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白嫩一直延伸到手脚的淡绿色肌肤,即使全裸了仍然像是穿着某种紧身的-

  手套和靴子,加上因为身体燥热而分泌出来的汗液,让她的全身显得更加油亮,-

  给香汗淋漓的她增添了不少淫荡的气质。

  --

  那一圈又一圈的软肉,彷彿永无止尽地刮着龟头边缘的敏感地带,而它也给-

  齐碧琳丝带来了无边的快乐……小穴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快感而下意识收紧,而坚-

  硬的肉棒则一次又一次粗暴地把这些肉给撞开,直接顶向最内部的花心,撞在她

  -的心头上,让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融化了,下体也快烂掉了……-

  -很快他们的下体就变成了白稠的一片,每一次动作都会跟着拉起无数的白丝,

  -原本响亮的水声也因此而变得浓稠而黏腻。-

  -「啊……我快要……天……啊啊啊啊!」-

  -

  知道齐碧琳丝快要高潮了,洛德一手按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捧着她的屁股,-

  自己也忍着下身的快感开始疯狂抽插,不可思议的速度几乎让齐碧琳丝喘不过气-

  来,只能不断发出疯狂且短促的淫叫,身上无论是淫水、汗水还是泪水都被甩了-

  出去……-

  -

  齐碧琳丝忽然抱紧了洛德的身体,就连指甲也刺入洛德的皮肉之中,她的身-

  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原本这时女人下面应该流点什么出来,却因为洛德的-

  棒子太大完全堵住了洞口,所以分泌出来的大量爱液几乎都被堵在花径之中。

  --

  这时洛德却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反而是趁爱人败阵下来马上趁胜追击,进

  -一步提升了冲撞的速度和力量,琪碧琳丝的肉臀被撞得彷彿海浪般抖动,他趁机-

  用两只手往她腰上最敏感的位置按了下去,原本痉挛的小穴猛然收紧,强烈的酥-

  麻感差点让洛德爽得缴械,而这一下同样也给女方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快感,她舒

  -服得几乎哭了出来……-

  -温柔地让瘫软的齐碧琳丝趴在床上,他缓缓地将自己的棒子从洞里退出,即-

  使动作如此温柔缓慢还是让女人的娇躯颤抖不已,「啵」的一声,棒子拔出来的

  -瞬间,他马上把嘴给贴了上去,大量流出的爱液全都进了他的嘴里。-

  -「啊!不可以……很髒……」齐碧琳丝吓得挣扎,但这时她根本没多少力气

  -了,只能害羞的感受着男人的舌头舔弄她的下身时,传来的一阵阵羞耻紧张的快

  -感。

  -

  -「嗯……」洛德直接一棒到底,狠狠地撞击她的花心还有那弹性十足的臀肉,

  -其实洛德真正喜欢的是从后面撞,因为这样可以把棒子插得更深、更有感觉,而

  -且还可以尽情享受、玩弄那对又美又翘,份量够大而且弹性十足的丰满屁屁,但

  -因为这样的姿势太羞耻了,所以他只能等齐碧琳丝累得没办法拒绝的时候才能这

  -样玩。

  --

  洛德一边亲吻着她的美背一边慢慢提升自己的抽插速度,而齐碧琳丝则把整

  -个头埋在枕头里,发出了哭泣般的呻吟,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壮汉在强奸一个小

  -姑娘。-

  -

  「舒服吗?」在耳边轻轻地问道,粗重的鼻息弄得齐碧琳丝耳朵有点痒。-

  -「坏蛋……坏蛋……」-

  -「老婆,我的老婆……我快要不行了。」这时齐碧琳丝已经没有回应了,但

  -她的皮肤却很明显地透出粉红,下半身也很主动地扭动迎合,洛德的大手分开了

  -那高高噘起的屁股的臀缝,更清楚地看着两人之间的交合之处。-

  -「啪啪啪啪……」-

  -

  很快洛德开始疯狂提升速度,淫弥的水声和打屁股的声音都变得相当短促,

  -齐碧琳丝全身都因为冲撞而抖动着,而臀肉上的狂风暴雨更是精采……-

  -

  长达五分钟的疯狂冲撞,让原本正想要接纳炙热精液的女人先一步被撞到高

  -潮,洛德也在这时疯狂地搓揉着她的花蕊,难以想像却又令人欲罢不能的强烈快

  -感让齐碧琳丝几乎只能发出惨叫般的呻吟,娇躯痉挛不止……

  --

  「嗯……啊!」

  -

  -洛德用力将棒子顶入女人身体的最深处,在那一瞬间似乎微微顶开了什么,-

  齐碧琳丝睁大双眼无意识地吐出了舌头,好像受到了什么极大的冲击,一股炙热-

  感从小腹传来,男人终於将他的子子孙孙都射入女人的体内。

  -

  -结果还是洛德扶着腿软的齐碧琳丝进入浴室,而后者则用手紧紧摀着自己的-

  洞口,似乎不想让任何精液溢出来。

  -

  -齐碧琳丝双腿分开成M字型蹲在浴室地上,用手指分开红肿的花瓣努力排精,-

  闲着的手指则深入洞里想把精液抠出来,然而这么一个排精的动作实在是太淫荡,-

  连涅瓦洛都觉得自己对齐碧琳丝产生性冲动了,而距离她最近的那个男人很快就-

  受不了了,齐碧琳丝还没把精液排完,不久之后又被射了更多进去……

  -

  -隔天晚上。

  -

  -「今天的成果如何?」一名士兵将脱下的头盔扔在一旁,原本应该守夜的他-

  并没有站在自己的岗位上,而是坐下来陪他这些酒肉朋友们喝酒下棋,每个人的

  -身上都穿着安托琪莉亚守备军的制式装甲。

  --

  「我今天收到三包抵西律海盐,还有一些稻穀.」-

  -

  「搞到了一点黄金,还有首饰。」-

  -「什么都没收到,但却搞了一个女人,嘿嘿!」-

  -

  「漂亮吗?」

  -

  -「跟你姐姐长得蛮像的,是个美人啊!当时我威胁那商人只要让我上了他老

  -婆,就不会追究任何责任,没想到那傢伙居然真的答应了,结果我就在草丛里把

  -那女的给上了,不知道会不会怀上我的孩子……嘿嘿!」-

  -

  「真羨慕啊……我怎么都没遇到过?」-

  -

  「一定是你都瞧不起那些胖商人啦!人家能吃这么胖就代表他够有钱,有钱-

  人通常都会想娶好看的老婆阿!你说对不对?」

  -

  -当他们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在门口把风的傢伙已经不见了,当-

  一道人影忽然闯入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对方彷彿能预测到他们的动作

  -似的,光是闭着眼睛就可以完成撂倒、牵制、击晕。-

  -

  他们几乎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就全都被击倒在地上,这全身包裹在黑色

  -战斗衣之中的人将差点翻倒的蜡烛扶正,迅速将每个房间里的男人的衣服都脱个

  -精光,从背包里拿出四、五瓶酒,趁他们昏迷的时候硬灌他们喝酒,还从一旁翻

  -出了他们用来栽赃商人的毒品,他将这些毒品混在酒之中让他们一起喝了。

  -

  -将空着的酒瓶随手扔在地上,接着那些没用完的毒品则洒在桌上成一个小丘-

  ……

  --

  接着外头传来的轻微敲门声,让他猛然从衣服里拔出了飞刀,只要状况不对-

  就会马上往门口射去。-

  -

  「谁?」

  --

  「是我,外面确定安全了。」是洛德的声音。

  --

  洛德换上守备队的制服,牵了一匹马冲上街头,他们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

  -制造一场骚动,而且最好是跟犯罪有点关系的。-

  -

  洛德骑着印着守备队徽章的马在街上奔驰,他一面驾马一面望向正在屋顶奔

  -驰的涅瓦洛,两人正用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手语沟通,一路上他还不时撞倒一些-

  过路人,不过都会刻意拿捏角度不让他们受到致命伤。

  -

  -「那两个女孩看起来不错,你觉得呢?」涅瓦洛用手势问道。

  -

  -「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

  「我就当作你同意了。」涅瓦洛没办法骑马,所以只能在屋顶上奔驰,他负-

  责引导洛德避开一些巡逻队伍,也帮他物色好适合的目标。-

  -

  「你要做什么?!」

  -

  -「放开我……救命啊!来人!」-

  -女孩们的挣扎被周围的人清楚看见之后,洛德顺手打晕一个硬是拉上马,而-

  涅瓦洛则在高处射了一颗石子打中正要逃跑的女孩的后颈,洛德也顺手将这个女

  -孩给抱起,接着就在众人的尖叫欢送之中扬长而去。-

  -「这个傢伙是谁?!」

  --

  「该不会是守备队的吧!」

  -

  -「那服装就是守备队的没错啊!快联络附近的巡逻队!」

  --

  「大家!绑架可是大事,找个人去通报民生会吧!」-

  -

  这时人群中忽然冒出一个老人的声音,虽然声音苍老却足够宏亮,让每个在

  -场的人都听见了……这其实是盛海文他老人家的声音,显然他在关键时刻提出了-

  一个不错的建议。-

  -「对!赶快去通报民生会!」-

  -

  干了绑架勾当的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城门下,这时凯能教官早就在这里等着他

  -们,他的工作是确定他们要陷害的所有人都不会在中途醒来,也不会有人在中途

  -发现他们,接着洛德把这两个女孩扛入房间之中,跟三个昏迷不醒的男人放在一

  -起。

  --

  「对不起了两位姑娘,事后我们会想办法补偿你们的。」

  --

  接着凯能跟涅瓦洛两三下就把这两个姑娘脱得一丝不挂,有些布料甚至是用

  -撕碎的方式扯下的,一切准备好之后就让这些赤裸的士兵半抱着姑娘的身体……-

  -

  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他们才动身离开,而凯能则继续守在原地直到民生会

  -的人到来为止,而涅瓦洛、盛海文、洛德都还有他们的工作要忙。-

  -

  白天……-

  -

  当民生会的官员们带着一票巡逻队员冲入守备队休息区的时候,原本在外放-

  风却被打晕的士兵直接被拖了进来,而地上几乎全裸的三个守备队员才刚被人群-

  的声音吵醒,整个房间里瀰漫着毒品和酒的味道。

  -

  -原本这三个人看到这么一大群人盯着自己,一开始是疑惑然后惊醒,但是当

  -他们看到被自己抱在怀里那两个近乎全裸的女孩时,他们的脸色变得比死人还难-

  看。

  -

  -「现在是怎么一回事……你们为什么都在这?!」-

  -

  「我是民生会的主席,我严重怀疑你们有绑架和强奸的嫌疑,请跟我们走一

  -趟吧!」讲是这样讲,但主席的脸上摆明了写着「你们这些该死的强奸犯」,听

  -起来客气却不容拒绝,说着他背后就有两个巡逻队员站出来想要带走他们。-

  -

  「等一下!这一定是误会!这是误会!我不认识她们两个啊!」

  -

  -接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开始疯狂地大喊起来:「这-

  一定是有人想陷害我们!这毒品也不是我们的!大人你一定要相信我们……」

  --

  「带走!」主席冷声喝令。

  --

  与此同时,街上的居民醒来的时候感到非常奇怪,好像整个安托琪莉亚的居

  -民都在讨论同一件事情,而街道上也长出了一些花苞长相跟灯笼神似的植物,而

  -这些植物会很诡异的发出人的声音,声音的内容如下:-

  -『我今天收到三包抵西律海盐,还有一些稻穀.』-

  -『什么都没收到,但却搞了一个女人,嘿嘿!』-

  -『漂亮吗?』-

  -『跟你姐姐长得蛮像的,是个美人啊!当时我威胁那商人只要让我上了他老

  -婆,就不会追究任何责任,没想到那傢伙居然真的答应了,结果我就在草丛里把-

  那女的给上了,不知道会不会怀上我的孩子……嘿嘿!』

  --

  尤其是民生会的门口,更是很恶劣的被种了一大排,而且这些花都重複说着-

  以上的这些台词,原本从早晨就开始人来人往的人潮,直接把这样的异闻传遍了-

  整个安托琪莉亚港,连刚入港的商人都得知了这件事。-

  -这可是涅瓦洛和洛德两个人辛辛苦苦种了好久,才能种出这么整齐又美观的

  -一排,而且正好与民生会门口的两根柱子成平行,既实用又美观!

  --

  不久之后就有二十几个守备队员被逮捕,他们全都被送往城主为了方便管制

  -港口而成立的民生会,这里有一名法官就坐在高处等着审判他们。-

  -而之前那些被扣押了货物却无处发泄的商人,在得知消息之后也第一时间赶-

  往民生会去参加审判……-

  -

  绑架、强奸、吸毒、擅离职守这样的罪刑,光是强奸就肯定会被判死刑了,

  -而其他的罪刑累积起来的分量,就算城主想保他们也不行,重点是那从早晨开始-

  就不断重複的对话,已经让守备队的名声臭到谷底。-

  -

  在安托琪莉亚港已经成了每个人都知道的新闻,就算他们背后有家族支撑也

  -不一定会跳出来为他们说话,这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跟这些「该死的年轻人」撇

  -清关系,才不会影响到家族的名声。

  --

  一个礼拜之后,被逮捕的守备队员超过一半都被吊死,而最近被扣留的货物

  -也都全数还给原主,而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有些商人因为同情那两个被害的女

  -孩,所以都送了些礼物到他们家去,这样积少成多的价值非常可观。

  -

  -「你看,这不就回来了吗?」-

  -

  这时盛海文老人家嘴里刁着菸斗,笑嘻嘻地望着被送回来的一整车货物,虽-

  然上面已经少了六分之一,但有送回来总比血本无归的好。-

  -「这样一来某些人知道安托琪莉亚人民的剽悍,短时间内应该不敢再乱来了-

  吧?」-

  -

  整件事情最糟糕的地方就是,他们害两个女孩失去了清白,而且还让几个没-

  有前科守备队员无辜被逮捕,但除此之外洛德也没有任何方法,能圆满落幕是最-

  好的。

  --

  「不过我的希尔兰梅还是没有回来。」

  -

  -「那种东西再买就有了啦。」涅瓦洛有些无奈,这个老人家喜欢执着在一些-

  很奇怪的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