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裕美愤然的走出石黑的教务主任办公室。 而唯一的目击者坂口春江,已被封住了口, 他也无法帮上什忙一切只能靠裕美自己去解决了。 石黑看着裕美自信离开的背影。 他看着她那一双细长的脚,连想到她的身体, 她实在对于裕美的身体爱死了。 那一夜,他的棒子插入这傲慢女人的深处, 像喷火似的喷了进去。 而今天她完全屈服了。 处女的花园,是如此的陕隘,石黑感觉自己的股间, 又是热胀的难受了。 他不让这条大鱼离开的,石黑拿着烟,点了起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一整个人在烟雾中。 石黑对于裕美的肉体十分的执着,为了往后保身的本能, 他必须想着更毒辣的手段好供他驱使。 裕美在回家的途中,来到了公园,她站在高高的台上, 眺望着N市的街景。 来到N市也已经一年多了,每当她有心事的时候, 她都来这个公园熘一熘也常常让她悟通。 裕美长长的黑发,在风中飘曳着,她的美貌如凋刻般, 眼睛黑白分明。 在一年前,裕美和助教授,松永行彦解除婚约, 离开了东京来到了N市。 在这田舍町靠教育来养活自己,她觉的今天心疲力竭。 她的美貌使整个都市的男人,都为之疯狂。 裕美在二天前遭受到教务主任的石黑的毒手。 山叶裕美是个丰满保守的女孩子,她对于性是抱着保守的态度, 而且她有严重的洁癖。 裕美的美貌的凋刻的精品,瞳孔清澈明白, 而她的举止非常的端庄而且有气质,她的思想还是旧社的观念。 在高中时,很多的男孩子想要逗她,用任何的方法, 都被她拒绝了。 在大学时代时的学园际,被推选的女王, 她穿着泳装出现在典礼上被刊载在男性周刊杂志, 被她大学教授的父亲叱责着。 任何人,只要男女一交往,就超越那一条界缐, 而裕美顽固的保护自己的童贞。 裕美大学毕业后,在都市的女子高中担任英语教师, 在二年前的那一年的夏天她出席在英语的教育研修, 而认识了讲师的松永行彦他在大学任职助辟暧那年松永三十岁, 是壮年的英文学者对于未来有很大的展望,他的名声传进 了裕美的耳朵。 松永常常约她,而且非常的积极。 常常的约她一起去饮茶。 松永是个优异的青年,而且他的英语造旨很深, 裕美看上他的上进而松永看上裕美的美貌,于是二人开始相恋。 这是裕美有生以来的恋爱,也就是她的初恋, 而裕美认为她这幸运的能有这样好的男友是因为神的恩典, 所以她很感谢上天这样的安排。 于是在秋天时,二人订婚。 在开满花的公园里,她的头靠在他的肩上, 觉得主福之美。 他搂着她的腰,有多少人羡慕着他们。 而她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潜伏着兽性的变态行为, 她当时是被爱冲昏了头而那一夜发生的事,至今还留在她的脑海里, 是那的鲜明就好像是昨天才发生过一样。 一月底在寒冷的夜里,裕美和松主人来到了赤坂的料理, 二人非常的快乐那一日,是裕美的生日。 和未婚夫渡过生日,使裕美非常的感动, 而松永也一直劝酒。 她不太习惯喝酒,但是今天太特别了,她感觉有点醉了, 但是她认为和松永在一起是无所谓所以很安心的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 而那一夜,她醉了。 那一夜她醉勋勋的,于是松永带她回他的住所。 她从来没有来过松人的家过夜。 虽然他们是未婚夫妻,但是裕美认为在结婚前, 她都要保有清洁的、无垢的身体她一直坚信这个信念由于酒精的作用, 使她的思想能力迟钝。 她无法辨别自己身于何处,也不知道这时松永的眼中, 燃起了不吉的眼神。 进了房屋,他们脱了外套。 松永的唇吻着她的,他轻轻的拥抱,开始接吻了起来, 但是对于有洁癖的裕美她实在没有办法忍受这些, 但是她认为那是松永爱的表现。 他的唇离开了一些,然后好像在打什歪主意, 裕美的唇搜寻着他的他马上又吻上了她的唇, 热烈的吻着舌头也伸了进去,舔拭着口腔,将自己的唾液注进对方的口中, 他吸着裕美甘美而濡湿的舌头。 她是第一次这浓厚的接吻着,她并不知道自己目前正处于危险的环境中, 贪婪的吞着松永的唾液。 「哎呀!我醉了。 」裕美喃喃的说,她用手指刷着散乱的黑发, 羞答答的微笑了起来。 舌头的强烈吸居,而心中激烈的激动着。 松永也轻轻的微笑着,眼睛也笑了,他没有回答, 再抱着裕美再一次的夺去了她的唇。 裕美的舌尖被他强力的吸着,激烈的吮着, 她的胸和他的胸重重的粘贴着。 松永感觉到裕美的乳房丰满。 一手包抄到腰,开始摸着性感十足的圆臀。 裕美激情的吸吮着对方的唇,艳丽的黑发摇晃着。 松永这时候的两手都摸着她的双臀,描绘着有肉的屁股, 手指在柔肉的谷间摸着。 松永的唇离开了。 裕美因为重重而激烈的接吻,头发散乱,醉人的酒精发挥在她的双颊上, 由于身体被爱抚着她感到下身好热啊!「不要啊!」裕美抗拒松永的抚摸, 于是用背对着他冷静着自己的激情。 她穿着黑色的洋装,松永凝视着裕美的后背姿势。 他的两腿之间的棒子已鼓胀了起来。 松永走近裕美的背后,抚摸着她的黑发, 松永将头埋了进去鼻子嗅着她的发香。 「咦!松永。 」「我爱你,裕美。 我真得好爱你。 」松永在裕美的身边,吐着热热的气息, 呐呐的说着。 手从她的背后穿了过去,抚摸着她的胸部。 「阿!」「不,不要,不可以啊!」她发出细细震惊声音。 她的乳房被强力的揉着。 「吾爱,我好爱你,知道吗..........」松永在她的耳边说着, 摸着裕美的身体。 松永的两手开始激烈的动着。 整个手掌包着她的乳房,一见绞着,一见揉着。 享受着丰满弹力的感觉,使松永的下腹部的棒子怒张着, 挺立了起来顶着裕美的双臀。 他的棒子压向她的臀沟,乳头硬了起来, 裕美的乳房被他揉摸着松永那羞耻的部位顶着她的屁股。 「你忍一下嘛!等我们结婚了,我就给你的..........」裕美拒绝着松永的爱抚。 裕美的手腕想要挣开松永抚摸乳房的双手, 但是他死贴着不放继续抚着、揉着她的身体。 「今天不要,松永!你到底怎了」裕美不安的回头, 看着松永的脸。 他的眼睛沈满血丝,嘴角浮现着带着意味的笑容。 裕美从来没有看过松永这个样子,那种杀气腾腾的表情。 我不应该来的,不应该接受他的要求的.......... 裕美开始后悔了。 二人并肩的走着,松永的手搭在裕美的肩上, 然后开始摸她的乳房和她的大腿。 「你不要这样啊!」裕美非常的想要逃走。 松永从冰箱里取出了酒,自己注满了一杯, 然后仰首一饮而尽也强迫裕美也喝一杯。 「我们为什要喝酒」裕美问着。 「今晚是特别的日子,是你的生日呀!」「可是我们已经喝过了, 而且我也喝了很多了松永,我们不要再喝酒了, 好不好」松永不理她又喝了一口酒含在口中, 重重的压着裕美的唇裕美激烈的抗拒着,松永的口强力的压着她的, 裕美不甘心移动着头部,有一些酒流进了她的身体, 松永用力的将她的脸转过来他的嘴对着她的嘴, 将一口酒强迫的灌进了她的口中。 她的恋人怎变得这无礼,裕美实在想不透。 「我,我讨厌你..........我要回家。 」她用力的挣开他,非常不高兴说着。 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和松永在一起非常的不愉快。 松永一听她这样一说,马上又含了一口酒, 再一次的压上她的唇将酒灌了 进去。 裕美感觉他太无礼了,她气急败坏了,于是啪!的一声, 轻脆的巴掌声打在松永的脸上。 他的脸颊热了起来,他呆住了,酒涎着他目瞪口呆的口滴了下来, 他的样子使裕美觉得他丑陋极了。 「你是不是醉了」裕美大声的说着, 站了起来准备要离去。 松永拉着裕美, 哭着说: 「你不要讨厌我啊!不要离开我啊!」松永颓然的坐下来, 裕美转身看着松永他似乎清醒了一些, 她看着他说: 「你将来是我的丈夫, 等我们新婚之夜时我一定给你的,难道你不能忍耐一下吗」「我知道了, 今晚是我醉了是我引诱你的!太晚了,我也该回家了。 」裕美再一次坚持的说。 松永一听,脸色大变,像是地狱的夜叉似的, 站了起来走近裕美,用力的拉着裕美的长发。 「痛啊!好痛啊!快放手啦!」裕美痛的悲呜着, 松永才放开手。 「啊!你到底要怎样松永!」突然看着松永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裕美的脸色苍白。 「你给我闭嘴!」松永大声一喝,用力的打着裕美的胸部。 裕美被打倒在床上,胸部痛得唿吸急促, 身体拱了起来痛苦万分,他看着她的背影,又一脚的 了过去。 「我是你的丈夫,你竟然不听话!看我怎修理你。 」「不要...........不要使暴力啊..........」她激烈的哭着, 裕美缩着身体避开松永暴力的攻击。 松永打着她的背,踢着她的双臀。 「脱!快脱!把衣服脱掉!」松永伸手想要脱去她的衣服, 他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使她惊惧万分。 「不!不要!求求你..........」松永的手在她的腰上, 执意的脱着裕美的衣服裕美拼命的护着身体, 害怕的哀求着。 「你还想要挨打是不是你不怕痛吗」松永用威胁的口气说着, 裕美呜咽的哭泣着。 裕美的手抵抗着那双暴乱的双手。 那双魔手剥落了她的裙子,这时她的大腿露了出来, 松永凶暴布满血丝的眼睛直盯着。 「啊!太美了.....让我看看两腿之间。 搅一搅撩人的姿势吧!」松永拉扯着她的身体, 让她摆着成熟的姿势松永看着口水,看着白里透红的肌肤。 裕美看着眼前心爱的未婚夫,疯狂的样子, 心底升起恐怖的感觉不由得身体震动着。 眼前这位优秀的松永,突然有双重人格的个性..........。 想着想着,眼角溢出了泪。 松永开始脱着裕美的衣服,裕美本能的将手抱在胸前, 抗拒着他她终究敌不男人的蛮力,衣服被他扯了下来, 露出了白色的胸罩和内裤裕美护着胸,痛苦的哭泣着。 「啊!不要!不可以啊!」裕美急得尖叫了起来。 松永站了起来一凝视着她的身体,那隆起了的乳房, 神秘的部位艳丽均称的美腿。 「啊!真是漂亮极了!」松永盯着裕美的裸体, 醉言醉语的。 裕美连忙的跳起身来,飞快的逃走,她不想被凌辱。 裕美逃了出来,松永背后面追了过来,拉着她的长发。 「啊!谁呀!谁来帮我呀...........」裕美大声的求救着, 松永拉扯着裕美的头发殴打着她的脸,裕美倒回床上, 全身颤栗着。 松永拿着绳子接近她,裕美的脸伏着,他将她的手绑在背后。 「不要!干什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这样你就逃不了了。 」松永抱起了裕美的身体,往房间走去。 白色像桃子的乳房动着,刺激着松永的官能。 松永将裕美抛在床上,裕美的脸埋在床上, 裸着身体手被绑在背后,全身因哭泣而震动着。 那弹力十足的屁股肉,一张一合的。 松永也脱光了衣服,他的棒子已经兴奋的翘起来了。 松永的两手摸着那美丽犯的身体。 「啊!我..........你要干什」裕美黑色的瞳孔, 因为屈辱而流出了泪来。 「哈哈..........早一点让你迎接初夜啊!」「松永..........冷静一点呀..........不要让我们的梦破灭呀!」裕美拼命的求着松永, 她的脚死命的 着床单。 松永扳着她的身体仰向他,那漆黑茂密的黑毛, 映在眼前。 「啊......真是佳品呀!,看看这些阴毛, 长得多好呀!」松永淫笑着。 裕美紧闭着大腿,抵抗着他的暴行。 松永用力的拉开她的双脚,用力的压着。 「不可以!不可以!」裕美的头发散乱了, 她守了二十三年的童贞就要在这时候被这个粗暴的男人践踏了。 裕美淫裂的深处,有一层薄红色的膜。 松水拉开裕美的大腿,扣着她的大腿,指尖摸着淫裂的下体, 插着薄红色的肉壁新鲜的果肉露了出来。 那薄皮包着红色的肉芽。 裕美内侧的粘膜流出了花蜜,松永俯着头,埋在她的两腿之间, 用唇吸着蜜汁。 「阿!」那最羞耻的部位,被口吸吹着, 是一种污辱裕美悲呜了起来。 松永的舌头伸入了果肉的肉侧,舔着粘膜, 涌出了更多的蜜汁他啧!啧!的发出了吸吮的声音。 裕美的处女敏感的反应着。 松永的股间,那支棒子更挺、更突了。 裕美看着松永硬直的男性性象徵,非常的恐怖, 她绝望的悲呜着不安的动着身体。 松永接近了她,手揉着她成熟的乳房,一手抚着那佳品的阴毛, 一副凌辱的姿态。 「不!不可以..........求你!不要..........」裕美恐惧的摇着头, 黑发打在身上松永握着那块肉柱,押向那第一次秘裂的下体。 「啊!要失去纯洁的身体了..........信任的恋人..........竟然用强奸的.....」她感觉心脏停止了, 激痛使她消失了意识。 「痛啊!不要..........啊..........呜!」裕美痛苦的呻吟着, 松永的肉茎插入处女的深奥的部位。 松永将肉茎埋了进去,松永静止不动,裕美痛得恍惚的看着松永。 「啊啊..........我的女人呀!太棒了, 裕美。 」他得意的来回动着,裕美的蜜处吸着松永的肉块。 裕美痛苦的锁着眉根,不甘示弱的骂着松永。 「你说什呀!」松永抓着裕美的头发, 将肉棒突刺到更深的深处裕美仰着头,痛苦的叫着布、呻吟着。 「啊啊!啊呜呜..........痛啊!」裕美觉得下体的深处绞痛着, 呻吟了起来松永的脸胀红着,也发出了急喘的声音。 他急急的操纵,抽动着。 裕美可怜的肉层被严酷的玩弄着。 裕美的秘部,像是被撕裂一般而锐利的痛苦, 加上那种热力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怎样舒服吧!」松永淫笑着。 拼命的抽送着。 裕美被他肉块的刺激,流出了甘美的蜜汁。 啊!真是太棒了,松永玩得不亦乐乎。 松永像野兽的咆哮着,腰更激烈的动着。 裕美的额头冒着汗,吐着苦闷的气息。 突然,怒涛放了出来。 裕美的深处膨胀着他的肉块,裕美被绑着了着身子, 屈辱的流出了眼泪。 松永完事后,裕美股间的痛苦散了,白纸上有淡红色的血迹, 他满足的拿着纸 拿到裕美的眼前说: 「看!这就是你处女的证明。 」他又靠近了她,凌辱了她三次。 最初是痛苦的,当第三次时,松永急促的唿吸配合着规律的运动。 「你还讨厌我吗你实在太可爱了。 」他在床边吸着香烟,嘲笑着裕美,他吹了一口烟, 喷在她的脸上裕美震着身体,呜咽着。 第二天,裕美挣脱了绳子,她的头发乱了, 哭肿的眼睛无力的瞥着松永,然后走出屋外。 她像行尸走肉一般,在街上走着。 身体的中心部位,一股刺痛的感觉袭卷了上来。 被殴打的身体好像肿了起来。 她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三天三夜锁在房里, 哭泣着她憎恨的想要杀了松永于是她提出了解除婚约, 然后躲在朋友的家里当学期终了后,同时向学校提出辞呈, 带着肮脏的身体离开了东京。 石黑也是和松永一样样,他们的身体内处都潜伏着狂野的魔性。 裕美在公园中走着,感叹着命运的作弄。 这时,社科老师立川俊也在公园散步。 立川二十七岁,兼任创道部的教练,他是一个精悍的男人, 裕美对他很有好感。 立川看见了裕美,浮现着笑容。 白色的牙齿令裕美晕眩了。 要回家了。 裕美微笑着。 看着立川黝黑的脸。 若被眼前的男人抱着..........。 裕美讶异自己有了这种想法。 「坂口先生的送别,你好像没有去」「盛呀, 我没有空呀........那天我刚好有事啦」立川并不知道石黑的奸计 但是裕美对男人已经有了警戒心。 「咦...山叶老师,你的脸色不太好。 」立川看见了裕美沈思的样子,以为她生病了。 「哦!没..........没事啦!啊!我有急事先走了。 」于是告别了立川,急急的走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