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平静的看着我说:「打电话吧,你只要记住,我和你是做好的朋友和哥们就行了,不要犹豫,我和你嫂子是经过认真探讨才决定的,不要让我们难堪,也不要让你自己遗憾,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我不知道说什麽好,颤抖的手拨通家里的电话,告诉妈妈在大鹏家睡,妈妈只是告诉我少喝酒,就挂断电话。

??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此刻的心情,紧张激动,兴奋羞愧,期待恐惧,接下来要发生什麽,我心里清楚,可大鹏是我最好的朋友,真的要当着最好的朋友面和他老婆做爱吗,我有点退缩了,我心里没有做好准备,站起来小声说:「大鹏,我……我……我还是回家吧。」

??大鹏微笑着说:「青林,放松点,过了这道槛,你就明白了。」江华已经洗完出来了,裹着浴巾,大奶子高高的挺立胸前,大屁股扭着边进卧室边说:「你俩也洗洗,德行吧,呵呵。」

??大鹏说:「一起洗还是?」我赶紧说:「你先洗吧,俩男人一起我不习惯。」大鹏笑着说:「好吧,我也不习惯,你先和你嫂子聊天吧,我先洗去了。」我如坐针毡,心乱如麻,江华在卧室了叫我:「你进来呀,怕我吃了你呀,熊样吧。」

??我僵直着身体,惶恐的进入卧室,江华坐在床头正在梳头,大奶子白白的乳沟映入我的眼睛,我下体不听话的硬了,支起一个大包。

??江华哈哈大笑说:「熊样吧,硬了吧,你们男人啊,都一个味,动不动就恨女人,可你们谁都离不开女人。」说完站了起来注视着我说:「青林,觉得我身材怎麽样啊?」说完扯下浴巾,一个丰满的裸体展现在我的面前。

??以前还真没注意,江华的身材这样好,皮肤白皙,大眼睛含着春意,嘴唇红红的,乳房虽大但是挺挺的,一点没有下垂,乳头暗红色,峭立着,腰不是很细,略有点赘肉,更显得成熟肉感。

??屁股又大又白,圆润结实,腹下浓黑的阴毛,卷曲着,一条肉缝,阴唇若隐若现,我看到有点痴了,鸡巴在裤裆里跳动不安,结结巴巴的说:「嫂子,你……你身材很,很好,很……很有……有女人味。「江华笑着说:「还行吧,我挺满意的,就是屁股太大了,不过男人喜欢大屁股,没看都想摸我屁股吗,你摸摸我的屁股,感觉一下,呵呵。」我已经有点思维混乱了,颤抖是手摸在江华大屁股上,软软的,很有弹性,滑滑的非常细腻,不仅咽了一口口水,江华微笑着说:「嫂子屁股好吗?用力揉揉。」我呼吸急促起来,用力揉捏嫂子大白屁股,另一只手不觉握着大奶子,好大,我的手根本握不过来。

??这时卫生间的门响了,吓得我赶紧收回手,江华又是一阵大笑。大鹏赤身裸体的进来说:「青林赶紧洗洗,你嫂子可等不及了,呵呵。」江华「呸」了一声:

??「滚一边去,你才等不及了呢,哈哈。」

??我逃进卫生间,喘息着平复激动的心,脱下衣服,打开花洒,水流冲洗我燥热的身躯,鸡巴硬的发痛,简单的冲洗完毕,我在想,是穿衣服出去还是光着出去呢,难为情,又有某种兴奋,正犹豫着,江华喊道:「别不好意思了,光着屁股进来吧,哈哈哈哈。」

??她笑的如此轻松,我也轻松许多,打开卫生间门,慢慢进入卧室。里面的大鹏躺在床上,江华坐在身边正在摆弄大鹏的鸡巴,看着我挺着鸡巴傻站在那里,江华笑着说:「挺大的吗,过来嫂子验验货,看是不是有真本事,呵呵。」我已经有点麻木了,嫂子的手轻柔的握着我的鸡巴撸动几下,激动的我差点射出来,嫂子用力握紧鸡巴根部笑着说:「难怪你和大鹏是哥们,我们第一次啊,他看见我握着那个人鸡巴,激动的射了,呵呵。」大鹏微笑着说:「别提了,丢人啊,呵呵,青林可别学我呀,放松些,放松会好很多的。」

??江华松开手,温柔的看着我,慢慢跪在床上,轻柔的把我搂进怀里,大奶子挤压在我的胸膛,软软的,好舒服,已经痴迷的我本能的搂住江华,两张嘴,慢慢的吻在一起,吮吸嫂子的舌头和嘴里的津液,我的身体兴奋的颤抖。

??慢慢的,嫂子吻着我的脖子,向下,停留在我的乳头上,火热的唇吮吸我的乳头,舌头尖舔弄,手在揉我屁股,手指若有若无的扫弄我的肝门,我不仅发出呻吟声,鸡巴跳动着,马眼的液体已经流下,滴落的床边。

??江华的屁股高高撅起,大鹏掰开大屁股,注视着我,伸出舌头舔弄嫂子的屁股沟,嫂子开始呻吟,慢慢的一口吞进我的鸡巴吮吸,我兴奋的「啊啊」大叫,就这样,我站在床边,嫂子撅着屁股,舔弄我的鸡巴,手在屁股,卵蛋和屁眼不停的爱抚,後面的大鹏贪婪的舔弄嫂子的阴道口和屁眼。

??如此淫靡的画面,是我从未见过的,今天就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情慾高涨,嫂子的口腔热热的,舌头软软的,手轻柔的,呻吟声婉转动听。

??嫂子吐出我的鸡巴,颤声说:「不行了,我要,快呀,给我。」我木然的不知所措,大鹏?起头说:「让青林先来。」嫂子转过身,躺在床边,?起双腿,湿淋淋的阴户对着我,阴唇已经微微张开,如同一张小嘴一样,我激动的握着鸡巴,对着阴道口,在大鹏的注视下「噗哧」一声,深深插入嫂子的阴道。

??嫂子和我同时发出低沈的呻吟,我挺动坚硬的鸡巴「啪啪」几下深入抽插,嫂子「啊啊」的呻吟几声。

??大鹏蹲在江华的脸上,鸡巴高高撅起,江华伸出舌头舔弄大鹏的屁眼,大鹏兴奋的说:「青林,揉你嫂子乳房,用力点,你嫂子喜欢,老婆,告诉青林怎麽做。」

??江华呻吟着说:「啊……对,用力揉我大奶子,女人干事时候喜欢用力揉,我不疼的,舒服着呢,啊……对,就这样,鸡巴在往上翘一点……对对,就那……啊啊……用力肏我,啊啊……别停啊……「

??我的鸡巴欢快的抽插,淫水已经流出,嫂子火热的阴道收缩蠕动,我无法控制自己,大叫着喷射而出,精液深深射入嫂子的阴道。我拔出鸡巴,白花花的精液和着淫水流到嫂子的屁眼,淫靡的散发性的气息。

??嫂子激动的说:「青林没问题,老公肏我,让你哥们看你怎麽肏我,快呀,我要。」转过身,张开双腿,大鹏挺着鸡巴插进江华的阴道,开始抽插。江华开始淫叫:「啊……老公肏我,啊……啊……好舒服啊,青林摸我奶子,快呀,啊啊……」我爬上床,用力揉捏嫂子的大奶子,大鹏挺动屁股「啪啪」的猛插。

??嫂子呻吟着说:「青林骑我脸上,我……我……要吃你鸡巴,啊啊……老公用力肏我,别停……」我激动的跨在嫂子脸上,软下来的鸡巴被嫂子吃进嘴里吮吸,我兴奋的浑身颤抖,鸡巴慢慢变硬了,嫂子吐出我的鸡巴,啊……天啊!嫂子舔我屁眼,我兴奋的大叫,「啊,啊……」

??大鹏在嫂子高潮中也射了,嫂子翻过身,撅起大屁股,淫荡的叫:「青林肏我,肏我骚屄呀。」我看着大鹏鼓励的目光,再一次插入嫂子满是精液的阴道。

??我感觉这样插的好深,好紧,嫂子开始了淫荡的叫床:「啊……啊……舒服……啊……啊……老公,告诉你哥们,啊……啊……告诉她我要……要什麽,啊……」

??大鹏鼓励的看着我说:「青林,肏你嫂子,不要有任何顾忌,现在你嫂子就是女人,需要你鸡巴肏的女人,你要叫出来,这是的嫂子不怕你羞辱,不怕你用下流话骂她,叫出来你会更快乐,没事的,你能做到。」一股前所未有的亢奋和大鹏的鼓励,我心底深处的淫慾激发出来,发泄似的大声说:「肏死你,嫂子你是骚屄,我肏你骚屄,啊啊……过瘾啊,肏你屄呀,啊啊……」

??嫂子淫叫着:「啊啊,是,我就是骚屄。啊啊……肏我骚屄,啊……骚屄要鸡巴,妈呀,我高潮了,屄舒服啊,啊啊……别停……我还要啊……老公啊,你哥们肏我屄了,啊啊……青林肏我,啊……你是最棒的,用力肏我,啊……老公告诉你哥们,你喜欢他肏我。」

??大鹏揉着江华的大奶子说:「青林肏你嫂子骚屄,我喜欢你肏她,我看着你肏她,老婆再骚点,吃我鸡巴。」

??我已经疯狂了,我和大鹏一前一後肏着江华,在江华几次高潮後,我们同时射了,江华吃进大鹏的精液,舔乾净我鸡巴上的淫液,潮红着喜悦的脸,幸福的软软的躺在我们中间。屄里的精液,白花花的流出来,床单湿了一大片。

??我不知道怎麽表达我的心情,大鹏,嫂子,你们是我一生中最好的良师益友,我感动的跪在床上,头埋进嫂子的乳房,流下感激的热泪。

??江华爱抚我的脑袋温柔的说:「青林,嫂子必须告诉你,你和大鹏是兄弟,这份情谊来之不易,我对你有好感,不要因为我们上过床了,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更不要爱我,我也不会爱你,我爱大鹏,我是大鹏的女人,你明白了吗?」我感激的说:「嫂子,我明白,你永远是我的嫂子,大鹏永远是我的哥们,谢谢你们。」

??大鹏平静的说:「青林,我和你嫂子很幸福,我也想你幸福,你要明白,很多事只要观念一转变,揪心难受的心情就会变成一种快乐,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人活着不容易啊,何必给自己压力呢,我困了,睡吧。」很快,大鹏发出匀称的鼾声,江华依偎在大鹏腋下,大屁股靠在我的小腹上,我僵直的躺在嫂子身後,不敢动,手不知道放哪才好,江华小声笑着抓过我的手,放在大奶子上说:「想搂着嫂子就搂呗,现在害羞了,刚才那威风哪去了,熊样吧,呵呵。」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放松身体,搂着嫂子光滑的身躯,闻着嫂子的发香,安静的睡着了,睡的好香甜。晨曦的阳光温暖的照射进卧室大床,我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嫂子的屁股动了一下喃喃自语的说:「几点了,不做早饭了,累死了,大鹏出去买点得了,我再躺一会。」

??大鹏醒了,翻身下床,边穿衣服边说:「我去买,青林是要豆浆还是豆腐脑?」我感觉好尴尬,我搂着人家老婆,还让大鹏买早点,心里很过意不去,红着脸说:「不用了,我和你一起去得了。」

??大鹏平静的说:「你再躺会,我一会就回来,我看着买吧。」说完先进卫生间洗漱,然後下楼买早点去了。

??嫂子的屁股还在我的小腹上贴着,我的鸡巴又硬了,在嫂子屁股沟跳动,嫂子笑了,大屁股随着笑声摩擦我的小腹和鸡巴,我本能的想插进去,手在嫂子乳房用力揉了几下。

??嫂子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熊样吧,和大鹏一个德行,别憋着了,快点插进来。」,说完大屁股往後翘。

??我激动的屁股一沈,鸡巴插入嫂子温暖湿润滑腻的阴道,『啪啪』的抽动,心里有种偷情的紧张兴奋,要是大鹏回来看见不知道会怎麽想。

??嫂子发出呻吟:「啊啊,小公狗,肏嫂子,快点,啊啊,就那,对对,啊啊。」我搂着嫂子腰,用力挺动鸡巴,眼睛盯着房门,那是一种奇特的兴奋,快速的肏弄,刺激的心里,在房门打开的瞬间,我和江华同时高潮了,精液再一次射入嫂子滑腻的阴道。

??拔出变弱的鸡巴,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拎着早点的大鹏,大鹏笑着摇摇头说:

??「快起来吃饭了。」

??嫂子笑着爬起来看了下体一眼说:「肏,这麽多,我先洗洗,你快起来。」说完下床,精液顺着阴道流到腿上,扭着大屁股进入卫生间。

??我快速穿好衣服,不敢正视大鹏,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大鹏平静的对我说:

??「青林,不能因为这样而背上负担,也不要过分追求刺激呀,你将来还有娶媳妇的,懂吗?」

??我羞愧的点点头。

??江华洗簌完毕出来了,扭着大屁股进入卧室穿衣服,大声说:「青林快洗洗吃饭,还上班呢。」

??我进入卫生间撒尿洗脸,整理好穿着出来坐在餐桌旁,开始吃早点,江华已经穿好衣服,和我们坐在一起吃早点。

??江华边吃边说:「青林,我可告诉你,下了床我就是你嫂子了,可不许对我动手动脚的,知道吗?」

??我赶紧说:「嫂子,大鹏,你们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麽做。」,话是这麽说,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别扭,总觉得对不起大鹏。

??接下来的几天,大鹏和江华就像什麽也没发生过一样,我慢慢的也不在纠结,开朗许多,江华还是扭着大屁股,经常被人捏一把,拍一巴掌的,满嘴脏话,嘻嘻哈哈。

??这几天,领导经常开会,好像在研究服务公司的事,我看见我们主任整天露出苦瓜脸,沈默寡言的。

??周六没让我们休息,开了一个大会,局长也亲自参加,主任愁眉苦脸的做了说明:「同志们,经过局党委研究决定,服务公司开始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现在开始,大家可以竞争经理职务,谁都可以,大家不要约束,希望踊跃报名,积极参与。」

??底下鸦雀无声,谁都知道,所谓的服务公司,就是大的国企给职工家属就业的单位,有一点本事的,谁都不会在这混日子,公司干活的人不多,开资的人不少,大多数都是没文化,家庭条件不好的,没关系的老娘们,还有个别谁都惹不起,各部门都不要的无赖,我就知道三四个从来不上班,照样开工资的。

??这样的公司,混日子时候谁都能管,真要自负盈亏,独立经营,谁愿意接呀,局长尴尬的坐在前面,脸色别提多难看了,我们主任不敢看局长,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出,会场静的出奇。

??一个老娘们先开口了:「我说局长啊,自负盈亏啥意思,不就是不开资吗,谁不知道服务公司年年亏损啊,你这是砸我们饭碗啊,没饭吃,你养活我们全家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下面开了锅一样议论争吵起来,局长做不住了,主任躲在局长後面不敢说话了,局长拍着桌子大声喊:「安静,安静,不是局里不管你们,这是改革懂吗,我郑重承诺,局里给三个月的过度经费,只要你们能干的,局里绝不找外面的人,你们可以扩大业务,多种经营,你们要为局里考虑,同志们安静,这是开会呢。」

??服务公司的老娘们根本不买账,七嘴八舌的大喊大叫,气的局长都快疯了,大声喊:「在加几个月总可以了吧,给半年过度可以了吧,谁接经理站出来,局里一定大力支持,安静。」

??很多事也许是命运安排吧,也许是巧合吧,我有点内急,想出去上趟厕所,就在我刚站起来走出几步的时候,我们主任几步跑过来,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拉着我就往前面走,大声喊:「王青林站起来接任经理了,大家快鼓掌啊。」我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拉到局长面前,底下乱哄哄的,根本听不清说些啥,我大声反驳:「不,不是的,我……」

??还没等我把下面话说出来,局长已经握住我的手,大声喊:「王青林同志,好样的,敢於勇挑重担,局里对你是信任的,相信你带领大家一定做出骄人的业绩,各部门负责人留下,散会。」

??我蒙头转向的被局长抓住不放,急的满头大汉,尿也没了,我真恨自己,咋就不憋着,站起来干个鸡巴。

??就剩几个干部了,我大声说:「局长,主任,我不行啊,我哪管过人啊,你放了我吧,我站起来是想撒尿的。」

??局长阴沈着脸说:「王青林同志,不要辜负了组织的信任,我不管你为啥,反正你站起来了,就这样定了,否则你就准备回家吧。」这是在威胁我呀,我刚想狡辩,主任对我说:「你就干吧,别推了,你小子难道是怂活呀,连一帮娘们都管不了,不闲丢人啊,啥也别说了,现在就上任,办理交接。」

??我是没有退路了,不接,就得下岗,接吧,怎麽干啊,我也不懂啊,主任这个老狐狸,真不是东西,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当上了没人愿意干的经理。

??进入所谓的经理办公室,面对的一切只能用一个字形容『乱』不是一般的乱,不知道该干什麽,不知道怎麽分配下面工作,这群老娘们根本不买我的帐。我一句话没说完,她们有一百句话对付,每到关键时刻,都是江华帮我解围,我真的很感激。

??公司的业务根本谈不上,一直是给港务局维修处做服务的,说白了,就是和保洁清洁工差不多,以前是一个单位的,混着过也没人管,现在可好,开始挑毛病了,不是这没打扫乾净,就是那没做到位,我脑袋都大了,急的我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乱转。

??一个月过去了,底下这群娘们开始说风凉话了,我亲耳听过『弄个王八当经理,还不整成一锅王八汤啊!』气的我差点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