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5w

  ????????????【第一章】行踪不明的翼族王女

  ????????????——???——

  噗吱、噗吱、噗吱……

  昏暗肮脏的地下牧场最深层,一处普通饲育员无权接近的隐秘房间中,野兽

  般的激烈交媾声、混合湿滑的液体摩擦声,隐隐约约从某个角落传来。

  肉与肉、粘膜与粘膜,挤压碰撞触发的黏腻淫荡声响,宛若无声世界的背景

  音乐一般,在这秘密设施最深处的最深处、一刻不停地持续回荡。

  精液和蜜汁的腥臭味道漂浮在空气中,整个房间如同笼罩在一团黏稠的浓雾

  里,温暖、潮湿,散发出淫靡的气息。

  从地面中央隆起、不及膝盖高的钢制「受精台」上,一位身材娇小的可怜少

  女、正一丝不挂俯身其中。压在她脊背上的,是一只巨型合成兽,野猪外貌的脸、

  半兽人的身体,身长超过三米、浑身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臊气味,腹部赘肉软踏

  踏地垂落地面,柔软的脂肪像肉色帷幕般、将少女的娇躯包裹其中。

  青筋毕露、怪物般粗大的凶恶肉棒,整根完全没入少女稚嫩的小穴中、随后

  连带半条破破烂烂的阴道一起拔出体外,再用力插回,如此暴虐的蹂躏,不断反

  复。

  相对它巨型的躯体,少女赤裸的身躯像蚂蚁一样渺小脆弱,好似随意用力就

  能捏碎。

  饱受摧残的花蕊早已摩擦到黑紫,松松垮垮整个浮肿不堪的肉唇表面,血混

  着蜜汁搅出的泡沫反射出点点闪光。

  少女的胸部,本应是一对豆蔻椒乳之处,只残留两条潦草的缝合痕迹——双

  乳被残忍地切除,割下的无用肉袋早已煮熟剁碎、拌入合成兽的饲料中被啃食干

  净。

  与瘦弱躯干不相称的肥大腹部,鼓鼓胀胀仿佛怀胎十月、即将分娩的样子,

  从受精台中空的孔洞处垂下,肚脐微微接触地面,随着肉棒的抽插不断笨拙地前

  后摇晃。

  茶褐色的菊穴、扩张到手腕粗,附加倒刺的巨大金属肛门栓紧扣其中,肛门

  栓外侧用生物胶精密无缝地粘在后庭入口,残忍剥夺了少女排泄的自由。

  曾经漂亮嫩滑的雪白肌肤布满鞭痕爪迹和血淤、周身千疮百孔,大大小小尚

  未愈合的旧疤痕上覆盖着新伤,难以想象少女经历过何等凌辱虐待。

  而最可怕的是,少女的四肢——双臂自肩部、双腿自大腿根部起,全都被残

  忍地整条截肢了。断口缝合相当马虎,丑陋的伤疤扭曲着布满残肢前端和四周。

  黑色皮革制护具,包被起四肢处短短的残肢,护具上的凸起分别卡扣在受精台内

  侧四角的槽中。

  受精台内侧,电浆残余的痕迹尚可反射钝光。一目了然,少女被切断四肢、

  嵌入焊死在台体内侧,连自尽都做不到,将在这暗无天日的秘密地下牧场,作为

  永久活体自慰杯,一生供合成兽发泄欲望,直至死亡。

  「呜、呜……」每次被插入,少女嘴角都挤出一丝闷哼。头部被重型的、纯

  金属制猿辔缠绕束缚——是一整套根本没打算卸除的严密拘束,巨大厚实的黑色

  皮革眼罩完全遮蔽住视线、三股鼻钩将扩张到极限的丑陋鼻孔向上拉起,口中是

  将唇完全包覆的「O」型硬质橡胶圈,原本俏丽的双耳早已被凶暴的合成兽撕咬

  得只有根部残存。

  一根粗长的导食管深深插入少女口中,从咽喉直通胃部。上缘接驳在一只悬

  吊空中、锈迹斑斑的铁槽下,另一端,塞入口内的管体设置有椭球形突出关节,

  将少女的双腮撑得向外凸起;关节外侧、一圈细密的金属环尽数刺穿少女柔软的

  唇瓣,连接着猿辔的橡胶圈、将导食管牢牢固定在口中。

  金属制坚固笼头串联所有拘束具,在面部被多重铁扣缠绕成网络,汇聚脑后

  收拢焊死,恐怕一生都无法脱下。

  面部被拘束具扭曲破坏至斯,少女略带鬼魅的美仍出众到无法遮掩。姣好的

  身材和面庞完美无瑕,浅樱色的长发被扯得乱七八糟、随意披散着,雪白的柔嫩

  皮肤吹弹可破,被汗水浸透折射出淫靡的反光,若不是被囚禁在无人知晓的深渊

  地底,一定会被誉为倾国倾城、惊为天人。

  「哼哧哼哧!!!吼呜!!!」巨兽用仅有三指的双爪环抱住少女脖颈、不

  断揽向自己,整个身体的重量几乎将她贫弱的身躯压碎。同时,下半身加速冲刺,

  噗吱噗吱的下流摩擦声在人畜交合部位激荡,汩汩流出的汁液、顺台架一股一股

  滑落,长久积累的精液和血水早已将四周泥土地面洇成一片腥臭的沼泽。

  然而,就算巨兽最终射精,少女也无权得到片刻休息——围绕受精台四周的

  大大小小各色合成兽,已经在虎视眈眈觊觎巨兽的位置,每一只、胯下肉棒都高

  高耸起,只等插入案上那坨人肉自慰胶中,尽情发泄自己的兽欲。

  巨兽低吼声逐渐响亮,双爪勒着少女不断绞紧,然后将下身完全挤压向受精

  台,包裹在小小子宫中的龟头开始胀大!少女徒劳地扭动残躯挣扎,脆弱的脖颈

  快要被折断、嘴角噗噜噜涌出泡沫。

  叮铃叮铃叮铃~~~~

  那个瞬间,天棚传来一阵短暂的响铃。合成兽众突然尽化鸟兽散去,一起奔

  向另一角落的饲料槽——油腻的家畜饲料从墙上出料口流出,很快灌满了槽体。

  投食时间到了。

  挤占到好位置的合成兽,将头扭转着伸入进食口,双爪扒着围栏哼哧哼哧地

  大快朵颐。

  侵犯少女的巨兽也很快拔出肉棒奔离,腥臭的黄褐色精液喷射到空中,溅了

  少女一身。听到巨兽奔跑着离去的脚步声,被留在受精台上的少女不自觉发出失

  望的呜咽。

  「哎呀?我尊贵的92号实验体大人哟——一天24时、一刻不歇地被合成兽轮

  奸、还在欲求不满吗?」

  「呜……?」听到久违的人类言语,少女吃了一惊,迟钝地扭动头部向声源

  凑近。

  「真是晦气,今年是我负责清理猪圈。」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位身穿白色长

  褂、尖耳猴腮的魔族研究员,似乎怕弄脏自己鞋子般,隔着一段距离注视满身精

  液、模样凄惨的濒死少女。

  周围的合成兽群,都敬而远之地站在房间边沿默默瞪视着他,四周除了悉悉

  索索的咀嚼饲料和吞咽声外再无其他声音,安静得诡异。

  「您居然能活到今天!这回可真是给上头添了不少乱子,还请接受我崇高的

  敬意——嘻嘻嘻嘻嘻~」嘲笑与戏谑的语气丝毫不加掩饰,研究员愉快的拍手笑

  道。

  实验动物和研究者——绝对下位与上位、不同等级的存在。

  自知无力的少女决定不再理睬他,别过头面对墙壁。这小小的反抗、恐怕也

  是处境悲惨的她眼下唯一能做到的。然而久未进食的身体却忠于本能,一声短促

  的胃鸣自腹部传出。

  被猿辔遮挡的面部看不出表情,少女无意识地咬着贯穿口内的粗管。

  「哦?莫非实验体大人您……闻到猪饲料的气味,馋了么?」魔族随手变出

  一只细瓷茶杯,无视群兽、在饲料槽中捞出半杯。盛满夹杂不明颗粒的糊状饲料

  的茶杯,慢悠悠地搁在少女面前。

  浓郁的膻腥味灌满少女的鼻腔。虽然努力将头偏向一边,不争气的口水还是

  顺着嘴角流下,不自觉吞咽的喉部将少女的想法彻底出卖。

  「呜呃,连厨余垃圾都当做美味……恶心死了啊,简直比家畜还下贱。呸!

  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了?!」面对丑态毕露的少女,魔族隔空一扬手,

  小茶杯被无形的力量掀飞。「你现在!是最低级的兽种专用泄欲工具!连繁殖都

  做不好的废物牝豚,只配吃家畜的屎尿!」

  他挥挥手——甚至不需吟唱——清扫的魔法随之发动。

  以魔族脚下为圆心,生成了肉眼可见的旋风,卷起散落地面的大量合成兽粪

  便、尿液、各种体液和脏物,汇成一股褐色半球体,在空中悬浮自转、释放出令

  人掩鼻的气味。

  半球体精确地落入悬挂在少女头顶、连接导食管的铁槽中,分解散开、被魔

  力具象化的透明汤匙搅拌均匀,成为一罐粪尿的浓汤。

  「别客气!是这个月的饲料哦,尽情享用吧、尊贵的实验体大人哟!」膏状

  的混合排泄物上漂浮着油污、垃圾和小昆虫的尸体,发出刺鼻的骚臭味,粘粘糊

  糊地、顺着导食管缓缓流入少女口中!

  「噗呜呜呜呜……」少女发出绝望屈辱的呻吟,无力的等待肮脏的合成兽排

  泄物源源不断地强制灌进自己体内。胃内被脏物刺激,本能地产生排斥,反胃的

  呕吐感无法压制,刚刚吞下的粪尿,就这样反刍口腔,浓重的苦臭袭向舌头,进

  一步催发了呕吐。

  同时,在少女身后的地面,逐渐升起的钩形管道、向着后庭部位伸去,咔嚓

  一声对接上金属肛门栓。肛栓阀门旋转敞开,将菊穴撑到足有蜜瓜直径大小。失

  去弹性与光泽的肠壁呈现病态的暗褐色,秽物在肠中已积压成块。

  见此情景,魔族不耐烦地抬脚一踹,尖头皮靴猛击少女膨胀到惊人尺寸的肚

  子。「噗咕!」随着一声惨叫,堵塞在肛门中的粪块被挤压进钩形管道,随后大

  块秽物和黄褐色流质泄堤般泄出、咻噗咻噗的喷入管中。

  经过完全改造的肠胃,过滤着连食物残渣都算不上的粪便和垃圾、从中榨取

  微量的营养和魔力。最终排泄出的废物被阻隔着无法排出体外,就那样积攒在腹

  中等待人工清理。

  「呕,真够恶心,饭都不会吃吗、这只骚母猪!」看着少女被粪尿胀满腮部,

  翻着白眼从鼻孔、嘴角和肛门同时喷出灰褐色秽物的样子,魔族露骨地显示厌恶。

  「这是你第几次——几十、几百次重生了?头一回被送来是……十五次吧。

  嘻嘻,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还要用超~麻烦的制御器具封印你的魔力……你产

  的乳汁,简直比专门调配的附魔药剂纯度还高,与合成兽交配诞生的孩子,能力

  比普通魔族还要强大,每天每天、我们都废寝忘食研究你的身体……真怀念呐,

  那段时光。」

  「相较之下,现在这只算什么东西?」魔族换上一副无限轻蔑的表情。

  「毫无力量,低智商又羸弱,连话都不会说,作为实验体研究价值是零,作

  为家畜和生殖工具就只会出产垃圾。虽然确实,每次重生,就越漂亮、越骚、越

  耐操了……可惜,在我族眼里、无能的人类母猪价值还不比低等合成兽素体。难

  以想象啊,垃圾一样的人类母猪、竟曾站上顶点,君临世界。」

  将饲料槽席卷一空,填饱肚子的合成兽们目露凶光,四面八方将魔族和受精

  台上的少女围在其中。急不可耐的低吼声和发情的野兽喘息,不间断地从各个角

  落发出。

  就算以一敌百也有十成胜算,但无谓的消耗实验素体会让上面不满,尸体清

  理手续也很麻烦——如此判断的研究员收敛魔力,准备离开。

  「切,一只只剑拔弩张的、您的人气还挺高嘛!罢了罢了,这一次的短暂人

  生,就请您好好享受吧。等最低级合成兽都玩腻了,就把你做成绞肉拌饲料。」

  魔族转身向入口走去,合成兽们无声地、略略让开一个缺口。

  还没离开三步远,几只合成兽已敏捷地跃起,扑向房间正中。速度最快的虎

  身鲉体合成兽,扑上受精台外沿,嘶吼着用整个身体罩住少女瘦小的躯干。锐利

  的爪尖、瞬间在少女背后刻下几条长长的血痕。

  「噗呜呜~!!」少女股间一抖,半脱出的子宫口喷出汁液,点点滴滴洒在

  合成兽下身。

  「哼,仅仅被合成兽挠一下就潮吹了!不愧是比母猪还要下贱的存在。」魔

  族边打开隔离门,边用面对街边垃圾的眼神、看向少女焊入台座中的残肢。「反

  正那副样子,想逃跑也不可能了。安心当兽种肉便器吧,下个月再见,嘻嘻——

  如果你没死掉的话。」

  经年累月、被迫持续不断地遭受非人侵犯,失去手脚的孱弱少女,即便自由

  也无法逃跑。

  隔离门缓缓闭合、最后砰地关上。新一轮的兽奸拉开序幕,且永不停歇。少

  女只能默默将口中的污秽尽力咽下,继续忍受无尽的暴虐与快感地狱。

  对于魔族的话语,大脑业已失去语言能力的她,究竟听懂了多少呢?嘴角泄

  出无力娇喘的少女,一滴眼泪无助地滑落脸庞。

  ——1——

  随意拨开被风吹舞四处飘飞的火红色发丝,我俯瞰着遥远的大地。

  残破的绿萝塔顶耸立云端,风声习习。翼族最大聚居地、历史悠久的魔石提

  纯场,在脚下盘曲游走、向目不及的远方无限延伸。

  「好冷……」微风拂过一丝不挂的胴体,我缩着脖子打了个寒噤。全身光溜

  溜地沐浴在阳光中,冰冷的皮肤被日光烧灼,刺痛让人汗毛直竖。

  高潮的余韵尚未褪去,酥酥麻麻的脱力感充斥着全身。抛掷在脚边的自慰用

  假阳具上,数字「3」的标记熠熠闪着红光。

  任谁也不会想到,万人敬畏的翼族英雄、现任族长次女【艾琳】,竟飞到这

  古老神圣的祭祀殿塔顶,大逆不道玩起全裸露出、自慰,还恬不知耻地高潮了3

  次,要是被母亲、姐姐、宗族们知道,一定当场逐出家门。

  想到被迫展露如此丑态,我羞耻的抱住脑袋蹲在地上。

  「混蛋、混蛋,该死的暗夜哥布林,强迫女孩子做变态的事这么有趣吗!」

  手中攥紧的纸条上,难看的字迹歪歪扭扭地写着指示:「在绿萝塔顶全裸露出/

  用自慰棒高潮三次/后庭插入自慰棒、只穿风衣来谷底/限日落前」。

  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耻感未退,赤裸身体斜倚在栏杆上,大腿稍微地互相摩擦,体内情欲就有被

  挑逗复燃的感觉。我拍拍脸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哎——手指黏糊糊的,沾到

  衣服留下气味就麻烦了。我随意将黏附在手上的胶状蜜液抹在胸口,顺便用羽翼

  拭干指尖。

  即将沉入地平线的夕阳表面,赤红色结晶闪着弧形光晕,时间紧迫。

  四顾无人,我抖抖翅膀、弯腰拾起铺在地上的绢紫色风衣,拍拍灰尘整理一

  下褶皱,直接围在裸露的肩膀上。这件风衣属大祭司礼服套装之一,并非设计得

  便于活动,样式厚重典雅、但装饰繁琐,当然也没给翅膀预留出口。

  全裸状态披上它、再张开双翼,飞翔时背侧腰部以下将被迫完全暴露出来—

  —这次不止内裤走光,翘臀裸腿、湿漉漉的小穴和自慰棒通通一览无余,绝对会

  被认作变态痴女,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没想到,那位艾琳大人竟然是个变态!」「小小年纪如此淫荡,只穿外衣

  在街上全裸,太不像话了!给族人丢脸的贱货!」「没错!应该把她逐出翼族,

  送去北大陆当娼妇!」光是想象暗中会被族人如何秽言恶语,脸颊就有些发烫了

  ……

  把一地亵物塞进口袋里,我慢慢地、一颗颗系上风衣纽扣。布料割过赤裸的

  敏感肌肤,像粗糙的手指触摸着划过身体,一丝苏爽撩过。外襟一列暗扣也依次

  扣好,我撩起下缘后摆,让丰盈的羽翼从背部中央伸展开。

  银白色的小巧双翼,既是翼族值得骄傲的象征、也是独属于我、强大绝伦的

  武器。风衣下缘被翅根阻隔,保持着掀到一半的状态无法落下。

  果然屁股光溜溜地完全暴露在外……我岔开双腿,摸索着尝试把已无需润滑

  的假阳具杵进屁股。呜,塞进不去……稍微蹲下身体、揉弄按摩着菊穴的外沿、

  放松下半身,一点一点、把阳具慢慢吞入腹中。

  后庭内嫩软的粉色肉壁被旋转摩擦着,噗忸噗忸地发出黏腻声音,被裹夹的

  巨物挤压成淫靡的形状。

  「痛死了~~~~!!」虽然尺寸不大,后庭周围撕裂般的痛感还是让人汗流不

  止。大半根假阳具没入后庭,勉强算是塞到了无法滑出的程度。我捂着屁股狼狈

  地站稳,异物驻留体内的奇妙触感烧灼着背脊。

  要以这副羞耻模样飞下塔,只能祈祷不要被人看到……

  摸摸怀中,防风镜早不知被吹飞到哪儿去了,哎哎,坏事成双真叫人头疼。

  从兜里掏出短发箍,扬起脸、将一头散乱的披肩碎发拢齐,在脑后胡乱扎成马尾

  扣紧。我深吸一口气,闭着眼挺身一跃,让自己从千米高塔上笔直坠落。

  以撕裂风的速度,炮弹出膛般冲向谷中。

  这种无限加速的快感,竟让我怀念起领土战争时那惊险又刺激的生活——那

  些让「燃烧天灾」之称,随我残忍恶劣的行为响彻四方的日子。

  谁叫我的血管中流淌着父亲的血呢,追求刺激的天性根本无法压抑。每次展

  翼呼唤暴风、催动魔法火焰焚烧整座树族城市,胸口都会涌起一股躁动;钟情于

  以蛮力击穿城墙,挥舞风刃切碎人众,用赤裸裸的压倒性暴力昭示强大,这份嗜

  虐和扭曲大概都要归功父亲的遗传。

  然而四个月前,接替战死的父亲、成为现任族长代理的母亲,与人类、树族

  联军谈判签订了最终和解条约。几乎将整个南大陆所有文明卷入的领土战争宣告

  结束,已疲惫不堪的三族文明彼此划境而治。

  母亲和【温尔罗丝】姐姐携手各部族长老共治全族,【多洛莉丝】妹妹则是

  对和谈难以接受,赌气离家出走——她也算得上失踪案的惯犯,不过那只小恶魔,

  单论残忍比起我有过之而无不及,狡猾程度则是高我百倍,是放任胡来也绝不会

  出事的那类人精。

  唉……总之,众人暌违已久的和平时代、算是开始了。

  持续加速的坠落中,高塔被远远抛在身后,悬崖边沿掠过眼前。

  掠过峡谷上层、阳光直射处,嫩绿色藤蔓重重叠叠、随风摇曳,在外壁自由

  地攀爬伸展。播种过的垂直岩壁外,横七竖八突兀出一簇簇密集细长的枝条,未

  熟的青涩果实缀满枝头,小型魔兽抱着驱鸟枪,正趴在横插入峭壁的稻草人身上、

  呼噜呼噜地打盹儿。

  掠过凉爽干燥的中层,漂亮的小门房满布崖间,灰褐色的风干岩被漆上复杂

  的图腾纹理,一串串肉干、药草和采摘物悬挂在屋檐下等待熟成。店家把招牌钉

  在粗木桩上打入外壁,孩子们在废弃的岩洞间飞翔嬉戏,隐蔽的角落传来情侣调

  情的呢喃私语。

  掠过阴森潮湿的下层,虫兽匿布之处,涓涓溪流在峭壁间盘旋,两侧高矮不

  齐的树木、如缀着毛球的绒毯一般铺满岩壁。小块开辟的垂直泥田中谷苗开始翻

  绿,擅长攀岩的地精农夫们徒手收割着百脉根,泥土和粮食发酵的混合香味溢满

  鼻腔。

  3、2、1——凭翼族的本能,我毫秒不差地感知到坠地时刻,在那之前、

  一瞬间张开双翼,同时驾驭魔力创造逆气流,让身体滑翔着贴紧地面、扶摇而起。

  还没人注意到时,我已降落在泥泞的谷底,扶着石壁收起翅膀、恢复成庄重

  的衣着状态。

  屁股好痛、背脊麻酥酥的……我向预定碰头地点望去。

  哥布林行脚商坐在篝火边摇着酒杯,貌似等候已久。

  ——2——

  「呼~~喂!喂!混账变态,这次终于满意了吧!?」淫靡的黑色假阳具自股

  间拔出、啪嗒摔在地上,浑浊的黏液被风干,化成白色胶状附着在表面。

  见我一瘸一拐地走来,窃笑不已的就是罪魁祸首,哥布林族的奴隶贩子【奇

  浦】。阔鼻尖耳一脸淫色、肤色异于普通哥布林,呈一种微妙的朱红色,属罕见

  的暗夜哥布林。战时他靠捡尸赚了个盆满钵满,一停战又插手即将严行查处的奴

  隶贸易,性格完全不像哥布林一族那般温厚忠实,是个疯狂的投机商。

  「哦,很听话嘛、痴女小妹妹!恕我僭越,您一脸喜色,看来对我的小礼物

  很满意啊!」

  「少,少胡扯了!」我不擅长应付变态。无论敌友,从来没人敢用这种露骨

  的语言调戏我,盛怒之下反而不知所措。「我只是为了、为了出境,迫不得已才

  ~~!」

  与尚处警戒状态的翼族不同,许多解除战备状态的人类城市开放了异族交易

  商道,所以我计划溜出领地、作一次短途旅行,不料莫名其妙走漏了风声。

  几天前的祭祀殿里、被姐姐叮嘱了「母亲允许前禁止离境」,郁闷的我四处

  闲逛之际,在山谷外的官道附近遇上了老熟人——【约尔】大叔。他没什么经商

  天分,靠倒卖物资勉强糊口,但却是个见多识广的有趣家伙。老约尔跟王族关系

  匪浅,算是母亲的盟友,和我也算酒肉之交。

  为庆祝久别重逢,两人堆起树枝干柴、点燃火盆,就着肉干和腌咸豆,一瓶

  接一瓶把藏酒一扫而光。席间他打着酒嗝,吹嘘起自己人脉广阔,我便抱怨起自

  己的门禁令,希望他能帮忙。

  不愧酒壮怂人胆,平日胆小怕事、他这次却很快满口答应下来——介绍的就

  是奇浦这变态。他也是唯一敢与翼族和人类同时打交道的行商人。

  利用特批货物的王室通牒,藏在货车内越过哨卡和魔力壁障;我与奇浦灌着

  劣质白薯酒、拟定了单纯至极的计划。

  奇浦生性猥琐、色胆包天,被高位者求助似乎激起他的施虐心,这家伙看穿

  我寻求刺激的本性,比起索要金钱、更享受用无理的变态要求折磨我。以协助的

  交换条件作要挟,我不得不听从他的指示,在公共场所偷偷自慰,还要实时保留

  证据。

  随后无理的指示逐渐升级,下体塞入性玩具外出、众目睽睽下穿裸风衣、夜

  间裸飞、绳衣自缚之类强迫我玩了一个遍。……说实话,虽然起初很排斥,习惯

  后我对这番刺激的生活倒产生了某种期待。

  同时,对百依百顺接受哥布林的色情指令的自己、产生了十倍的自我厌恶。

  不过满足这男人阴暗欲望的日子、就到此刻为止了——今天即是约定的「偷

  渡」日。

  翻新装修过的货车正如约停靠在角落,岩壁遮掩下与阴影融为一体。

  「还算讲信用……看在老约尔的面子上饶你一命。这辆货车就是?」

  奇浦捡起黏糊糊的假阳具,当做短刀一样挥舞着,嗒嗒嗒敲着车身。

  「全封闭车身!魔晶加固!还重做了整车隔音设备,防火夹层、电石护卫、

  排水管,自动魔力萃集系统!」他得意洋洋地向我介绍。全新的加长立方体厢壳,

  磨砂外层闪耀着金属的迟钝光泽、从外观看便知价格不菲,可惜内部还是铁皮补

  丁纵横、破破烂烂的老样子。

  唔唔,人类制造的重型商用货车~~不得不说外观十分漂亮。

  从阔气的厢门迈入废墟一般的车厢内部,微凉的空气中溢满女人暖宥的体香。

  唯一的「特批货物」正瑟缩在角落。

  「好可怜——这样子,死不了的吧?」

  偌大的车厢内堆满杂物,角落靠墙处有团小小的黑影。金色长发的翼族女人,

  衣不蔽体、浑身被钢化纤维绳严密捆扎着,正无助地扭动身躯、奋力妄图挣脱。

  「呜嗯嗯呃……」听到有人靠近,她放弃徒劳,发出满是绝望的呜咽声。

  钢绳一圈圈嵌入肉体,未被内衣保护的部分皮肤已被勒至颜色发紫、近乎坏

  死的状态,巨乳在松垮垮的内衣中被挤压成一段一段,双臂叠在胸前、被绳索密

  密麻麻地缠绕束紧,折收在背后的双翼绞在一起完全无法挣开。

  这毫无章法的粗暴捆绑方式,大概出自瞬间得手的偷袭者,或者说,「绑架

  犯」的手笔。

  「呼——!呜——!呜嗯!!」为防呼救,女人嘴里强制塞入了大块堵口物,

  将两腮和喉咙撑出不规则的突起,厚纱一圈圈紧紧缠绕唇及下颚绑死,双眼也被

  布条蒙蔽,只留出鼻孔供呼吸,最后以钢绳勒紧固定。平时精心保养、柔软丝滑

  的金发在头顶束成辫子绑紧,末端作当麻绳般搓成一股,打了个可笑的环髻。

  口鼻位置,棉纱被唾液浸染出一圈潮湿的水渍,晕染着向四周扩散开来,间

  或透出的粗重喘息声让人心生怜悯。

  虽被遮掩着五官……这女人……有八分像姐姐。不会吧?

  ……

  「午安,艾琳。抱歉让你久等。族长会议耽误了一点时间。你最近有没有出

  门的打算?」这是回忆中,姐姐几天前在祭祀殿与我的对话。

  姐姐垂着眼睑,语气中掩藏不住疲惫。一位侍从将她的风衣整齐叠好抱在胸

  前,那头长至腰间的金黄色秀发、诱人嫉妒的完美身材和一副雪白绵密的羽翼得

  以毫不吝惜的展露世间。

  likenanji,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