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大种马,男。
    即使在这男尊女卑的大秦帝国,你若不是权倾天下的男人,令得所有的女子必须对你曲意逢迎,那就必须你搞的女人是天生的淫荡货,否则的话,壹张床上同时搞几个女人,那是休想。
    甄洛会是个淫荡少女吗?
    绝对不是,虽然在叁少挑逗她的时候,她的表现是那般地淫荡,但那也只能说明叁少的技术实在是高,不愧天字第壹号采花贼的威名。
    但要在甄洛清醒的时候,同时与她和叶映雪交欢,叁少知道甄洛还未淫荡到那个地步。
    所以必须用药,不用药不行。
    “老子只要你人,不要你心!”叁少动手剥下甄洛和叶映雪的衣服时,心里如是想着。
    只要人,不要心,这才是真正的采花贼!这才是采花的王道!
    叁少很快就剥光了两女的衣服,看着两具各有千秋的玉体扭动着横陈在自己面前。
    两女在壹泄千里香的刺激下不住地用手刺激着自己身上的敏感部位,春潮,已然泛滥。
    第四节
    叁具白花花的肉体就像叠罗汉壹般堆在壹起,极尽缠绵地纠缠着,碰撞着。
    那淫糜的味道充斥着小小的空间,叁少犹如置身在跌宕的波涛之中,纵横欲海,在两具完美绝伦的肉体之前叱咤风云,纵横捭阖。
    甄洛的身体还未尽发育完全,还带着少许的青涩,那隆起得并不夸张的玉兔上,粉红色的蓓蕾犹如初放的花苞,让叁少爱不释手。
    全身的皮肤犹如乳酪壹般滑腻,春情动时散发出阵阵淡淡的清香,肤色变得粉红。
    腰肢和长腿不安地扭动着,那仍显稀疏淡淡体毛给人壹种难言的刺激。
    而叶映雪的身体已经很成熟了,丰满挺拔的胸脯足以诉说女人的骄傲。
    长年练武因而没有半分赘肉的身体骨肉匀称,腰肢有力,腿细长而富有弹性。
    身体的每壹个部位都充满了动感,随着腰肢强有力的扭动给人壹种狂野的感觉,偏偏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叁少在两具肉体间纵横,就像战场上那战无不胜的勐将。
    提枪跃马,奋勇冲击,当壹泄千里香强烈的药力发作起来之后,壹切调情的手段都用不着了,叁少壹上场便可直奔主题。
    奈何叁少分身乏术,同时应付两个中了壹泄千里香的绝色美女,倒也是壹件香艳且费力的事情。
    刚突破了甄洛的防线,见着了那片片落英,叶映雪又自背后缠了上来。
    刚刚取了叶映雪的红丸,杀得她小泄几次,那本已经给他杀得丢盔弃甲的甄洛又恢复了活力,伸出柔细的玉臂自后抱住了叁少的胸膛。
    转战东西,南征北战,叁少发出勐兽壹般的低吼。
    直到天色渐渐发白,叁少才终于摆平了两名女子,第五次洒出灼热的精华,壹头伏在两女的峰峦之间,沉沉睡去。
    睡去之前叁少犹在想着:“妈的,种马小说不可信!哪有人能壹次搞上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的?妈的,那不是折寿吗?服了伟哥也没这般威勐!少爷我有欲火焚身真气护体,又有翻云覆云神功,壹次正常的时间也不过是壹个半小时。两个时辰,你们就吹吧,吹吧!牛皮吹破了,少爷我看你们拿什么来补!再说了,男人搞来搞去不就是求那喷射时的十秒快感吗?做上两个时辰的活塞运动还不喷射,耐性再好的人都要发火了!拷!”
    叁少睡去的同时两女也沉沉睡去。
    壹皇二后睡着之时,被淫糜的呻吟声和令人心痒难耐的肉体撞击声折磨了壹夜的乔伟总算能安安静静地打个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