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简介】??萧遥,大二三好青年,好吸烟,好喝酒,好美女。经常因为口袋里没钱开房,而和女友露宿公园打野战!那知一觉醒来的萧遥忽然发现自己穿越了,而且还成为三宵圣母的唯一传人——纣王!? ? 头可断,血可流,男人不可不风流。女娲,三宵,西王母,瑶池金母,苏妲己,月姬,嫦娥,邓婵玉等诸多仙子美女一个都不可放过。

    恶魔萧遥淫笑着俯身在云霄娘娘的耳边,轻舔着她晶莹玉润的耳垂,说道:“云霄娘娘,你的下身可真紧哪!果然不愧为三宵之首,处子的滋味果然不同凡响。嘿嘿,象你这样国色天香的绝美仙子,不连玩你个三天三夜,真是对不起漫天诸神啊。”

    被恶魔萧遥任意淫辱着,浑身酸软的云霄娘娘象被抽了筋一样软软地瘫在七彩宝毯上,动弹不得,只有一双玉腿不时的微微抽搐,如云的秀发披散在床上,由莹白的背脊到浑圆的丰臀以至修长的美腿,形成绝美的曲线,再加上肌肤上遍布的细小汗珠,更显得晶莹如玉。一双含羞无奈地美眸紧闭着,无力睁开,两行珠泪沿面而下。受到男人肆意凌辱的云霄娘娘,浑身散发出未曾有过的性感。

    在一阵静默后,恶魔萧遥下身的凶器恶魔之枪再次动作起来。他毫不怜惜云霄娘娘含苞初破,这次要用采补、摧情的淫邪法术,对她大加挞伐,云霄娘娘体内的元贞将再难守住。这绝色玉人、仙子丽人樱唇微张,情难自禁地娇啼呻吟起来。恶魔萧遥肆无忌惮地奸淫强暴、蹂躏糟蹋着身下云霄娘娘柔若无骨的雪白玉体。凭着恶魔淫君萧遥高超的技巧和超人的持久力将这美貌仙子,师尊姐姐云霄娘娘玩得死去活来。云霄娘娘在恶魔萧遥胯下蠕动着一丝不挂的赤裸玉体,雪白胴体不由自主地抵死逢迎,婉转承欢,千柔百顺地含羞相就。恶魔萧遥的手段比刚才强烈许多,那凶器恶魔之枪暴烈地像火一样,灼的云霄娘娘娇弱的胴体一次次的爆发,然后是一次次的崩溃下来,虚脱的再也没有半点力气,但萧遥却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反而更强猛地攻击,尽情地玩弄云霄年内娇柔的胴体,用各种催情手法,将这美女一次次征服于身下。

    恶魔萧遥粗大硬硕的百战神枪又狠又深地杀入云霄娘娘体内,狂暴地撞开这丽人娇软柔嫩的魔核,在那紧窄的九幽魔洞中横冲直撞,萧遥的恶魔之枪不断地深入攻击着云霄娘娘玉体的最深处。在凶狠粗暴的冲刺下,云霄娘娘的神仙圣园被迫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

    萧遥猛提下身,吸一口长气,咬牙一挺恶魔之枪,只见云霄娘娘浑身一震,一声柔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顿时全身的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一齐涌上芳心。只见云霄娘娘柳眉频皱,银牙紧咬,显出一幅不堪蹂躏的诱人娇态。一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护法神的胯下一阵颤栗、轻抖,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云霄娘娘娇啼狂喘,一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恶魔萧遥腰後,随着恶魔之枪对九幽魔洞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一阵阵律动、痉挛。

    萧遥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仙子师尊娇美肉体引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云霄娘娘九幽魔洞深处,顶住魔核揉动的恶魔之枪一麻,就欲狂泄而出。恶魔萧遥赶忙狠狠一咬舌头,收回恶魔之枪,然后再吸一口长气,又狠狠地杀入云霄娘娘体内,恶魔之枪顶住云霄娘娘九幽魔洞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魔核再一阵揉动,更用一只手指紧按住云霄娘娘那娇小可爱的嫣红玉珠一阵紧揉,另一只手捂住云霄娘娘的右乳,手指夹住峰顶上娇小玲珑、嫣红玉润的可爱乳红狂搓,舌头则卷住云霄娘娘左峰上那含娇带怯、早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红,牙齿轻咬。三管齐下,云霄娘娘顿时娇啼惨呼声声,柔呻艳吟不绝,但觉一颗芳心如飘浮在云端。

    恶魔萧遥俯身吻住云霄娘娘那正娇啼狂喘的柔美鲜红的香唇,企图再闯玉关,但见云霄娘娘女子本能羞涩地银牙紧咬,却最终还是羞羞答答、含娇怯怯地轻分玉齿,丁香暗吐。恶魔萧遥吐舌卷住那娇羞万分、欲拒还迎的云霄娘娘丁香美舌,但觉檀口芳香,玉舌嫩滑、琼浆甘甜。含住云霄娘娘那柔软、小巧、玉嫩香甜的可爱舌尖,一阵淫邪地狂吻浪吮。那粗大的恶魔之枪也已在云霄娘娘的体内动作了七、八百下,恶魔之枪在云霄娘娘九幽魔洞中强烈摩擦下一阵阵酸麻,恶魔萧遥的龙元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恶魔淫君萧遥收回恶魔之枪,猛吸一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凶器恶魔之枪往云霄娘娘火热紧窄的身体最深处狂猛地一插,滚烫的龙元二度喷出。

    “啊——”

    云霄娘娘一声惨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