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子是一个在父母离异後,继母嫁过来时,跟着的女儿。一米五六的小个,头发齐肩,大眼睛,脸颊圆润,红唇小嘴,尖尖的下巴,唯一的缺点就是鼻头有点大,不胖不瘦,对人真挚,开朗活泼。

??当时许多好友都表现出怜惜之情,但她一直当我们是兄长。和我的关系应该是最深的。

??我住楼上,她在楼底,常在一起促膝夜谈,深知她的许多往事,也相互说起许多隐秘的事情。是男人大多有种感觉,和女性交友,刚开始还是纯粹的友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关系越是亲近越觉得她身上有种特殊的吸引力,越想去接近越想了解更多,往往从朋友发展成情侣关系。

??有次她在打整自行车,我刚好路过,走近和她说话,她穿着件宽大的圆领T恤蹲在地上,我站着一低头透过颈部宽大的领口一眼望到底,竟然没有戴胸罩,两个白白的乳房竹笋般的坚挺,乳头偏小,看得我热血沸腾。

??从此我也时常感到有种力量在心?作祟,但平时就很稳重,所以克制着没有被任何人看出。

??娟子已经当我是最亲近的人,我毕业後参加了工作,有时以亲哥哥的身份给她开家长会,而且一直在精神上给她支持。她的成绩一直很好,但高三时候母亲和继父关系骤然紧张,常常吵架,严重的影响了她的情绪,开始和班上的一个男同学频繁接触,後来发展成了情侣关系,成绩也开始急速下滑。

??原本极有希望考取大学,後来竟然连考场都没进,晚我两年毕业後,她也进入社会开始在工作。

??由于我也强烈反对,关系淡了许多。和太多的初恋一样,发生了肉体间的接触,经历了短暂的热恋期,两人在性格上的矛盾逐渐表露无疑,从赌气到争吵,从推搡到拳脚相加,分手是迟早的事情。

??一年後娟子觉得累了,某一天晚上找到我,说哪?也不想去,让我陪她去看通宵电影。

??到影院没多久,她就靠着我的肩睡着了,我轻轻的调整手臂抱着她的肩,两个人头靠得很近,暖暖的,十分温馨。

??一段时间後,男友来找她认错,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她原谅了,并搬去和他同居,而再一次的打击让她几乎走到了绝境。无休止的争吵,克制不住的暴力再次发生,当娟子彻底清醒时才发现自己无脸再回家。而幸运的事情刚好来临,另一个朋友刚买了房,虽然一套很小,但足够她度过这段最艰难的时期。

??我是必须经常陪伴她的,一个已经是很晚的夜,她很认真的叫我留下,没有多余的地方我们只能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那是在夏末秋初,脱去了薄外套,?边还有内衣,她穿着牛仔裤,我是简单的西裤,盖着张大大的毯子,我们背对着而眠。

??我哪?睡得着,莫名的兴奋,时不时的动动,内心焦躁,这样大概有一个小时,我换了方向,正面对着她的背,将一只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腰间,见没有什麽反应,又向下手掌贴着小腹,还是没有反应。

??娟子没有一点声息,是睡着啦?我将脸向她的头凑近,如果醒着一定能感到我渐进的气息。

??我的脸左右晃动将颈部的头发推开,黑黑的房间什麽也看不见,我只能凭着感觉前进。终于,我的嘴唇亲吻到了她光滑细腻的肌肤,顺着颈部的曲线上下来回。

??娟子还是没有动静,我的手从腹部上移到胸部,她的文胸有许多纹路,有些硬,左右摸了下,向上一点便隔着薄衫触摸到了柔软的乳房。虽然只是文胸上边搂不住的一部分,但我十分的兴奋,将腹部向她的臀部贴去。

??她大腿向内弯曲着,小腿又和大腿形成近九十度的弯曲,整个臀部向身体後边凸起,我的小腹紧贴在後腰下边,勃起的阴茎隔着裤子顶在肉臀之间,大腿紧贴着她的大腿。

??我已经不再满足于仅仅手指对乳房的抚摸,想去解开後背的锁扣,但没有成功,于是从下边掀起胸罩,顿时一对弹性十足的奶子跳跃而出。

??她的乳房不大,一个手掌拿捏住绰绰有余,年青就是年青,柔软而坚挺,嫩嫩的富有弹性,稍用力便可以感受到乳房对手指的反压力;乳头像黄豆般小巧,没有大乳头的粗糙感,捏在手指让你不忍心用力。

??由于始终侧着身,我只能用一只手去抚摸。玩了会乳房,将手下移,想去探索下身的秘密。她的腰部皮带紮的紧紧的,我无法将手直伸进去,于是摸索着解开了皮带扣。

??我的手可以轻松伸进腰身,摸到了内裤的边缘。是棉质的内裤,手掌紧贴着平滑的小腹来不及细享,再向下一点便到了大腿两侧的交汇处,有着轻微上拱的阴埠,隔着内裤可以摸到稀疏的阴毛。

??我将手退出来後重新插进内裤?边,贴着阴埠下移,中指一边跟随着肉的裂缝下移,一边也将裂缝分得更开些。阴部的肉软软的暖暖的,随着下移手指逐渐感到区域的复杂,有模糊的肉瓣在裂缝左右,一层紧贴着一层模糊不清;我继续向下探索,手指到达了一个更柔软的区域,只要稍用力指尖便可被周围的肉裹着陷进去;我继续下移,塌下区域下边一点的会阴光滑而稍显坚硬;再下一点便是无数肉棱的肛门。

??我小心的专注的在肉缝间来回滑动了一会儿,娟子依然没有动静,阴部也没潮湿,于是用手又去抚摸了她的臀部,大腿内侧,然後将手退出了她的身体。我叹了口气,理好她的衣裤,虽然极其不愿意但还是使自己平静下来,模糊中睡着了。

??而後有近两周,也有这样的事,但一直仅限于我对她的抚摸而已。她起床後从不提,只说她睡得特别的沈。那段时间没有女友,把我的小弟弟可给憋坏了。

??一个多月後,她逐渐走出了低落的情绪,换了工作,一年後有了新的男友,又过了几年结了婚,一起到外地发展去了。我不久後也有了女友,联系越少了,关系渐渐淡了许多。

??两年前,她回来了,并主动约会老朋友,我也去了,?多的人在一起喝酒聊天,借她房住的朋友还开玩笑似的说我们肯定有关系,她笑而不答。

??回去之前我们互留了QQ号,此後经常聊天。她述说着婚姻的平淡,感情的寂寥,我也参合着。

??她抱怨老公的冷落,忧伤于青春的流逝,想要得到更多爱情的滋润,我安慰着说她魅力依旧,暗中有人爱恋。

??我们的话题越来越露骨,语言越来越淫靡,从双方的夫妻生活到後来我对她身体的幻想。逐渐的,似乎她能在这言语的挑逗中得到久违的滋润。

??我主动的说起和她同眠的事情,她不承认也不反驳,只问?什麽不早说我喜欢她。後来,我约她一起去旅游,她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只是帮着老公打理生意上的杂事,所以时间对她十分充沛。我平时要出差,只要安排周密,老婆是无法发现的。于是我将行程安排详细的告诉了她,并约好碰面的地点和时间,布置好工作,坐着火车向神往多年的地方出发了。

???了彻底征服她,聊天的时候我特意展示着男性特有的强制力,只要服从,我就会用最甜蜜最温柔的语言安抚她,让她精神上得到满足,并要求从碰面开始就以夫妻相称,这样可以消除掉她的许多抵抗心理。

??旅游地的选择也花了功夫,徒步的时间适当,沿路的风景优美,住宿条件十分舒适,这样一来心情舒畅,身体也不会太累,也没有旁人的打扰,能尽情的享受美妙的春宵。

??娟子迟到了二十分锺,比起上次见她身材依旧,但面容黑了些,没有得到滋润的女人啊,就是老得快,不过很快我的精华将是她最好的滋补品。

??刚见面还没改口,我提醒了她,她嬉笑着腼腆的喊了声「老公」,此刻大家都有种初恋的感觉吧。

??我们坐车到山门後,徒步行进,一路欢歌笑语,无话不谈,气氛十分融洽。

??时而有陡峭的山路,她走在前,背着小旅行包衬托着臀部紧翘左右晃动,我紧盯着两腿间心情激动,揣测着晚上将被剥离後的绚烂。走走停停,笑笑嘻嘻,天色渐暗时也到达住宿地。

??特意选择了最昂贵的独立片区的小别墅,吃了丰盛的晚餐,在周边散散步,等天色完全黑下来,我们牵着手俨然像对恩爱夫妻进入了房间。

??我打开空调在小客厅看电视,娟子洗澡水放的哗哗作响,等她洗干净,我换上睡衣进去。

??温暖的水把稍显疲惫的身体冲刷的恢复了体力,等我出来,娟子已经仰面躺在大大的床上,盖着柔软的棉被只露出头来,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我。

??这时候千万不能着急,如果强迫,以後她一定会回避;挑起兴趣等到她主动想要,给了她满足,以後一定顺从一切摆布。

??「累了吧,」我微笑着问道,「今天辛苦了,但你的体力还是蛮好的哦,超乎我的想象。」一定要赞扬和鼓励,先满足她的虚荣心。

??「嗯,有点,你也小瞧人家了嘛。」娟子果然有些陶醉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帮你按按腿,明早起来一定会体力充沛,我们再攀高峰。」我是另有图谋。

??娟子答应着,随即翻了身,斜趴在床上,把下身的棉被掀到旁边,只有背上和臀部还盖着,露出了细长的小腿和圆润的大腿。

??娟子的皮肤还算紧,比以前要黄了一些,没有任何的斑迹,灯光照着有些发亮。

??我先跪在地上,半握着小脚用大拇指对脚板的穴位用力按压。简单的学过按摩所以还是有一定技术,娟子轻声的嗯嗯。

??顺着大腿间,我的眼光可以看到白色的镶边内裤,非常养眼。稍许,我上移到了肌肉紧绷的小腿,适当的按摩後,移到了圆润的大腿。非常的光滑,散发着温暖感,我的手指挤压着大腿肌肉,并配合着上下移动,逐渐接近了大腿根部。

??试探了几下,没有抵触,手的侧面开始接触到臀部,其实也轻柔的碰触到了娟子的阴部。娟子的呼吸开始变深了,我换到另一侧,继续这样的动作。不一会儿,我发现白色内裤的中间有了些湿湿的痕迹,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我停下来,拍了拍她的腿,说该按摩肩部了,叫她把枕头垫在胸前。由于侧着身她也感到我按摩起来十分别扭,当我提出到床上来的时候便一口答应了。

??我轻轻的跪坐在她略微张开的大腿上,微曲上身双手把住她的双肩,十分认真的做按摩,不时的也对颈部和头部进行按摩,看来她是非常的享受,随我力度的增加而口?发出哼哼声。

??借着对她上身的按摩,我将已经支起内裤的阴茎缓缓的向两腿间顶去,在娟子不知觉间帐篷顶端已经隔着内裤抵到了阴部。

??我将臀部稍稍提起在坐下,直直的阴茎抵着阴部顺着两腿间的缝隙滑下去,这样我的小腹紧贴着娟子的臀肉,直直的阴茎被夹在两腿之间。娟子没有拒绝,顺从着将两只手臂移出睡衣,整个肩和大半个背都露了出来。

??我埋下头亲吻着她的後颈,手臂,双肩,後背,整片的後背,顺便将她的睡衣脱掉棉被掀起。我的身体後移,这样可以亲吻後腰,再向下隔着白白的内裤吻着翘起的後臀。

??娟子享受着,我一边抚摸着她大腿两侧细滑的嫩肉,一边缓慢的去脱内裤,她十分的配合,微微翘起臀,再?起脚,非常顺利的脱了下来。

??这次没有内裤的阻隔,我仔细的将两片臀肉亲吻,手掌侧面不断的在两腿肉缝间上下滑动,肉缝?不断有液体流出润滑着手指和外阴的摩擦。

??我直起身来将娟子翻了个身,她脸色红润,半眯着双眼瞅着我。

??由于已经生了小孩,她的双乳不再挺立,而是柔软的侧向两边,乳头还是很小,暗红色,腰身还很好的保持着,显得原本不大的髋部有优美的弧形,但小腹有一些较明显的皱纹,但还算平整。

??阴埠上边果然稀稀拉拉的阴毛卷曲着,阴埠下面裂开十分显眼的缝隙,阴蒂半露着像个白?透红的小肉粒,暗红色的小阴唇就像两片的鲜厚的瘦肉竖直的并列着,外侧左右两边紫红色的大阴唇像埋在肉?半露出的粗粗的血管,在小阴唇的上边露出个带小孔的肉坠,下边是?多鲜红色嫩肉围挤着的一个深邃的小洞,小洞下边的会阴湿湿的油亮,再下一点是菊花状的肛门。

??这是第一次看见娟子的阴户,像朵灿烂开放的鲜花。我不禁吞了下口水,把头埋向两腿间,用舌尖上下拨弄阴蒂,或旋转着舔食。我并不会去亲吻阴道口,想着其他男人的阳具抽插过,阴道?还盛满过他们精液,不是变相给他们口交,还是只舔舔上边吧。

??娟子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臀部不断的扭动着,阴道口不断的液体流出,片刻就打湿了屁股下边。

??我直起上身跪坐着,将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脱下睡衣和内裤,长长的直直的阴茎一弹而出,单手握着将龟头抵住洞口,上下左右的摩擦着,湿滑油亮的龟头将两片小阴唇挤向两边,再将龟头向洞口推送,原本狭小的洞口被撑开,当整个龟头进去後,洞口的鲜肉又立刻把冠状沟紧紧的包裹住。我感到龟头被暖暖的软软的包裹着,十分舒服,片刻将龟头退出,再次插入。

??这次将阴茎的一半推送进去,龟头不断的冲破阴道?紧密而湿滑的夹壁,还能清晰的感受到夹壁有些僵硬的肉块。

??再次的停留,我仔细的体会龟头的压迫感,和阴道口对阴茎的含酌。

??退出後,深吸一口气,将整根阴茎全部插入。龟头似乎抵到了阴道最深处,一个软软的,暖暖的东西。这次的插入也让娟子啊出了声。

??稍做休息,我将双腿伸直,双手支撑在娟子身体两侧,小腹紧贴阴埠,开始了正式的连续的抽插。随着我的推送,娟子的身体被前後耸动着,双乳也来回抖动,直挺的坚硬的阴茎从被臌胀的圆圆的洞口机械般的进进出出,有大量的液体被挤压带出,潮湿润滑使得长长的阴茎每次抽擦都十分容易。

??抽插了百余下後,我变换了策略。小腹紧紧的抵住阴埠,臀部稍立,让阴茎根部及其周围牢牢的和娟子的外阴贴在一起,这样我长长的阴茎整根的没入她的体内,分裂开来的小阴唇像是夹住阴茎根部,阴道口裹得紧紧的几乎不留一丝缝隙,这时娟子一定觉得阴道内异常的臌胀,但也一定觉得实在。

??我的臀部缓缓的开始做环状运动,一会顺时针,一会逆时针,龟头和阴道最深处的子宫颈缓缓的摩擦着,龟头一会抵着宫颈转圈,一会在宫颈周围旋转,我还能感受到阴茎被阴道壁紧紧的压迫着,还有阴道口充分的咬合,那简直是无法形容的舒爽。

??每次稍加用力,娟子便无法控制的大叫起来,还时不时的?起头窥视我们交合的部位,然後又哀叹一声躺下。

??这样的磨合一阵後,退出阴茎,将娟子翻过身来,背对着我。这时的娟子已经林乱了头发,脸色潮红,皮肤紧绷,身体滚热。

??用枕头垫在胸前,小腹贴着床,将她的双腿适当分开,我跪在两腿间,小腹贴向她的肉臀,下边湿得已经是一塌糊涂,像是身体的主动引导根本不用费劲阴茎就滑进了她的身体。

??我采用三浅一深,渐进到五浅一深,再到九浅一深,退出和浅入时都相对缓慢和轻柔,深入时快速和猛烈。时而空洞时而充实,被动而迷离,娟子一定没有享受过如此的销魂,她的手臂时而後伸抓住我结实臀部用力向下摁,时而在空中挥舞像是想抓住什麽,我们的性器及其周围沾满了滑滑的液体,房间?弥漫着淫靡的味道。

??娟子忽然间埋下头变得沈寂,我知道她要来了,赶紧俯下身左手穿过她的胸部紧紧的抓住右边的乳房,并用手臂挤压着左乳,右手支撑着只给她最合适的压力。不再使用九浅一深,而是让性器紧贴在一起,阴茎整根满满的插在阴道?,龟头抵着宫颈上下左右的移动,并加大了顶压的力量。

??几秒锺之後,娟子仰起了头,张大着嘴,连续的长长的「啊」,「啊」大叫起来。

??我的龟头同时感到一阵滚烫的液体喷撒而来,这阵体液的温度明显高于阴道内的温度,敏感的龟头被喷的麻麻的。

??接踵而至的是阴道壁一波又一波的收缩,短暂而十分有力,就像要将整根阴茎吸进去,阴茎的每个部分都被按摩的异常舒爽。

??而阴道口也在不停的有力的夹着阴茎根部。持续了十几秒後,娟子瘫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气。阴道还在间歇的收缩着,但力度渐小。

??娟子侧着头眼神迷离,气喘吁吁,全身松弛,我没有退出,一边继续感受阴道对阴茎的按摩,一边温柔的爱抚着她的身体,问道:「你好美哦,怎麽样,还舒服吗?」

??娟子娇弱无力,侧着脸笑着点头。

??等她休息了片刻,我说我还没来,她微笑着让我也来。于是我笑着要她做好准备。将她再次翻身,正面相对,我将要用最喜欢的姿势完成这十年来的期望。

??她被我结实的压在身下,我的前胸紧紧贴着她,感受到柔软突出的双乳,娟子尽量张大着双腿,大腿和小腿弯曲?高夹着我的腰,我的双手在肩侧帮助减轻压力,将湿湿滑滑的阴茎再次插入她已渐软的肉洞。

??已经不能清晰的感觉到腔内肉壁的压迫感,我只能依靠自己强有力的冲撞来加大对肉壁和阴茎的摩擦,但渐显空洞的阴道也让我有充分空间随意的冲击,而不用担心最後的冲击会给女人带来难以接受的痛苦,所以我喜欢留到最後。

??又经百余下的深入深出的抽插後,我觉得身体开始发麻,背脊幽凉,阴囊发热,阴茎爆炸似的膨胀,马上将体重全部压下,双手下移垫起娟子的整个臀部,紧紧抓住两片肉臀,上下大起大落,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撞击在她的两腿间,像是整个人都要从阴道口冲击进去。

??随即,一股热流从两股间升起,顺着阴囊到阴茎,从龟头马眼处喷射而出,重重的击打在阴道深处和子宫颈,随着我更强更有力的冲撞更多股精液喷撒在阴道?,足足有两分锺。随着阴囊供给的减少,阴茎的抽搐也减弱,龟头最後挣紮着流出最後一滴,我将松软的阴茎不舍的退出来,一股白白的浓精顺着无法闭合的阴道口流出,滑向床单。

??娟子稍作休息便去了卫生间,很久才出来,说我射的太多了,一起身就往外流。我说其实还有她自己的。

??她哪?知道,老婆一个多月都没享用到我的精华,全留给她了。

??我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春节回来或者外地幽会,短暂的分离後是疯狂的刺激,双方都能得到家庭?无法得到的快感,而且本身就是好友所以不会引起怀疑。

? ?? ?? ?? ?? ?? ?? ?? ??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