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华贸八十八层楼顶大鐘响完第十一声后,趁着茫茫的夜色,大鐘下四面超大液晶电视又开始播出每天临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广告。作为建造了浏阳市最高两幢建筑楼的天宇集团而言,这最后的广告时间一直都是它的专利,自然当仁不让地播映集团旗下公司的系列产品。而今夜也还是那家电梯公司的广告。
    「寰宇电梯,您至高无上的享受!」
    黑暗裡,佔据近十层楼面的大字广告语格外醒目,通过四个方向的屏幕投射到街灯若隐若现的市区每个角落,也落入了刚走出天宇总部的苏虹眼中。
    苏虹这时就立定了脚步,站在天贸九十层电梯口另一端的落地窗口边,望着对面打出的几个硕大无比的广告标语,若有所思。
    此刻的她早已没有心情再欣赏全市最高楼层上的都市夜景,面对着连环叁起的离奇兇杀案,即便是平时澹定自若的苏虹帮办都无法掩饰锁在秀眉间的忧虑。而对面华贸大楼的广告更触动了她几天来因连续工作绷紧的神经。
    …………
    叁月十八日,阴。死者张冰冰,天贸大楼七十六层力天公司文书。报案人是十七层布罗公司的职员。根据笔录,他是在準备乘坐电梯下班的时候发现死者倒在电梯裡。死亡时间为凌晨一点左右。
    叁月二十日,有雨。死者向诗岚,天贸大楼六十五层一家跨国企业的销售职员。死亡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十五分左右,报案人于十一点叁十分发现死者,并报案。案发现场在天贸大楼电梯。
    叁月二十五日,满月。死者吴樱,天贸大楼叁十九层金康公司核算会计师。死亡时间为夜晚十点五十分左右。叁十分鐘之后死者被九层一公司职员发现,案发现场仍是天贸大楼电梯。
    …………
    经过警方详细地排查取证,基本排除了叁个报案人的作案嫌疑,而叁个死者所属公司也并无往来利益的联繫。至于叁个死者本人,根据家人的证词,生前并无和他人结怨的迹象,生活和经济包括感情都很正常。
    但是这叁起案件都有一个相同的情况。叁位死者均是二十几岁的职业女性,面容娇好。死亡时间都发生在午夜左右,死亡地点又都在天贸大楼的同一部电梯裡。
    而事后根据法医尸体解剖报告描述,叁个死者死因惊人地一致,都是由于过度兴奋至死,虽然并没有从尸体中检测出具体药物成分,但不排除兇手是採用注射或是食物手段导致死者被害的可能。也由此可以断定叁起案件应属同一组人所为,是一起连环兇杀案件。
    苏虹自第一个死者起就接手这个案子,到现在十几天过去,依然没有明显的头绪,而被害人却由塬来的一个变成叁个,这使得曾被媒体称作「警界之花」、「神奇美女干探」的她顿时处在内外交迫的压力之下,自然心情有些烦乱起来。
    …………
    看着华贸大楼那个广告,算上今天已经是连续五天都是同样的电梯广告。由此她忽然想起了刚才未婚夫打来的电话,言语之间充满着关切和忧虑,莫非也是因为听到了这几天在天贸大楼流传的电梯幽灵的谣言?
    苏虹感动于爱人的真情之余暗自叹了一声。谣言止于智者,向来不信鬼神之说的她,面对连环杀人事件已带来的恐慌和种种揣测,除非能够早日抓住真兇,否则也无法阻止人们被谣言所蒙蔽,更何况是深受经济影响的电梯公司以及深爱自己的未婚夫。
    *********
    十一点十五分。
    女警官在通知了潜伏在大楼内外的警员收工后,便来到电梯口,按亮了向下按钮的灯,顿时最左边那个电梯的楼层电子指示牌上的数字从1开始迅速向上跳动,看来到九十层也就数秒之内的事情。
    「又浪费了一天!」苏虹失望地想着,「是不是从一开始推测就有误?还是兇手知道风声紧,躲起来避了风头?」
    她的思绪飞快地转动,很快,她否定了自己的推断。
    「从尸体解剖报告来看,叁个女子的阴部裡都有残存的精液余留,根据法医的检验,证明大约在死亡前一至二个小时,被害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性经歷,但是叁位死者阴部四周包括大腿内侧并无给强行撕裂和抵抗留下的痕迹,而距离遇害又有一定的时间,显然强姦后再立刻杀人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案发现场是在一幢纯办公用途的商务大厦裡,还都是从公司下班的职员,叁个女人竟会在这样的时候偷欢作爱,完全不符合逻辑。所以能否尽早尽快地破案,还是必须从这一个疑点入手。」
    楼层电子指示的数字已经跳到39,停了一停,又继续往上跳。
    苏虹看到这个数字便想起最后一起案件发生的时候,她正在第四十二层进行调查,距离叁十九层只隔了叁个楼面而已,可见兇手气焰是怎样的猖獗。也使得屡破大案的她颜面无光。
    不过好在年轻的她一贯以遇事冷静为办案的第一塬则,而极具韧性的坚强性格更使她能够顶住外界的一切压力,迎难而上。因此当她综合叁起案件,得出凶手头脑相当冷静,犯案手法乾净,计划周密,加上最主要一点,兇手并不把她包括警察放在眼裡这些结论后,苏虹断定兇手极有可能还会犯案,于是便制定了如今这个引蛇出洞的计划。
    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主动出击。这是苏虹歷来的工作作风。于是她让自己作饵,每晚九点以后就出入在天贸大楼内,期待兇手的上钩。
    然而连续十四天下来,都没有一点动静。
    今天是第十五天,依然没有收穫。苏虹的信心有点动摇。
    「看来明天有必要和队友们重新整理商讨一下案情,看看是否还有别的突破口。」
    这时电梯到了65层,又停了几秒。苏虹心裡不禁一动,月芽儿般的秀眉不自觉地扬了一下。
    「现在是午夜十一点多,即便是有公司职员在加班也不会坐往上乘的电梯,况且怎么那么巧又都是案发的楼层,莫非是兇手刻意这么做?要那样的话到了第七十六层还会停。」
    想到这裡,苏虹一边看着电梯往上升,一边很自然地将手伸进放有手枪的小拎包裡,一片高度戒备的神情。
    电梯一层一层地向上升着,
    「72」
    ……「73」
    …………「74」
    ………………「75」
    ………………………「76」!
    女警官很清楚地听见电梯裡传来「咯?」一声响,那是铰链被拉动的声音,电梯果然停了下来。
    苏虹不假思索地从手提包裡拔出点叁八手枪,对着电梯门。
    短短几秒在此刻如同是几个世纪。
    「咯?」,铰链再次被拉起,电梯继续往上升。
    「79,80,81……」
    指示牌的楼层数字又飞快地向上跳动,苏虹只觉得紧握手枪的手有点冒汗,但是她的眼睛仍然紧紧盯着不銹钢的电梯门。
    当电梯到达88层的时候,女警官忽然一个箭步窜到电梯门左侧墙边,侧身举起枪对着电梯门口。
    「89」
    苏虹的心都提了起来,就连时间在这一瞬间也彷彿被凝固在紧张的氛围中。
    「咯?!」一下,苏虹的心勐地一沉,险些喝出声来。
    电梯在89层停住了!
    紧接着楼下传来了脚步声,
    「嗒」……「嗒」……「嗒」
    这清脆带着节奏的声响一声声地传透过寂静的楼道,显得格外阴森诡异。
    随着「咯?」铰链拉动的声音,脚步声消失在电梯裡。
    「叮咚」!
    电梯到了!
    向下的电梯指示灯闪了几下红光,电梯的门打了开来,苏虹一闪身,正对着电梯裡,将手枪高高举起,喊道:
    「警察!别动!」
    …………
    然而一眨眼,她已看清电梯裡并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
    苏虹小心翼翼地走进电梯,从任何迹象上都没看出刚才有人进入过。她又朝上查看了一下电梯顶部,缝合严密,没有丝毫被翻开的情况。
    她按了1层的数字键,电梯慢慢自动合上,一阵铰链的响动过后,苏虹只觉得身子一轻,电梯往下沉了下去。
    「看来应该是有人走出电梯。」
    苏虹这样推断着,于是在空荡荡的电梯裡她轻轻吁了口气。
    *********
    透过那面正对电梯门的钢化玻璃落地窗,此时城市的景象几乎都可以落入眼裡。
    但见黑夜笼罩着大地,也笼罩着这个城市。夜幕下繁星高挂,如同悬在城市上空的一盏盏小灯,若隐若现;而城市裡高低错落的楼房寥然闪烁着灯光,却好象夜色中掉落的星星,点点晶晶,令这个夜分外的寂寞起来。
    随着电梯的下降,苏虹眼见着远处的繁星与楼房慢慢消失在视线之外,近处道路两旁路灯的灯光却越来越清晰,一种莫名的愁绪悄悄爬上了心头。那应该是一种孤独的感觉,另外也夹杂着连日来连续工作和压力所带来的疲惫倦意,使得这个二十七岁年轻美丽的女警官忽然有了短暂的沧桑感觉。
    苏虹呆呆望着电梯一边镜中的自己,忽然有一种想哭在男人怀裡的衝动。身为帮办的她平时只能把万千柔情一面隐藏于那张美丽端秀的脸庞之下,而流露在众多男警察面前的永远却都是坚强充满活力的女警官姿态。
    儘管与那些膀阔腰圆的男人站在一起,她显得格外娇小纤细,可令她觉得骄傲的是从那些男人眼中她可以看出对她的尊敬和敬佩。然而有谁能知道,在凉如水的夜色下,她也会有女人的柔弱情怀,一副让男人看了都觉心疼的犹怜模样。
    幸亏还有他!他的怀抱正是她夜晚最温柔的归宿。
    苏虹知道当身边的同事、上司包括以前学校要好的小姐妹听到自己準备嫁给他时候那样的表情是什么,有惋惜、有惊讶,更有嫉妒和不屑的。
    也许在这样一个霓虹闪烁五彩缤纷的都市裡,一个平常的教书先生,既没有显赫的家世,又没有丰厚富裕的财产和英俊非凡的样貌,如果再加上朴实无华不乏诚实真挚的心,那他就注定生活在城市的最底层,将与奢侈、与高贵、与美丽无缘。
    然而就是如此平凡的男人,却得到了被称作「浏阳市警界之花」的芳心。这被别人当成是鲜花插到牛粪上,令千万男人扼腕痛惜的事情,对于苏虹而言正是她觉得最真实最正确的选择。
    已经决定做的事情女警官从不后悔或者后煺,更不用说是感情。这是苏虹的性格,也是她的宿命。她不指望旁人会如何正确善意地理解她的心思,她只需自己清楚明白能够拥有这样一份淳朴简单的爱情是多么难得。
    就像今晚的这个时候,苏虹几乎可以猜到那个斯文的男人一定开着灯守在家中,正一边批着学生的作业,一边又在期待着她的回去。而他到时一定还会衝上一杯热热的牛奶,为她驱散连日来的疲惫和隐藏心灵的脆弱。
    这就是她想要的感情,没有阿谀,没有垂涎,也没有被人景仰的女强人,一切都那么自然简单。这也就是她想要的家,能够让她做回普通女人的一个家。
    苏虹不无柔情地想着,想着,忽又不自觉地对着电梯一边的镜子打量起自己来。
    在顶上略显暗淡的白射灯光照映下,她的瓜子脸庞带上了一丝丝的倦意。而这一点点的倦意却化作了一团慵懒的姿态,悄悄透过女人光洁的秀额,依附在她弯弯两道满是山水灵秀之气的细眉之间,加上那犹如黑珍珠般剔透晶莹,神采闪闪的一双妙目,不经意地就透出几分妩媚与妖娆。
    镜中的女人下意识地抿了抿两片薄薄的红唇,滋润了一下微微有些乾裂的口红。
    平时穿惯警服少有打扮的她,趁着今晚行动后的回家,自然想给男人一个惊喜,让他看看她的女儿家另一番的丽质本色,当然首先要掩饰住长时间工作后的劳累样貌。
    接着她又整了整鹅黄色短袖衬衣,内裡白色吊带连衣裙包裹下的娇胸骄傲地凸现着一个高挺轮廓。苏虹看着自己天鹅般线条柔美的颈项下,裸露在外的那一大片雪白胸肌,想像着他看到自己时会有的表情,是否也和这十几个白天在大楼碰见的那些男人那样,只顾贪婪地注视胸口那一道深深无法遮盖的乳沟而忘乎所以呢?
    不过同样的注视,也只有他,她才不会产生厌恶的感觉。相反让正在想像的苏虹情慾却蔓延了出来,她忽然很迫切地想要他的爱抚,包括他那双碌山之手攀上自己饱满高耸的丰胸。
    今夜正是她每个月最需要的时刻,她需要他。
    *********
    「喀??……」
    苏虹正想得出神,忽然听头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好像是电梯的铰链被硬生生扯动起来。女警官就觉得身子往上一飘,双脚似乎已经失去了站地的力气般着不上劲,只能眼睁睁看着楼层显示屏上的数字失常地飞快递去。
    「69,68,67,66,65,64,63……」
    瞬间发生的意外让女警官一时间没回过神来,但当电梯因下落速度太快而与四壁发生摩擦所发出的「嘶嘶」尖啸声衝入她耳膜时,她马上意识到情况的危急性,一方面使劲按动电梯的紧急求救按钮,一方面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锐利明亮的大眼睛不停地察看电梯顶上四周,不放过哪怕是最后一秒获得转机的机会。
    「……40,39,38……」
    显示的数字继续无情地发疯般向下递减着,苏虹白皙的额头微微有些细汗,脑海中爱人的面容开始不断地闪现,次数越来越多。也许这是人在遭遇绝望的处境下自然的反映吧。
    「34」
    「咯?」又是一声响,电梯突然停住了。
    在如同几个世纪长的十几秒过去后,女警官绷紧的神经方才慢慢放鬆下来,只觉得心还在怦怦乱跳,被紧身的吊带裙包裹得玲珑有致的酥胸兀自还急促地起伏不休,引得就连黯淡的光线都不住往那一道幽深的深壑裡钻,去抚摸女人充满诱惑的隐藏地带。
    正当苏虹惊魂方始初定的这一刻,
    电梯门突然开了。
    女警官先是一怔,但立刻就警惕地看出去。外面什么都没有,黑漆漆一片。楼道的长廊显得格外安静,连灯光都悄悄地休眠在沉沉的夜中,只有斗大的「34D」几个镀金字样通过电梯裡的光线显现在正对面的墙上。
    异样地安静使苏虹心裡有些不安。她拿起手枪,刚想走出电梯,到四周看个究竟,眼前突然一黑,手腕一麻,枪被打落在长廊上。而电梯裡多了一个人。
    这时电梯门瞬间又关了起来,接着脚下一阵震动,电梯缓缓向上升去。
    来人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稳稳地站在女警官两步之遥,黑衣黑裤黑面罩,一身劲装打扮。藏在黑色面罩下的一双炽热眼神贪婪地停留在她前胸的深沟处,死死不放。
    这使得从未被别人如此轻薄过的苏虹非常的生气,恨不得立刻挖掉来人的眼睛,但她从来人如同猎豹那样充满活力的身形看出,对方绝对是个高手,一定要用心对待,因此她沉着地没有作出反击,只用美目紧盯着眼前男人的每个细节动作。
    「不知道我的猜测是否正确,你的胸围是否是34D呢?如果不是那可枉费了我在34楼这裡等你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