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的相好真不赖!一个比一个俏!”

??“那小妞给老子摸摸屁股,十个赤炼堂都打了!”

??“你摸马屁股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什?德性。”激尘之间,放肆的哄笑远去,不时夹着罗烨的鞭声斥骂。耿照苦笑着,身後弦子无声无息走近。“……需要让他们摸吗?”她皱着柳眉回看腰後,似想为攻打赤炼堂多尽一点心力。

??“不……不用。先不用。”

??“嗯。要的话再跟我说。”可能是“十个赤炼堂都能打”的说法真的有打动她,俏丽的男装少女考量过屁股的强度应该可以让三百人摸一摸之後,开始觉得这笔交易能做。

??“……好。”其实他只是想赶快结束话题。

??——————————第一道分割线——————————————

? ?? ? 某日·夜·巡检营驻地·某营房

??“他妈的,等到爷有了钱,先去找几个那样的花娘来干干!”何老六说着便把骰子扔进了碗里,二五六,十三点,又输给对面王二了。“别扯淡了,你要是有那本事,母猪也会上树了,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德行。”对面的王二又赢了一把,显然心情大好,只调侃了他一句,便不再说话。

??日前他们随罗大人,亲眼看见了耿大人的相好,那相貌身段,饶是他何老六过去在青楼阅人无数,也未尝见过如此绝色。一时之间,一众兵丁都惊为天人,他在目瞪口呆之下,更是嚷出“那小妞给老子摸摸屁股,十个赤炼堂都打了!”话一说完,却把自己惊得一身冷汗。新来的耿大人虽然嘴上无毛,头上毛也不多,却是将军面前的红人,七品的典卫,天幸耿大人和那相好没多留意,自己逃过一劫,否则光一个侮辱大人眷属的罪名扣下来,轻则军棍,重则毙命也是可能。

??军营生活枯燥无聊,一年间能见到女人的时候更是屈指可数,对於老兵油子来说,拿着女人打嘴炮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日前这一段经历,虽然只是调笑了几句,但却成了众人口头的干嘴炮的绝佳谈资。这些日子下来,几乎人人口中谈论的都是耿大人那个叫弦子的相好,夜晚有人忍不住用双手安慰自己的时候,高喊弦子姑娘的也不在少数。今天他们三个刚开了月饷,背着长官赌钱,按例又拿出弦子姑娘打嘴炮。

??何老六骂骂咧咧正要再次下注,猛然间一?头看见营房门口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待得他拢目光细看,眼前之人一身黑色紧身衣靠,细腰长腿,身材修直,脸蛋尖长,面无表情,一双凤目却是冷若冰霜,正直直的看着他们几人,何老六被她瞅的心底发寒,自己本以为躲过一劫,没想到这才没过几天,要摸屁股的正主就找上门来,知道这女郎武功厉害,何老六爬起来便以头抢地,磕头不止,颤声说道:“弦……弦子……姑娘……饶……饶命啊……”刚才还在身边和自己大谈摸屁股的王二吓得动弹不得,啊啊的说不出话来;已经在口头上干了弦子十七八回的郑七干脆两眼一翻,直挺挺的晕厥过去。

??几十个头磕过,何老六只觉得头疼欲裂,伸手一摸,头顶肿起一个大包,已然破皮流血,用眼角的余光偷看弦子,女郎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完全无法猜度她心中在想什?。想起以前做打手时听过的江湖传言,不行军法,小娘们夜里潜行而来,定然是要暗地里把自己这几个人做掉。想到此节,何老六陡然冒出一股怒火,自己虽然武功低微,但多年打手生涯做下来,又当了这些年的官兵,多少也会些三脚猫四门倒,真要是拼命,自己怎?的也不能直接当了任人宰割的软蛋。他刚要起身放两句狠话,耳边响起女郎清丽的声音:“我想过了,我的屁股让你们摸,你们也要遵守诺言,去打赤炼堂。”

??没想到女郎开口说的竟是这话,饶是何老六平日里脑筋转的极快,满腔怒火被这一句话浇熄,此时也被弄得是张口结舌,一时竟无法回答。唯一楞神,何老六想起江湖传言,有些门派从小豢养幼童,只教武艺,不涉其他,幼童长大後心如白纸,多数充当门派死士杀手,今天看起来这小骚货也是这类人。想到此节,何老六重新打量起眼前的黑衣女郎。细看之下,只觉得女郎又高又直,身材虽无毛族女子前凸後翘的惹火,却别有一番清丽脱俗的气质,尤其是两条修长的出奇的大腿,若是盘在腰间,不晓得是如何的爽利快意。一念到此,何老六畏惧之心尽去,只觉得一股欲火直冲顶梁,把自己烧的口干舌燥,舔舔自己干涩的嘴唇,打定主意要骗奸这个呆头呆脑的大美人,努力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何老六露出一个比哭好不了的笑容,道:“回弦子姑娘的话,不瞒你说,别看我何老六是个当兵的,却是平望都朝阳天师的门下,这摸屁股乃是天师传我的保命秘法,那赤炼堂财雄势大,摸屁股自然不是平常的摸法,但只要姑娘能照我说的做,我们定然能给你打下十个赤炼堂……”

??见到三个人终於有一个能正面回话的,弦子的心也放下了一半,宗门的盟友夜闯风火连环坞,与赤炼堂现在当家的四太保已经结下了深仇,赤炼堂虽然内斗分裂,但毕竟是东海道数一数二的黑道帮派,背後又有镇东将军做靠山,想要对付实在困难。年轻的女郎考虑数日,突然想到当初摸屁股的提议,考虑了下自己的屁股应当能经受得起三百人的抚摸,绝定试着去做这笔看起来很划算的买卖。费力找到当日的提议人何老六,没想到在里面的三人有磕头的有晕厥的,状如中邪。疑惑的看看周围,确定并没有什?妖魔鬼怪的跟自己一同来,弦子姑娘一脸的迷茫。幸好对面的何老六很快恢复了镇定,可以和自己谈这笔买卖。歪头想了想,朝阳天师乃是道门符?宗的宗师,便是东海道也闻其名,何老六既然是他的弟子,有一二保命秘法自是不在话下。想通此节,弦子忙问道:“我要如何做法?”

??眼见大美人竟然如此简单的上钩,何老六正要编一套瞎话出来,没想到刚才还在当哑巴不能动弹的王二突然恢复过来:“要表示诚意,就请弦子姑娘先脱了全身的衣靠,让我们兄弟验一验屁股……”年轻的女郎看了郑七一眼,却无动作,似乎正在思考什?,突然女郎眼睛一亮,把手里的灵蛇古剑戳在地下。何老六见此情景,只把个郑七的娘亲祖宗在心里干了个几十几百遍。(他妈的,我就知道这小骚货没这?好骗,郑七你这王八蛋光顾着嘴上痛快,把我们仨都给害了!)刚要再跪下磕头求饶命,却没想到女郎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腰缠,把腰缠和一堆女儿家的零碎码好,正在解自己的衣扣。

??黑色的紧身衣靠下是同一个颜色的丝绸肚兜,在黑色肚兜的映衬下,弦子的藕臂香肩,显得分外洁白,整个人仿佛寒玉雕成。黑色肚兜内紧紧裹住两团隆起,虽不甚大,却也饱满,顶端两粒肉豆蔻清晰可辨,直要破衣而出。女郎无视对面射来的淫秽目光,弯腰褪下长裤短靴,露出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配上两只小巧的玉足,让人无法想象把这样的宝物拿在手中把玩是何样子。

??看见眼前美人随便一句话就脱的只剩一条肚兜,何老六这回改作了哑巴,一时间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这次天上掉了大馅饼不说,还捎带有豆浆、咸菜,连桌椅板凳都掉了下来。见对面没人说话,聪明的姑娘只觉得是自己诚意不够,伸手向後面解开系带,肚兜脱下,露出胸前两只尖翘雪乳,虽不甚大,却也生的十分饱满,两粒粉红色的肉豆蔻直挺挺的点缀其上,细长的腰肢仿佛白玉雕成,平坦腹间隆起的阴阜上只有一小撮卷绒,完全无法遮盖粉嫩的花唇和红豆。全裸的弦子转身将肚兜和其他东西一起码好,弯腰转身之时,两瓣小屁股没有想象中的骨感,丰腴绵软,仿佛最好的雪面馒头,其中隐隐露出粉红的菊穴,真有一股动人之媚。待到放好衣物,弦子笔直站好,不言不语。

??何老六拢了拢欲火,努力装出平静的语气,道:“姑娘请躺在这片毛毡之上,双腿尽量分开。”刚才还在翻白眼昏厥的郑七突然醒转,闻言赶忙把毡上的赌具扔在一边,将三人的铜钱碎银揣入自己怀中,起身小跑出营房门。何老六和王二瞪了他一眼,此刻美人在前,却谁也没再追赶。

??弦子依言躺下,双腿笔直分开,形如一字,下腹处紧闭的两片花瓣在双腿的作用下微微分开一条细缝,细缝上一颗红豆正傲然挺立。何老六王二见此情景,三下五除二脱下裤子,露出胯下长短不一的两条阳物,直直挺立,犹如日间操练用的旗杆。

??弦子眼见这三条东西,微一皱眉,问道:“你们胯下这是什??”

??何老六楞了一下,没想到这大美人呆头呆脑到这种地步,赶忙回答:“这东西叫鸡巴,正是摸屁股的必要工具,好比铁匠用的铁锤,货郎用的扁担一般。一会我们就用它来摸姑娘的屁股。”弦子闻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三人中何老六武功最好,为人也最是狡猾,往日结夥去半掩门,一贯都是让何老六先上。何老六拿出当初在青楼时学得的风流手段,双手按住两个尖翘雪乳,乍一入手,只觉得两团隆起触手冰凉,却是细腻丰腴,抓在手中大小合适,揉搓之时两个奶子不断变化形状,一松手却能自动回复原状。揉搓了几下,何老六张口含住弦子左乳乳尖,舌尖不停的变换方式,或咬或舔玩弄弦子胸前的两点嫣红。清楚的感受到粗糙的舌尖滑过自己前胸细腻肌肤的感觉,两个粉嫩的肉豆蔻不受控制的挺立,骄傲的标示着自己的存在。异样的刺激对於女郎来说太过陌生,莹白的玉体渐渐的对挑逗起了反应,弦子只觉得脑袋里面一片空白,身体身体好似陷入毛毡中,沈甸甸的使不出一丝力气,玉户处一股尿意上涌,淅淅沥沥的渗出粘稠的花浆,身子底下的毛毡已然湿了一片。

??“不要,不可以舔……”往日冷静的如同没有感情似的女郎满面通红,用酥软的声音努力抗拒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看着身下的小女郎已然情动,何老六暗道自己偷来的手段果然名不虚传,如此冰山美女都能被挑逗成淫娃也似。王二在旁边看的眼热,哪管先後次序,伸手握住弦子的小手,按向自己胯下的鸡巴。冰冷白嫩的小手仆一接触鸡巴,就把王二刺激的一哆嗦,用手教导几次之後,弦子已然自己握住火热的鸡巴不断撸动。对於聪明灵巧的弦子姑娘来说,王二的鸡巴除了热一点,并不比平日里握的灵蛇剑柄更加难使,按照王二的教导,弦子纤细的手指或快或慢,力道或松或紧,间或用指甲轻轻搔弄鸡巴上突起的青筋,王二被撸动的十分爽快,另一只手猛然抓住女郎的头拉近,鸡巴抵住弦子小口,一边感受软滑红唇,一边嘶哑着声音对女郎说:“婊子,给大爷舔舔!”

??面对散发着异味的鸡巴,潜行都最优秀的最有忍耐力的成员没有任何迟疑,张口含入了王二的鸡巴。鸡巴毫无障碍的深入一个湿滑的所在,弦子小巧的猫舌如同她的手一样灵巧,不断的舔弄摩擦鸡巴,火热的鸡巴摩擦着喉头的嫩肉,嫩肉随着抽插收缩裹紧鸡巴,直爽的王二如同升天。

??“小……小婊子……真…真会浪…打小吃精液长……长起来的吧?小嘴吸了多少鸡……鸡巴了?待会你王二爷就喂你吃白粥……肏!舌头往右,对,就那里!使劲嘬!嘬出多少都是你的!”身下的美人依言行事,不几下,王二就觉得马眼中一阵酸麻,赶忙将鸡巴抽出,对准弦子俏脸一阵喷射,浓稠的阳精喷薄而出,直射了弦子满头满脸。

??年轻的女郎鼻子中闻到一股腥咸之气,却又十分诱人,微一迟疑,猫舌轻舔,就把嘴角上的白粥卷入口中,细细品味,只觉得此物味道怪异,但能从人体中生出,简单易得,若是能去除气味,不失为长期伏杀时的上等兵粮。轻易在女郎口中射出阳精,王二大口喘气,手扶着鸡巴退在一旁,专心观看何老六和弦子的淫戏。

??弦子正歪头思考,突然被下体处新生的刺激打断,却是何老六放弃攻她胸前的豆蔻,两手已经转而抚弄她玉户上的红豆,被粗糙的手指抚弄,玉户上的红豆也如胸前一般不争气的挺立起来。“啊…嗯…嗯…啊……”女郎只晓得用意义不明的呐喊来表面自己现在的感觉。何老六左手轻轻拨开女郎紧闭的粉嫩花唇,右手伸出两指,缓缓的插入女郎同样粉嫩的腔道。被粗糙的手指刮过粉嫩的腔道,弦子只觉得下体一阵尿意传来,比之前的更猛更烈,她“哦啊”的高叫两声,一股清澈的汁液从玉户中直喷出来,何老六猝不及防,被射了一手一身。

??浑身上下弄个湿透,何老六本以为女郎被自己手指弄得失禁,把手指放到鼻端一闻,却绝无尿骚气,心下了然,嘿嘿一笑道:“没想到弦子姑娘平日里冷若冰霜,骨子里却是这般骚浪,便是平望都头牌的婊子,也没你这般模样。”说罢不待弦子反应,用手扶住胯下粗黑的鸡巴,就着玉户上抹了几抹,沾了些花浆,直抵弦子下体上的细缝。腰眼一使力,鸡巴轻易撑开两片花唇,直插腔道。弦子才经过一次潮喷,只觉得自己身在云端,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连一根小指都懒得动,突然觉得下体一疼,却是何老六的鸡巴挤入腔道。腔道四周的嫩肉努力的阻止异物的入侵,几乎将入侵的鸡巴挤出。

??何老六被挤得舒爽无比,正要使力,陡然间觉得鸡巴戳到了一个软软的屏障。本以为今日天上掉馅饼,凭空骗奸如此美貌骚货,未成想老天爷实在待他不薄,耿典卫放着这骚货没吃,她处子身未失,想到今天喝了将军红人相好的头啖汤,直如天上掉了满桌酒席,心情激动,鸡巴又粗了一圈。腰眼挺动,鸡巴狠狠的冲破了那层脆弱屏障,挤进了腔道深处。

??“啊……”弦子只觉得下体突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痛喊出声,下体不住痉挛,努力把这造成疼痛的元凶排除出去,双腿无法再保持之前的一字型,两腿本能的一盘,盘上了何老六的腰间。被浑圆修长的双腿一盘,何老六的鸡巴更加深入腔道,一下就顶到了腔道中一块怪异酥麻的软肉。弦子本就身材细高,下体更是窄如鸡肠,如此一来,何老六只觉得鸡巴好似被一只只小手在不停挤压,几欲当场就喷射出来,他努力抽出鸡巴,带出一股混合鲜血的红色花浆,待得缓了一缓,又狠狠捣入。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凶狠的鸡巴每次都能捣入腔道深处,每次抽出,都能带出一股浓稠的花浆,柔嫩的腔道被粗糙的鸡巴刮起四边的嫩肉,随着抽插产生一股股的快美。连续抽插数十下,弦子只觉得下体痛苦已去,渐渐生出一股空虚痕痒之感。刚破身的玉户,急需鸡巴的填满,自觉的夹住鸡巴,不停的吞吃。“啊……啊……啊——!”被鸡巴一下下的撞击屄心,弦子终於失神的浪叫出声。

??何老六一边抚摸弦子的雪乳,一边狠插弦子的玉户,感受玉户内的紧凑,嘴里还不忘侮弄弦子:“小婊子,小……浪货,凭……凭你下面这张嘴,就是来多少兵爷,也能叫你吸干了!说……你是不是欠肏?你这骚屄要……要了多少男人的命了?老子今天就要为他们报仇雪恨,肏烂你的骚屄!……妈的……屄真紧……对,就是那里!……”虽然听不懂“骚逼”“肏”是何意,但聪明的弦子仍然感觉到这或许和正在干的事情有关,想到此处,下体又是一阵痉挛,竟又小小的高潮了一次,喷出一股花浆。

??何老六抽插了数百下,鸡巴被窄如鸡肠的腔道挤压,已经到了射精的边缘,被弦子小小的高潮一刺激,只觉得一股爽快感沿着脊背直冲脑门,再也无法忍耐,精门一松,一泡浓精便射在了腔道深处。弦子体内猛然间涌入一股滚烫的阳精,直射屄心,下体再度涌出高过上次的尿意,突如其来的高潮冲击着女郎脆弱的意识,女郎“啊”的浪叫一声,就已失神。

??何老六抽出软了的鸡巴,正欲拿手弄硬,再战美人,营房门突然打开,吓得他和王二一阵心惊,本已半硬的鸡巴又生生的吓缩回去,两人?头观看,却是之前拿钱偷跑的郑七。原来这郑七最是小心贪财,刚才把三人的钱款放入自己腰包,急忙出门找地方藏好,顺便四处看看,若是被人发现,骗奸上官眷属的罪名坐实,三人难免砍头之罪。刚走回营房门口,郑七便听到门内女郎高声浪叫,似已被二人肏至高潮,郑七淫火欲焚,急闯入内。

??“肏你妈,郑七,老子早晚被你搞到阳痿!”

??“干!拿我们钱还没找你,看看老子鸡巴让你下回去,到时候你给弄硬了?”

??仆一进门,便被二人喝骂,郑七却是毫不在意,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毛毡上赤裸的女郎。弦子红彤彤的脸上糊满阳精,一双妙目空洞的望向房顶,已然快美失神,玉户处不断流出混杂鲜血的花浆。眼见得自己错过美女开苞吹箫的美景,郑七心里早把二人的父母问候了十七八遍,“肏,你们破了这骚货的处,不也没等我??”一边和两人斗嘴,一边迅速的解开裤带,露出鸡巴,一边翻过失神的美人,将女郎扶成跪趴的姿势,双手按住女郎的两片雪股,只觉得虽然女郎细瘦,这两片雪股却入手丰腴绵弹。郑七用手狠狠的抚摸了几下,双手分开弦子的小屁股,露出无人采摘的菊穴,鸡巴在玉户处沾了些花浆,抵住菊穴,狠狠的插了进去。

??弦子正自失神,後庭一股疼痛却将她硬生生拉回现实。潜行都的弦子能忍住刀剑伤痛,但疼的玉体乱颤,随着郑七毫不留情的冲动,弦子更是疼的流下泪来,终於忍不住开口求饶:“疼……别弄那里……”

??郑七的鸡巴插入一个紧窄的腔道,腰部不住挺动,粗黑的鸡巴在弦子粉嫩的後庭中进进出出,每次抽出都撕裂细嫩的肛肉,鲜血随着抽插飞溅到毛毡上。弦子强忍疼痛,身体不住用力夹紧,郑七只觉这小肉洞紧窄异常,嫩肛牢牢包住自己的鸡巴,如同一张小嘴,紧紧裹住吞吃着鸡巴。眼见弦子落泪,郑七却是兽性大发,拍了拍弦子的屁股,笑道:“六哥开了小浪货你骚逼开苞,七爷我今天就给你捅开小屁眼……妈的,你这小屁眼可真紧!哎哎,肏几下屁眼就流泪了?……没想到,没想到……天仙赛的弦子姑娘也会流泪?让你七哥多肏几下,就能给你把眼泪肏回去!”

??待到後来,郑七更是抓住弦子的双乳,捏住两个嫣红的乳头,用力的揉搓,腰下更加用力,“啪啪啪”的直肏女郎紧窄的屁眼。

??“妈的……小婊子屁眼这?会夹……别跟什?耿大人了,干脆挂牌子接客算了,两腿一分……金银财宝滚滚来!”抽插了数百下,少女肛洞带来的快感越来越难以抑制,郑七胯下胯下加劲,抽插更是快了几分,鸡巴狠命深捅几下,精门一松,一泡热精喷入弦子的後庭屁眼。後庭中涌进一股阳精,烫的弦子浪叫连连,聪明的小脑袋被高潮一冲,就此昏厥过去。

??“小婊子的屁眼就是爽!”郑七恨恨的把软掉的鸡巴拔出。王二和何老六此时鸡巴又硬挺起来,何老六抱起昏厥的弦子坐在马紮上,直挺挺的鸡巴和着鲜血和阳精缓缓插入刚开的屁眼,王二也不示弱,鸡巴抵住玉户,一插而入。两人相对一阵嘿嘿淫笑,鸡巴同时抽出一截,又同时用力插入。

??“啊!……哦……”昏迷过去的女郎被两人插醒,只觉得下身前後两穴好像要被贯通一般,又疼又痒。见弦子被插的呻吟出声,两条鸡巴更加卖力,改做前後拉锯,你进我出,直把个弦子插得高声浪叫。“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一旁的郑七被女郎淫叫刺激,几下撸硬鸡巴,疾步上前,鸡巴一下顶入女郎樱唇。弦子唇舌被堵,只能“呜呜”的表达自己的不满,快感刺激的她浑身肌肉绷紧,三穴更是拼命挤压抽插的鸡巴,不几下就搾的三人第二波的阳精。三穴同时被灌入滚烫的阳精,弦子再次晕厥。

??“小骚货真浪,肏多少次都肏不够。要是能把她留下常肏,死了都值!”何老六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就是,咱们兄弟三个齐上,还喂不饱这小婊子。”王二接口道。

??“可她毕竟是耿大人的相好,万一耿大人罗大人追究起来,我们铁定完蛋。”郑七语下迟疑。

??三人想到耿大人的武功,镇东将军的严苛,都不由得一阵心寒。何老六把心一横,“看起来我们只能如此如此……”

??弦子醒来,只觉得玉户和菊穴说不出的疼痛,睁眼看见何老六等人一脸关切的望着她,这才想起昨夜来的目的。微微一定神,想起昨夜来的目的,潜行都镇静功夫最好的弦子已经恢复了平日里冷若冰霜的神情,她站起身来,开口便问:“昨夜做的那些,便是摸屁股??”

??已干的阳精黏糊糊的粘在弦子玉面上,随着起身,胸前一对雪乳微微颤动,下体後庭的阳精不断从前後的腔道中淅淅沥沥的流出,顺着女郎修长浑圆的双腿流向地面,配合弦子冷若冰霜的发言,别有一种妖艳之美。三人看罢,只觉得鸡巴一阵硬挺,竟再次昂首,三人忍下当场按住赤裸女郎再奸一次的想法,何老六抢前一步,无比诚恳的回答:“正是如此!但此法必须隐秘从事,若是泄露出去,便不灵验。姑娘明日再来,由我等指引,只要给三百弟兄摸足屁股,十个赤炼堂也打下来!”得到满意答复,弦子正要擦拭阳精,穿衣离开。王二却正容到:“姑娘可留下肚兜,能增加秘法威力!”女郎点点头,留下黑稠肚兜,裸身穿上紧身衣靠,几步间就失了踪迹。

??——————————终於到来的分割线————————————

??过了些天的夜里·巡检营驻地·另一营房

??本该是睡觉时间的营房里热闹非凡。十几条巡检营的大汉或着上衣或全裸,密密的围成一圈,圈子中心是一个细腰长腿的女郎。女郎的左手正抓住一条鸡巴不断撸动,一名全身赤裸的兵丁,双手正抓住女郎胸前雪乳不断揉搓,身下鸡巴却是合着身下同袍的节奏在不断的肏弄玉户。身下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手扶住女郎一条修长浑圆的大腿,鸡巴上翘,正不断挺入进女郎窄小的菊门。一个兵丁抓住女郎的另一条玉腿,正用女郎弯成弓形的小脚丫抚弄自己胯下的鸡巴。女郎近乎全裸,只是左脚上还有一只靴子,刚才还散乱在地上的紧身衣靠已然被几个兵丁拿去擦拭鸡巴。黑稠的肚兜在几个老兵手里轮换,几乎铺满了一层白色,眼看就看不出原本绣在上面的白梅。在猛烈的肏干中丢下的右脚靴子里面已经满满积攒了一堆阳精。

??弦子觉得今晚的交易比昨夜更加艰巨,昨天只有十二人摸屁股,今天却有二十人。为了完成摸屁股的交易,打倒赤炼堂,聪明的弦子姑娘采用了最快的方法,舌尖灵活,再努力将菊穴玉户夹紧,三穴齐插总能让那些摸屁股用的鸡巴迅速喷出热热的白粥,把让事情提早结束。如果手上再撸动两条,更是能一次解决五人。只是这些鸡巴在肏完之後,往往选择换个洞穴继续肏弄,但也总比一个个的来得快,不是??

??“骚货!大爷喂你吃白粥!”眼前男子挺肏几下,虎吼一声,身子突然一绷,弦子感觉到玉户里一阵滚烫,知道面前的男子已经射出阳精。男子抽出已经疲软的鸡巴,闪身让开。紧接着又一名兵丁补入,期待已久的鸡巴狠狠的肏如玉户深处,就着之前的花浆精液抽送起来。之前的男子并不休息,反而伸手抓住弦子头发拉近自己下身,将鸡巴递到美人唇前,弦子乖巧的用猫舌撑开包皮,几下吸舔,便把残余的阳精花浆舔的干干净净。弦子手口并用,芊指紧搔男子春袋,小嘴不断吮吸男子鸡巴,男子只觉得进入一个极其紧窄湿滑的所在,快感不下於刚才的玉户,几下舔弄,鸡巴便又硬直起来。一顿猛插狂肏,男子只觉得一阵快意直冲脑门,鸡巴颤动几下,便把一泡浓精射入弦子喉咙。身边同袍被弦子的玉手撸动的快感连连,也正到了最後关头,受他刺激,一抖鸡巴,一股浓精直射了弦子满头满脸。弦子吞咽下喉咙中的精液,以手揩脸,猫舌轻舔,将手指上刮到的精液悉数吞吃下去。

??见此淫景,刚污完弦子颜面的兵丁一面将鸡巴上残存阳精全抹在佳人俏脸上,一边道:“骚货,十个钱就干,兵爷几十人都喂不饱你那三个浪穴,骚屄比营妓都贱,说,你是不是天生欠插!是不是从小就靠上下两张嘴吃爷们的精长起来的?”

??弦子姑娘虽然一直不太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但道门的密咒,并没有多少能让人轻易理解的。弦子姑娘心胸最是宽阔,想不明白的事情便不想,这些日子下来,聪明的弦子姑娘也发现了应对的办法。

??“大爷,小婊子从小就是浪,就是骚,自从三个浪穴开了苞,一天不挨肏就活不下去,兵爷尽管拿鸡巴喂饱小浪货的浪嘴、骚屄和屁眼。”弦子姑娘很满意自己的回答,之前的几日,在摸屁股的时候她头脑里一片混乱,根本说不出整句的话,现在潜行都最优秀的弦子姑娘哪怕是在一堆人摸屁股的时候,都可以用平常的语调说话。一句淫荡无比的话被弦子一板一眼冷若冰霜的说出,大汉们一阵哄笑。配上弦子清丽的容貌,怪异的言行反倒是有种特别的快感。弦子姑娘疑惑的看了众人一眼,努力的投入到打倒赤炼堂的行动当中。

??那个夜晚过了之後又三天·巡检营·何老六的营房

??“六哥你是没看见,那天听说能肏耿大人的相好,全营都嚷嚷动了。马二平那几个蠢货还不信,还要骂兄弟我,二爷把肚兜一亮,立刻他们几个就跟对待亲爹赛的伺候我,生怕把我得罪了没得玩。现在小骚货每天拿身子伺候几十人,别看咱们价定的便宜,可每天起码能挣二两银子。”王二夹起一条鸡腿,边吃边说。

??“营北的张三跟我说了,他们那里没轮到的时候,天天拿小骚货的那身衣服打手铳。尤其是肚兜和靴子,天天七八条大汉抢着往上抹阳精,黑稠绣白梅的肚兜,楞是给涂成白的。那双靴子里面天天半靴子精,张三跟我说了,下次再轮到的时候一定要让小婊子穿那身走。”郑七接口道。

??何老六嘿嘿一笑:“前天王麻子那营,小骚屄刚进营房,衣服都没脱,这帮人二话不说就把小婊子给干了,那衣服都是边肏边脱的,脱下来的衣靠没轮上的兄弟就拿去打手铳,待到小婊子走的时候,黑衣服也差不多变白了。王麻子那鸟人够坏,楞是让小骚屄把衣服上的精刮下来倒靴子里,然後让她捧靴子都喝了。临末了还让小骚货骑了次她那把宝剑。你们是没看见,小婊子骑完宝剑的样子,王麻子他们本来连下年的存货都使上了,楞是又挺起来干了一回。到最後小婊子啥也没穿,就穿了那双靴子,拿宝剑走的。”

??三人一阵嘿嘿淫笑。郑七突然想起一事,忙问何老六:“若是姓耿的哪天开了窍,发现小骚货被我们兄弟干烂了怎?办?”

??何老六却诡秘一笑,道:“我当初在平望都青楼里打手做的好好的,要吃有吃,要喝有喝,有时还能肏几个不听话的贱屄,为啥跑到这里当大头兵?”

??王二接口问道:“不是六哥你一时色迷心窍,奸了行院的头牌,被行院追杀??”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何老六说着伸手从枕头下拿出一个小铜壶,倒出几粒丹药放在手心中。王二郑七赶忙停下筷子伸头去看,却都是不明所以。

??何老六笑道:“我干打手的那家青楼,真是有办法,竟然请得动名满天下的报恩爷出来给写了一张丹方。按这方子制出的丹药,只要用水调了,凭你是骚逼被人肏烂还是屁眼被人捅破,只要抹上一次,定然能紧窄如同处女。若是混上鹿血,就是裤带再松的骚货,你插她也能出血。那个青楼指着这方子,一个婊子能卖十多回处,钱挣得盆满钵满。我那时候手头缺钱,想偷一瓶出来卖,没想到被人发现,这才千里奔逃,一路从平望都逃到这东海道。哪天给这小婊子抹上,保准耿大人肏一个紧窄嫩滑的处女屄!”说罢三人是哈哈大笑。