着她, 不停的用手包住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很软, 然后我用鸡巴顶她的屁股并没有进去。  ? ?顺势将我的嘴唇靠了上去到她那已经湿到淫水都往大腿上流,舔了一会,顺势换了个姿势,换她给我口交。 她口交插的满深的,我的鸡巴几乎全进去了, 那种感觉热热的互相爱抚吸允了短暂时刻,我射了第一次,就将我那温热的精液往她嘴里射,后就放开了, 就跟她闲聊了一会。 她说她的老公外遇,好不容易才找了现在的旅馆的工作。 我说那你房间里的是谁啊。 她说是她女儿。 聊着聊着,说着说着我的鸡巴又起来了,她看了很高兴, 说我的挺大。 她就慢慢地分开腿,忍不住的又凑了上去看,闻着刚与我火热的一回合留下来的味道,忍不住的又将那想品尝她淫荡的小穴流出来的淫水,舔着那湿润多汁,涨的斗大的阴蒂,越舔越来劲,瞬间就感觉到脸上湿热的淫水,一直从小穴里喷出来然后她就让我躺下。 她坐了上来,握住我的鸡巴,慢慢地对准,然后轻轻地做下来, 我的鸡巴就进去了里面湿湿的,软软的,热热的。 然后她就上下动,我迎合她的动作,还用手握住她的乳房。 她开始叫了,听上去很痛苦,我问她是不是很疼, 她说很爽才这麽叫。 做了一会儿后她躺在我的身上,我抱着她起来, 让她躺在床上期间我的鸡巴都还在里面, 我架起她的双腿就来回冲送。 这个刚开始的时候比较不习惯,慢慢地就越来越有感觉, 没多久她就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她说她高潮了。 下面流出了很多液体。 我还没有高潮,就不停地抽,没多久就又射了。 然后我就搂着她睡觉。 大概到凌晨3点左右我的醒了,我的鸡巴又开始大了, 我就不停地在她身上蹭她也醒了,说什麽糟了, 都睡在这里了我说我还想干,她说她不行了。 没有力气,我说我的鸡巴还这样子,怎麽办。 她没说什麽,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我说要不让你女儿来。 她说她还是处女呢!正当听到这句话时,原本想说没机会来个3人行的时候,我就说, 我可以多给钱她说多少,我说5千。 犹豫了一会她说少了点,原本想说是婉转的拒绝,结果就说了一个我倒还算满意的价钱我就和她去了她的房间, 她的女儿看见我们进来就说妈,干完了,多少钱?然后她看到了我, 就没有说什麽。 我找了张凳子坐下,她妈和她就私聊了一会儿, 那女的起初不用意我说我不操你下面,钱照样给。 她就勉强同意了。 然后我就和那个女孩到了我的房间。 我估计她应该还只是一个高中生,我们什麽也没说。 她就躺在那里。 我躺在她旁边,我吻她,然后摸她的屁股和乳房, 都不是很大但很有弹性,慢慢地她就开始自己陶醉起来。 我说你帮我口交吧,她不会,于是我就把鸡巴塞在她嘴里, 她起初不用意慢慢地就知道怎麽办了,她的嘴很小, 只能含住我龟头下面一点点的地方我呢就摸她的乳房, 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很挺。 停止口交后我就开始真正地观察她的身体,她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从正面抱住她双腿夹住她,用鸡吧顶她下面。 我用手去摸的时候,她的下面已经湿了,我就不停地用手搓, 然后分开她的腿就把头凑了过去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那粉嫩的小穴,当舌头一靠近那颗小荳荳时,顺见整个头被他那雪白的大腿夹住整个脸贴的她那粉嫩多汁的小穴,只见她嘴里不停地轻声申吟,彷佛从没享受过那美好又酥麻的一刻,当下只见她越夹越紧,小穴里的水被舔到越刘越多,心想差不多了,结果冷不防地看她双腿抽蓄,只见那粉嫩的小穴流了一摊的爱液看时机成熟了就把我那已经硬到发烫的鸡八放进去了。 里面很紧,我有些不适应,她勐叫了一声吓了我一跳。 我说疼吗,她点点头,于是我就慢慢来, 她抱住我的腰声音很小很尖。 后来我慢慢加快了,她也有些适应,就跟着我的节奏来, 妈妈在旁也忍不住了,直抠着那不久前才让我操到淫水直流的小穴,跟着也凑了上来,粗挺的鸡巴抽插着又紧又热的小穴,嘴里调皮的舌头也没闲着,舔着妈妈那成熟又带着成熟女人独有的味道,互相干了好一阵时间后,没多久我们都高潮了。 于是就相拥着睡去,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十点。 我看见床上有很澹的血迹。 退房的时候我给了她们母女说好的金额??临走时,在浴室又与那女孩蚕绵了好一段时间才不舍的退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