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4000

  凡人修仙传同人第二魔仙大晋篇

  在救出南宫婉之后,韩立先是与爱妻温存了好一阵子,随后才依依不舍的让

  爱妻先返回落云宗内的洞府之中。

  这一小段日子里两人可以说是如胶似漆的伴随在彼此身边,韩立像是永远也

  不腻味一样,爱抚着娇妻的滑嫩肌肤。在互相确认了彼此心意之后,南宫婉也顺

  从着韩立的索取,纵然娇羞不已,亦还是配合着丈夫那令人羞涩万分的要求,用

  着自己紧实温热的蜜穴,一次又一次的欢迎着爱人的进入,用着体内最柔软的嫩

  肉包裹着韩立的阳物,在最动情的那瞬间感受着白浊液体注入体内的幸福感。

  两人在温存时也互相谈论着彼此这些年来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同为修真之人,

  空白的修行岁月自然佔据了大部分的时光,但韩立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也让南宫

  婉听得津津有味。

  虽然在听到韩立所认识的一堆红粉知己时,南宫婉也不免俗的有着些许醋意,

  不过也很快就释怀了。毕竟自己日后大多数时间也是在洞府中避关潜修度过,不

  可能时时与韩立待在一起,既然这样,让韩立那些红粉知己与女奴代替自己承受

  韩立那无边无际的欲望也是可以的。

  南宫婉能如此放心也是因为她有自信,无论韩立的红粉知己再多,自己依然

  是韩立心中的最爱。

  不过还是要小小的示威一下才是。南宫婉一边想着,一边扭动着腰身,狠狠

  的从韩立那万恶的肉棒中榨出好几发浓稠阳精解气。

  随后两人分手之后,韩立随即返回了闯天城中参与那天南修士之间的议会,

  讨论着关於那慕兰法士入侵之事,殿议结束之后,黄枫谷的令狐老祖也如预料中

  的传音邀请韩立会面。

  一身淡绿素袍的男子走进闯天城一座茶楼之中,在里头待了约盏茶的光阴之

  后,离开了茶楼。

  只见那令狐老祖微皱着眉头,最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我大期将至,担心这些又有何用?只要我黄枫谷道统不断,我

  也算尽力了。」

  令狐老祖随即起身离开茶楼,只剩一丝茶香飘散在茶室之内,渐渐消散。

  数年之后,黄枫谷突然多出了一位元婴期的高阶长老,其他各派虽然都有人

  暗自猜测着是否就是那韩立改头换面之后重回黄枫谷,不过这谣言也随着韩立在

  草原上大展神威,那名神秘修士依然坐镇於黄枫谷之后而自然消失。

  此是后话,稍后再提。

  为了应对幕兰修士的进攻,九国盟与正邪两派修士在谈判过后,立下了众多

  条件以维护势力间的均衡。

  如今的韩立也收到了来自九国盟的命令,前往一处换做黄龙山的地方镇守此

  处。

  韩立和其他两名元婴修士,带着七八名结丹修士,被派去支援虞国边界处的

  某个有禁制大阵驻守的要地。

  那里是法士入侵必须拔下之处。像这样的地方,在沿途还有十几处

  若不清除干净。慕兰人会寝食难安的,不能算真正掌握了所占之地。

  而九国盟现在实力不足以展开和慕兰人的决战,只能凭借地利条件,和这些

  花费了无数心血布置的禁制大阵,一点点拖延着法士大军的行程。

  否则以慕兰高阶法士的飞遁速度,仅仅只要月许时间,就足以从交战之地飞

  至了阗天城下了。

  法士大军尚未攻到韩立要去支援的要地大阵,但是那里驻守的高阶修士,只

  有九国盟自己的一位元婴修士。

  以往年法士入侵的力度来看,有一位元婴修士坐镇那里,外加法阵禁制的配

  合,足以和一定数量的法士周旋一阵了。

  但以法士如今的犀利攻势,那点人手却是很难抵挡的。

  和韩立同行的同阶修士,一名是正道盟浩然阁的马姓老者,长的清瘦矍铄,

  一副道骨仙风的好皮囊。另一位则是当日大殿中见过的绿袍鸠面老者,名叫谷双

  蒲。

  虽然韩立只在其腰间看到了一只灵兽袋,但其中隐隐散发的气息,让韩立也

  暗觉不太舒服,但来里面所装的灵兽非同寻常的样子。

  这两人都是元婴初期修为,三人之间自然也没什么高下之分。

  因为生怕法士大军提前攻到了要支援之地,所以三人略一商量过后,立刻将

  那七八名结丹修士甩开,驾驭极快遁光先走了一步。让那些结丹的晚辈在后面,

  再一路赶去。

  在路上,马姓老者到颇为健谈,在路上和韩立二人淡笑风声,似乎不是前去

  面对对仗法士,而是游山玩水一般。

  至於御灵宗的谷双蒲,则脸色阴沉沉的,半天都不言语一句,不知心中再想

  些什么、

  而韩立则面上带笑,时常接上马姓老者几句言语,给二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

  觉,再加上两人都知道韩立是才进阶的元婴修士,倒也没有如何多看重韩立的实

  力。

  大半个月后,虞国离州边上的黄龙山山顶,一片琼台楼阁中,一名年约四十

  余岁的秃眉大汉,正在某间大厅中来回走动个不停,脸上隐露一丝焦虑之色。

  过了一小会儿,大汉一屁股坐在一张藤椅上,拿起桌上一杯清茶喝了一小口,

  让烦闷的心情刚静下来片刻时,突然从外面飞射进了一道红光,在大厅顶部盘旋

  飞舞起来。

  大汉见此,神色一变,伸手冲红光一招,顿时红光往期其手心处一落,化为

  一团烈焰熊熊燃烧起来。

  大汉心神沉浸在烈焰中,但马上脸色就难看起来。

  默然了一会儿,面容有些铁青的大汉,忽然伸手往怀中一摸,一个青色小钟

  出现在了手中。

  他二话不说,伸出一根短粗手指往钟上一敲。

  「当」的一声,悦耳悠扬的钟声响彻了整间大厅,并随之回音不绝的远远朝

  四周传去。随之,整座黄龙山顶,到处都有同样的钟鸣声响起,琼台楼阁群中更

  是各色光华升起,一个个服饰各异的修士,全都匆匆的从里面飞出,并又训练有

  素的向四面八方分散了开来。

  不久后,整座黄龙山四周,弥漫了起来浓浓的绿色怪雾,将方圆数十里范围

  内都化为诡异的碧绿雾海。

  这时,秃眉大汉所在大厅中多出了几名修士出来,三男一女,全都是结丹期

  的修为。

  其中有两名三十余岁的男子。长地一模一样,竟是一对同胞兄弟。另外一名

  男子则一身道袍,手拿拂尘,是一名中年道士。

  唯一一名女修,身材娇小,五官非常秀丽。

  他们四人分站在大汉左右,全都面带凝重之色。

  「陆前辈,当真法士大军如此快就到了。上次接到消息。不是说朝这里来的

  那一队法士,还被挡在了蔔前辈那里吗!难道才短短七八天工夫,蔔前辈所守的」

  天风玄波阵就给破掉了?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那名女修有点迟疑的问道,

  面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弄错?我倒是想发传音符的家伙,弄错了。可这传音符是蔔驼子亲自发过

  来的,并且他也受了重伤。溃败的修士连同追兵,不久就会到了我们黄龙山。不

  要再存侥幸之心。我们等不到援兵,只有先独自迎敌了。」秃眉大汉冷笑一声,

  阴沉的说道。

  身前地四名结丹修士一听此言。也只能互望一眼,面露苦笑的口中称是。

  就在大汉口中接连发出了数道命令,吩咐四人分头行事,以应付即将到来的

  大战时,忽然又有一道红光飞射进来。这让大汉等人一怔,有点惊疑起来。

  大汉也呆了一呆,但手中却丝毫迟疑没有。一探手就将传音符抓到了手中。

  结果火焰在其手中闪动不已,他将传音符中的话语听的一清二楚,面上竟露

  出古怪之极的表情。

  「陆前辈,出何事了?法士经杀到这里吗?」那名女修见此,终於忍不住的

  问道。其余三人闻言,面色同时一紧,目露凝重表情。

  「不是!是我们的援军来了。三位元婴期的道友。就在大阵外面了。红绫,

  你们四人快出去迎接下三位前辈,将人请到这里来。」大汉展颜一笑,强自按捺

  住心中地兴奋之情,缓缓说道。

  顿时这四名结丹修士,纷纷大喜,当即领命后向大汉施了一礼后,就出了大

  厅,前去迎接三位元婴期的同道。

  而在绿色雾海外围。正有三人浮在高空,不停打量着眼前的禁制大阵。

  这三人自然就是日夜兼程,连夜赶来的韩立和其他两名元婴修士了。

  三人来到此处,与镇守此处陆姓修士互相确认之后,三人自然被带进了大阵

  之内,而韩立则在娇小女修的引领下,出了大殿,安排下休息之所。

  在那娇小女修带着下,韩立到了一处幽雅僻静的小楼前。

  「韩前辈。这里平常严禁低阶弟子到此。应该是最好地静修之所了。前辈就

  在这楼中安歇吧。」这俏丽娇小地女修。冲眼前地阁楼一点指后。侧身站到一旁

  说道。

  「地确不错。」韩立点点头。脸上显出一丝满意之色,双眼却笑瞇瞇的打量

  着眼前的娇小女修。

  「前辈,请问还有什么事吗…?」韩立目不转睛地凝望之举。到让这女子有

  些忐忑不安。虽然心里暗恼。但脸上还是绯红了起来。

  韩立那深邃的瞳孔彷彿有着奇特的穿透力一般,少女只觉得全身宛如裸露一

  般得毫无防备。

  「你母亲叫什么?以前是哪国人?」韩立没有回道此女,则是以平淡的语气

  反问道。

  「家母墨玉珠,出身越国。前辈为何有此一问?」此女迟疑了好一会儿,觉

  得实在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并隐隐想起了什么,才吞吐地回道。

  「那件通灵玉佩,还在身上吗?」韩立默然了一会儿,说出了这娇小女子心

  中一跳的话来。少女的娇小身躯微微一晃,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喜神色。

  「在。晚辈从小就一直贴身收藏着。」此女立刻回道,然后在韩立目光注视

  下,脸上一红的转过身去。

  往怀内一阵摸索后,她掏出一块白的玉佩,双手捧着它又转回过来。

  韩立瞅了一眼,伸手一招,玉佩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射过去,到了手中。

  用两根手指抚摸了一下微温的玉佩,少女的体香随着玉珮一同飘了过来。

  那块通灵玉珮就在少女不敢相信的眼神中闪烁着一阵青光,随即变得如同半

  透明般,如鲜血般红润的液体在玉珮内流淌着。

  女修的娇小身子也一瞬间透着红光,像是呼应着玉珮一样一同闪烁。数秒钟

  之后,光芒渐渐黯淡下来回复成原状。

  韩立笑了笑,将玉珮丢还给了少女。少女在恭敬的接回玉佩之后,低下了头,

  满怀敬意的对着韩立鞠了躬:

  「女儿墨缨宁,见过爹爹。请原谅缨宁没有认出爹爹。」

  「好了,起来吧。我也不怪你就是。」

  「谢谢爹爹。」缨宁走到韩立身旁,亲暱的抱着韩立的手臂,甜甜的对韩立

  说着。

  「你娘她们最近可还好?」韩立带着缨宁一同,走进了小楼之中,一边询问

  着。

  「娘亲她们最近都还挺忙的,自从商会规模扩大之后,能用的人手也有些不

  够用,所以除了二娘和五娘外,其他姊姊和娘亲都在规模大的仿市内坐镇着。」

  缨宁顺从的回答着。

  「二娘?五娘?喔,你是说几位师母吧?这样称呼不是连辈份都乱了吗?」

  韩立笑着问着。

  缨宁红了红脸蛋:「娘亲说…等到爹爹回来,无论是娘亲,姑姑们还是几位

  奶奶都…都要成姊妹的…说是这样子叫比较方便…」

  「嘿嘿,玉珠真是有心了啊。」韩立笑了笑。

  「爹爹,要替缨宁开苞吗…?」缨宁红着脸蛋,嘴唇动了动,用细不可闻的

  声音问着韩立。

  「喔?缨宁又是怎么想的呢?」

  「娘亲说,身为人女,女儿的处子穴儿生下来就是为爹爹保留的…只…只是

  …」缨宁欲言又止,缨唇张了张,却犹豫的停了下来。

  「没关系,你直说就是。」韩立笑了笑,鼓励着少女继续说下去。

  「缨宁却觉得,这样似乎有不妥之处…」

  「又有哪里不妥了呢?」

  「女子的贞洁不是应该要交给所爱之人,於洞房之内将处子之身献给丈夫吗?

  可爹爹却不是缨宁的夫君,虽是血亲却也当不得丈夫,娘亲却说要让缨宁将处子

  之身献给爹爹,这样不是行那…」缨宁说到此,脸蛋如血般通红,犹豫了许久,

  才扭扭捏捏说完了最后几个字。

  「若缨宁与爹爹交合,不正是行那乱伦之事吗…?」

  「喔?原来缨宁是这样想的吗?」

  「缨宁有说错的地方吗?」

  「若我等是没有灵根,无法吐纳天地元气的凡人,那么缨宁所言的确不错。」

  「爹爹的意思是?对我等修道之人而言,父女交合,就不是行那逆伦之事了

  吗?」

  「不错。」

  「请恕女儿不能理解。」

  「不妨。我等修仙之人,在吸纳天地元气之时,我等早已脱离了一般的世俗

  枷锁。用来束缚凡人的种种条规对我等而言早已不适用。」

  「不论道行多深,我等与凡人间早已出现了如鸿沟般难以跨越的差异。我们

  能吐纳天地元气,於空中遨翔,辟穀百年亦不死。一念之动,即可屠城灭国於贬

  眼间,只为了祭练某样法宝。」

  「我等早已脱离人类,是尚未成形的仙人,修真者。而缨宁所说的,却是要

  将束缚凡人的种种条规,用於我等之上。这些条规,就是凡人也都不一定遵守,

  更何况是我们?」

  「这…」

  「你道行尚浅,不能理解也不怪你。」

  「请爹爹原谅女儿愚昧。」

  「我来给你说说几个例子吧。凡人之间之所以禁止乱伦,是因为凡人需繁衍

  后代子嗣,而乱伦所生下的子嗣时常出现先天不足者,所以凡人立下规矩,严禁

  逆伦行为。」

  「而我们修真之人,因个体实力的强大,需繁衍子嗣传承后代的重要性降低

  了,所以我们修仙之人不交合,而行那双修。透过双修,男女间可精进修为,稳

  固道行。」

  「人界有名的修仙者中,就有为数不少的道侣有着血缘关系。兄妹双修的燕

  荷夫妇,姊弟同寝的白家双魔,父女同修的华刃双剑,母子同眠的越家仙女。这

  些修仙者都是你所说的血亲逆伦之人,但不如他们的修仙者却比比皆是。」

  「照缨宁你的说法的话,这些人都应该羞愧不已,自废那些靠着逆伦双修得

  来的修为,通通转世兵解去,是也不是?」

  「缨…缨宁才没这样说呢…」缨宁脸红了红,反驳着。

  「呵呵,所以说,那些规矩呢,都是有力量的人所定下,用来束缚弱小者的。

  若是哪天缨宁你的修为超过他们了,你大可以把他们通通抓起来,扒光了游街示

  众。」

  「不过那个时候,可不能把爹也一起抓起来啊~」韩立调笑着。

  缨宁红了红脸,感觉到了一只手掌慢慢的摸上了她的后背,手掌的温度慢慢

  传了过来。

  缨宁浑身一软,娇滴滴的说着:「爹…~」

  「爹知道缨宁还是有些放不下,所以呢,爹现在就要来强奸我可爱的女儿啦。」

  「爹要强奸…宁儿吗~」缨宁喘着气息说着。

  「爹爹就这么想和宁儿行那乱伦之事吗…~」缨宁说着,体温却是越来越高,

  瘫软着身子任人摆布。

  「是阿,爹要行那乱伦之事,强奸我可爱的宁儿呢~爹在宁儿还在玉珠的胎

  里时,就一直盼着这天呢~」

  「宁儿还没出生,爹爹就想和宁儿乱伦了吗~?」缨宁越说越是兴奋,体香

  随着温度的提升飘散着。「缨宁还没有出生,就注定要和爹爹乱伦了吗?」

  「没错,缨宁是为了要和爹爹乱伦,才出生的呢~」韩立舔着缨宁的耳垂说

  着。

  「呜嗯嗯嗯~~~??」缨宁突然绷紧了身子,兴奋的翻着白眼,下摆被突

  然喷出的黏稠蜜汁打湿,流淌在地面上。

  「呵呵,居然就这样泄身了,这么想要和爹爹我乱伦吗~?」

  「哈啊…哈啊…哈啊…缨宁想,想和爹爹乱伦…?」缨宁慢慢掀起了裙摆,

  露出底下粉嫩的白虎蜜穴,浓郁的甜腻骚味飘散了出来。

  「爹爹快来…夺走女儿的处子之身吧~?」

  缨宁甜甜的笑着。

  这一夜,少女略嫌稚嫩的淫靡呻吟,在这栋只有父女两人的小楼内不断响起。

  「爹~爹爹的肉棒~好长~?要顶坏女儿的穴儿了~」

  「娘~?爹爹他~要干坏宁儿了~?」

  「宁儿要爱上爹爹了~宁儿的穴儿被爹的肉棒不断肏着~变成爱乱伦的穴儿

  了~」

  「宁儿要和爹爹天天双修~天天给爹爹的肉棒奸淫~?啊~?子宫~连子宫

  也要被爹爹强奸了~?」

  「缨宁想给爹爹生个女儿~还是说要叫孙女呢~?生下来了~让她也和宁儿

  一样~给爹爹强暴好不好~?」

  「啊啊~?灌进来了~缨宁的子宫被爹爹的精液玷汙了~?在缨宁的子宫里

  游来游去~想让缨宁生下爹爹的孩子~?」

  「爹爹~?不能在射了~女儿的子宫都装得好满了~?这么多的精液~女儿

  要是没练化完~真的就要给爹爹生孩子了~啊啊~~?又…又灌进来了…?」

  ───

  在替九国盟镇守大阵得这段期间,缨宁有一大半时间可以说是在韩立的塌上

  渡过的。缨宁虽然小时候曾经想过自己的爹爹会是怎样的人,才能让墨府群娇都

  委身於他,现在她可是亲身体会了自己的爹爹本事有多大了。

  虽然性好渔色,不过韩立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是找不出一丝缺点。

  修为高深,本领强大,韩立一出手,好几次来犯的敌人或死或逃,没一个接

  近到韩立的;韩立空闲之时也时常指点着缨宁,浅显易懂的回答着缨宁的问题,

  卡住的修为一点一点松动起来,让缨宁喜出望外。更别说韩立出手大方,精进法

  力的丹药随手就是一两瓶,替缨宁重新炼制过的法宝更是参进了许多缨宁想都不

  敢想的材料。

  其他修士纷纷羨慕着缨宁的奇遇,居然能被一个元婴期修士收做义女,只是

  他们怕是想不到,这个义女的穴儿里头,无时无刻都被浓稠的精液灌满着,正努

  力夹紧着嫩穴,不让生父的精液流出来呢。

  ───

  就在天南与幕兰势力打得如火如荼的同时,韩立的木行化身也来到了黄枫谷

  内。

  搬移了驻地的黄枫谷对韩立来说也没什么好怀旧的,谷内弟子与长老对於韩

  立这位神秘莫测的新进元婴期长老也不知该拿捏什么态度,反正令狐老祖都决定

  了,底下的人也只好乖乖尊从。

  令狐老祖目前离开了谷内,前去执行天南势力交派下来的任务,韩立也就乾

  脆自作主张,挑了块灵气尚可的地方开闢洞府之后,做着自己的打算。

  数日之后,陈巧倩在自己的洞府之中,盘坐修练着。

  突然间,她张开了眼睛,伸手一握,一道传音符带着火光浮现了出来。

  陈巧倩听完之后,微微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着:

  「那位新进长老说是有要事与我讨论…?」

  陈巧倩这些年来在韩立留下的丹药帮助下,修为势如破竹的精进着,在黄枫

  谷内也算是艳名远播的女修士,结丹后期修为搭配上美貌与姣好身材,成为了黄

  枫谷内许多弟子暗恋的对象之一,就是其他结丹长老中也有着追求者。不过心系

  韩立的她自然没有打算和其他人结为道侣,其他在黄枫谷内的韩立女伴也有着一

  样的想法。

  不过这位新来的元婴期长老要是也有着这种打算的话…

  陈巧倩叹了一口气,虽然不想理会这传音符,不过这位新进长老有很大可能

  成为黄枫谷的掌门,得罪他绝不是一个好主意。

  陈巧倩闭上了双眼,调息着体内的状态,结束这次修练后,出发前往这位新

  任长老的洞府之中。

  ───

  聂盈坐在戒律堂的主位上,听着一旁低阶弟子的报告,静静思索着。

  自然六派被卷进斗争,不得不迁徒以来,聂盈很少有着能静下心来思索的空

  间。

  黄枫谷被卷入斗争,不少长老门人在接连的事件中殒落,而那些想来对着落

  水狗补上几脚的人从来都没有少过。

  时间一长,黄枫谷内进行着自然的势力汰换,一批批能干的弟子门人被选拔

  而上,补上了先前殒落的师长们的位子,聂盈正是其中一人。

  来到结丹后期的她,现在负责职掌着门内戒律的执行,在天南整个修仙界都

  不稳的现在,自然有着许多事情要忙。

  聂盈静静的品了一口灵茶,吩咐一旁的弟子退下。

  品完茶的聂盈,自然的将手伸到了裙摆内,用中指轻轻的扣住了一个圆环,

  熟练得慢慢拉扯着。

  「嗯~?呜~?」聂盈闭着嘴,忍不住轻轻的叫了出来。

  随着啵的一声响起,一颗有着糖葫芦般大的圆珠,从菊门内探出头来。

  聂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有的习惯。

  自从一次出完任务回来后,聂盈意外的发现了,自己的小屁眼内存放着好多

  颗圆珠状的法器。

  不解之下,聂盈调查了一下圆珠法器,发现里头却是像玉简一般,存放着某

  些人物的记忆,但与一般玉简不同的是,阅览着记忆的人,能够感同身受的体会

  到这些人当时所有的感觉。

  聂盈回过神来,只感到一阵全身无力,下体更是酥麻的隐隐作痛,衣裳和地

  板上满是淫水。

  那些珠子存放着的,是不知道多少个妓女们的记忆。

  意外阅览的珠子的聂盈,可以说是切身体会了这无数妓女们接客时的记忆,

  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聂盈自然不敢再碰那些珠子,打算日后有机会再来调查是怎么一回事,不过

  聂盈却发现了一个新问题。

  自从拿出那些珠子后,自己浑身被一种空虚的感觉所佔据着。

  自己的屁眼,渴望被什么给填满着。

  聂盈发现之后,自然是感到羞愧难当。

  但那无时无刻的空虚感不断侵蚀着聂盈,无可奈何之下,聂盈按照着那些妓

  女的记忆,炼制了一个唤做七星连珠的淫具,慢慢的塞进自己的空虚后门中。

  被填满的感觉让聂盈的心再次安定下来,而这之后就成了聂盈的日常工作之

  一。

  随着第七声啵声响起,聂盈泛着红晕,享受着肛调的快乐。

  戒律堂的堂主,居然是喜欢调教屁眼的变态仙女!

  每每一想到此处,聂盈总能兴奋的高潮一次。

  不过这时却有道传音符传了过来,打断了聂盈得快乐时光。

  「新任长老要见我?」

  聂盈叹了口气,将衣物重整好之后,前往新任长老的洞府之中。

  虽然屁眼内空虚的感觉不好受,不过做为戒律堂堂主,要懂得公私分明。

  之后在做一串稍大些串珠好了,聂盈这样想着。

  ───

  董萱儿坐在静室之内,结束了这次的运气循环后,站了起来。

  一身艳丽的亮红裙装被肉感的爆臀撑着紧紧着,那走动时不断摇摆的肉臀成

  为了无数男弟子自渎时的对象。

  随着走动转身,那对肉感的爆臀甚至微微抖动着,不知道有多少男弟子在结

  丹时,被这对淫骚的肉臀给阻挡下来,回过神时却只能带着羞愧清理着喷在裤裆

  中的遗精。

  来到结丹后期的董萱儿与聂盈,陈巧倩一同,被好事者称做黄枫谷内的三艳

  枫。这三艳枫的艳名会如此响亮,可以说都是因为董萱儿的缘故也不为过。

  与专心潜修的陈巧倩,职掌戒律的聂盈不同,董萱儿一天到晚在外头招蜂引

  蝶,把男修士逗的心痒不已后再转身离去。

  若是放在以前,其姑姑红拂仙子还约束的住她。但在董萱儿也来到结丹期之

  后,这约束力自然而然的也小了起来。

  只听说最近红拂仙子闭起关来,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

  董萱儿晃着爆臀,来到了另一处静室之前,对着里头喊道:

  「姑姑~我是萱儿~我要进来啦~」

  董萱儿笑嘻嘻的,也没有等红拂仙子回应,迳自开启静室大门走了进去。

  若是有旁人在场,怕是会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应是供人潜修用的静室内,飘散着一股浓郁而挥之不去的淫靡骚味。

  一个穿着红色裙装的女子,光着屁股,被捆绑了起来,束缚在半空之中。

  圆润的白皙肉臀透着粉色的光泽,一束红色的拂尘从肉臀中间冒出,垂落至

  地面。

  竟是红拂仙子赖以成名的法宝拂尘!

  likenanji,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