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1.4w
    (1)
    「在这里,我要对各位新生强调一下。咱们学校总体来说治安是不错的,但
    也不能,啊,就说真是象牙塔了。都记着我说的,晚上早些回宿舍,别去黑灯瞎
    火的地方。特别是女同学,要务必把我这些话放在心上,不要以为是开玩笑……」
    礼堂讲台上,学校保卫处的处长正在慷慨陈词。虽然是每年新生入学例行的
    安全教育,话里话外却带着几分恼火和急躁。
    「这么暴躁,难道『那事儿』是真的?」礼堂中后部,一个穿黑T恤的男生
    嘀咕道。
    「没看警车都来了?」
    右边一个男生小声回答,「据说都是文学院的学姐,一个宿舍的,也不知怎
    么的,晚上从图书馆出来没回宿舍,跑到实验楼天台那种偏僻地方,被一网打尽
    了。」
    黑T恤男生点点头,没再做声。
    「哎,我说,何声。你姐不是文学院大叁的嘛,你问问她呗?」
    黑T恤男生左边的男生也侧过头来,小声说道。脸上带着一股「男人都明白」
    的坏笑。
    「首先,到底是不是真有那事儿,还不好说。」
    「黑T恤」淡定地回答,「再说,就算是真,又有啥可问的?」
    「说不定她们院里有点儿小道消息……嘿嘿……」
    左边男生一脸坏笑。
    「滚,净想些不正经的。」
    何声笑骂一句,「你让我怎么问?姐,听说你们院出事了,仔细描述一下现
    场呗?我姐不打死我才怪。」
    「看在室友份上,你豁出去被打死一回,满足一下我们好奇心呗?」
    「滚滚滚!」
    在保卫处长先生很努力地讲了两个小时车轱辘话之后,中午十一点,安全教
    育终于结束了。大一新生们一边议论着,一边纷纷从老旧狭窄的通道离开礼堂。
    何声和左右两位室友不愿跟人挤来挤去,就干脆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动
    身往外走。刚出礼堂门,室友捅了捅何声:「哎,你姐怎么来了?」
    何声抬眼望去,台阶下面冲他招手的还真是姐姐何弦。
    刚过了20岁生日不久的何弦,今天穿了一件修身款的白色V领连衣裙,将修
    长的脖颈和秀丽的锁骨呈现出来,领口恰到好处地开到胸口以上一点,既显示出
    主人胸有丘壑,又没有让人真的看去一线春光。
    自两座险峰以下,裙子的腰身先是迅速收紧,显出一握纤腰,再飞快扩张,
    覆住两瓣桃臀。
    裙摆收在膝上叁五厘米处,使人能略窥一点大腿的曲线,丰腴而不痴肥,而
    这丰满的曲线沿膝盖而下,再进一步收缩,就变成了富于弹性、纤长可爱的小腿。
    小腿的末端,则是一双被淡蓝色低帮帆布鞋包裹着的玉足,从鞋帮上方玲珑
    可爱的踝骨看,大概是裸足穿着板鞋,或者只穿了船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