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曾經在醫院下班後到醫院找爸爸時;發現身為名醫的父親竟正在姦淫每個患者醫生都想追的美女,長的很像中山美穗的護士長(看她只輕輕的發出嗯,嗯的喘氣聲應該是被迷姦吧!我想)。

  但由於藥櫃管制一直無法弄到安眠藥;只好把腦筋動到家裡開藥房的阿偉身上,他竟一口答應了(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早就想迷姦她那長的酷似姜文淑的母親,只苦於狠不下心亂倫)。

  我們約好在某五星級飯店討論;阿偉神秘的,從桌下拿出一包藥丸及一瓶液體(我猜是乙醚)說:「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我爸那弄到的,要省著點用喔。」

  我建議先試用看效果如何;正巧隔桌來了一位帶著兩個小孩的美少婦,看來不出30歲,一身香奈兒的套裝;不但襯托出她高貴的氣質;更顯出她那玲瓏有致的身材;看來至少有37?的美乳。

  如果那小孩不是叫她媽咪,實在看不出來她是兩個孩子的媽,長的又像關之琳(真羨慕她老公可以姦淫這樣的美逼),於是便鎖定了她為目標。

  阿偉先趁沒人注意把??2放進她的水杯;接著躲進女廁所等待時機。我則在外接應;不久她果然有點暈眩;要進去化妝室;我便尾隨而進(天助我也,廁所竟正好沒人)。

  由於藥效還未完全發揮,我便用沾乙醚的手帕上前摀住她的口鼻;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拖入阿偉早已守候的第二間廁所……

  我們讓她趴在馬桶上;我先掏出我早就脹的快爆掉的老二操入她的小淫嘴濕潤一下;而阿偉則迫不及待的把她的套裝拉上腰際;露出雪白的粉臀(哇!雪白色的蕾絲縷空內褲),舔起她的陰唇來。

  而我的雙手也沒閒著,扯開上衣瘋狂的玩弄她的美乳(竟有粉紅色的乳暈),不一會她的蜜穴就濕得不像話了;我捉著她那如絲的秀髮猛烈的操著淫嘴,而阿偉則已經撥開兩片充血的陰瓣;插入那片烏亮陰毛下的桃花源,不斷的抽插起來。

  我們直操得她喘氣噓噓;並失神的呻吟起來;我們又讓她坐著。阿偉操她的蜜逼;我則操她的菊花蕾□肉,成為男女男的姿勢。

  最後阿偉在她暖燙淫水的澆灌之下狂噴在她的子宮穴肉內,我則洩在她那動人的臉龐,我們如勝利般的觀賞著這幅美淫圖。然後離開;誰知一個美豔的女服務生因為孩子的媽不見過久,竟向這走來。

  我們交換了一下邪惡的眼神;拿起預備的手巾對著她如法泡製一番。我跟阿偉仗著體力;硬是又在兩個美人身上留下我們這周的存貨。看著兩人身上的全身及淫肉穴沾滿白色的黏稠液;這才滿意的離去。

  經過餐廳時;看著那兩個無辜的小孩;想到剛才才姦淫著她們的媽咪呢!

  --------------------------------------------------------------------------------

  美母之初淫

  之後;趁著爸爸值夜班;哥哥又不在時;用??2把我朝思暮想的媽咪給姦淫了。

  那一對美乳及穿著全套蕾絲內衣、發亮的陰毛、黑森林之下的美逼、粉嫩白□的肌膚、誘人的美腿、□體無一不讓我心蕩神馳。

  記得第一次由於太激動竟在媽咪的淫嘴裡就洩了,但是看到濃稠的液體從媽咪的淫嘴中緩緩流出;讓我的肉棒馬上就又勃起了。

  有一次我甚至把媽咪綁成日本的??的模樣恣意的玩弄;姦淫平日端莊對我諄諄教誨的慈母(媽咪不知道我看到她被堂哥姦淫的事)。誰知媽咪竟然醒來,把我嚇一跳。

  媽咪看到自己被綁的模樣;及我正一手操弄她的淫穴;一邊正用我的巨根在她的臉上來回的磨擦,不禁想到最近的亂倫淫夢竟都是真的。她最寵愛的小兒子正玩弄著她的肉體;不禁哽咽起來;責備我這不可以;這是亂倫。並要我放開她;最後竟罵起我來了。

  我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堂哥的那招--把肉棒滑進正叫鬧著的媽咪淫嘴,只隱約聽到「不要…不可以小傑,這是亂倫」接下來由於肉棒不住的澎脹,媽咪的小嘴就只能吞吐著我的肉棒;而講不出話來了。

  然而看到母親因為羞恥而哭泣的我,反而有另一種強姦的快感。接著我抽出陽具,往媽咪那早就不聽話的騷肉逼直鋌而入;吱!的一聲,直挺進到子宮的深處。原來摀住媽咪嘴的手也因為媽咪的一聲驚呼接下來的「噢…嗯…噢」浪叫聲而變的沒必要了。

  媽咪叫著:「小傑……不要…媽咪快…死了……噢。」

  「快…不要…可以。」

  我也叫著「媽咪,我好舒服我要射在媽咪的花心裡噢!」

  「噢…不。不可以。不可以亂倫。」

  我不理會媽咪;仍然狂洩在媽咪的淫肉逼裡。然後把剩餘的精液塗抹在媽咪嬌豔的臉蛋上,至於是淚水還是精液我也分不清了。而媽咪還陷於失神狀態中;還伸出淫舌舔著我的肉棒及臉上的陽精。

  征服了媽咪後;媽咪苦口婆心的告誡我;鑑於我正當青春期、衝動;她原諒我,不會告訴爸爸;但要我保證以後不可以這樣,並要我馬上鬆綁;如果我真的有性衝動;她可為我口交;但是不可以插入她的陰戶。因為這是亂倫。而我;也因為怕被爸爸知道而答應了,但是我心中卻淫笑著:「不要亂倫嗎…媽咪。」

  本來也想過用那些媽咪跟堂哥交歡的照片威脅媽咪屈服,但是一想到這樣完全屈服的淫婦不就一點樂趣都沒有了(嬌羞的女人最美)而且再也看不到媽咪那付嬌羞欲滴委曲求全,為我口交並把我的精液吞下的惹人憐愛的模樣。

  後來我更說服媽咪讓我操她的淫後穴;「媽咪插後穴就不算是亂倫了嘛!」媽咪總算拗不過我而答應了。

  「小傑;我,媽咪從沒肛交過,你要溫柔點噢!」媽咪無限委屈的說,從平日談吐高雅的媽咪口中聽到這樣害羞的話;又想到可以為媽咪的美肉尻開苞;不禁心喜若狂。

  我總算讓媽咪心甘情願的讓我操她的菊花蕊;我總是用力捉捏著媽咪一對令垂涎欲滴的玉峰,一邊品味著媽咪全身散發出來的淫肉香,而隨著媽咪的淫動而蠕動起來。而媽咪總是害羞的掩住肥美的淫蜜穴(雖然蜜汁及淫蜜仍然流溢出來);堅持不讓我越界。

  我則狂操媽咪的淫嘴抗議;等淫液流透菊花蕊我才抽出肉棒;挺入淫後穴。而媽咪則忍不住的呻吟浪叫起來;一邊用手指操淫肉穴,媽咪的淫聲欲語還休;欲拒還迎的淫蕩樣;顯示出平日受人尊敬的媽咪已經沈淪在操弄淫後穴的絕淫快感中。

  每當爸爸不在的夜晚,就是我跟媽咪的縱慾夜,而如果想要操媽咪的淫蜜逼,也只要先把安眠藥放在媽咪的咖啡裡;再把媽咪抱到房間裡盡情享用一番就可以了,真是一舉兩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